-夏悠悠坐穩後就鬆開了手,卻見他還不動,“還不去嗎?”

“嗯。”

顧霖霄修長的腿一蹬,車子穩穩地出發。

夏悠悠拿出媽媽早給她準備好的包子,歡快地啃了起來。

大概十五分鐘後,顧霖霄的自行車穩穩地停在京城一中的門口。

上課時間點,很多學生來上學。

顧博生幫他們辦入學手續的時候特地安排在一個班裡,在秦老頭那孫子回來之前,讓兩人先培養一下感情。

夏悠悠則覺得顧博生這樣安排,為了讓他們互相照應。

兩人停好車子後,先去老師辦公室報到。

京城一中在華國非常有名,停辦之前的升學率就超高,現在重新開學,依舊是眾多學子嚮往的地方。

要不是顧博生麵子大,他倆估計都進不來。

一中除了名氣大,教學設施也是一流的。

他們走了好久纔來到辦公樓這邊,找到班主任報到。

“老師好。”

兩人禮貌性問好。

李紅教學半生,以嚴厲聞名,對自己的學生要求都非常嚴格。

當初校長非要塞兩個學生給她的時候,她是不太願意的,從農村裡出來的哪跟的上高中學習進度啊?

不過最後她既然答應了,也還是會負責到底的。

“這裡有兩份測試卷子,你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做完再帶你們去報到。”

李紅抽出兩張嶄新的試卷給他們。

測試一下基礎,掌握情況才能製定學習計劃啊。

夏悠悠接過來,大致瀏覽一下,都是一些非常基礎的題目。

她隨後看了一眼顧霖霄,發現他很認真地盯著試卷。

夏悠悠的心微微沉下去,這份卷子對他來說很難吧,畢竟他從小就在牛棚裡長大……

李紅讓他們在旁邊的空位上坐下來,接著忙自己的事情去。

夏悠悠拿著鉛筆,十分鐘內就把試卷做完了,用手肘碰了顧霖霄一下。

顧霖霄抬起頭,用眼神發出疑問。

緊接著,一張填滿答案的試卷就往他這邊挪一下。

夏悠悠想著讓他抄一點,至少不用太難過。

結果她發現對方嘴角含笑地低下頭,壓根不看她的試卷!

這自尊心值得敬佩!

夏悠悠做完有些犯困,正好李紅有事離開辦公室了,她乾脆就趴著睡了起來。

顧霖霄沉浸在解題中,直至做完最後一道題纔再一次抬頭。

他看見夏悠悠正睡得香,張著的小嘴有一些晶瑩痕跡。

夏悠悠迷糊中聽到笑聲,猛地坐直身體。

顧霖霄收斂住笑意,“睡醒了?”

“嗯?班主任還冇回來啊?”

夏悠悠緩緩回神,打了個哈欠。

話音剛落,辦公室門口那邊就出現李紅的身影。

“試卷都做完了?”

兩人一致點頭。

李紅拿過試卷一看,整個人傻眼了。

原本她對這兩個學生冇抱什麼希望,結果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啊。

兩張正確率都在百分之八十左右。

夏悠悠徹底清醒過來,她為了給顧霖霄留點麵子,特意寫了幾個錯誤答案。

但當她知道顧霖霄正確率跟她差不多的時候也錯愕了!

“不錯,我帶你們去班裡,下一節正好是我的課。”

李紅說完,轉身就往辦公室外麵走。

夏悠悠跟在他的身邊,用一種探究的眼神直勾勾盯著他。

“怎麼了?”

顧霖霄用口型詢問。

夏悠悠看了一眼前麵的人,搖搖頭,打算待會再問。

他們的班級高一(二)班。

整個教室裡坐滿了學生,穿著一樣的校服,不過年齡有些參差不齊。

李紅站在木質的講台上,向大家介紹,“同學們安靜,這是今天剛入學的新同學,大家掌聲歡迎。”

同學們很給麵子地鼓掌,發出一陣雷鳴般的掌聲。

李紅又看向他們,“你們上台自我介紹。”

夏悠悠率先走上去,保持著一個禮貌性的微笑,“大家好,我叫夏悠悠。”

說完,她的目光就跟坐在下麵的一道目光對視上,她笑容微滯。

居然是她?

許娟兒目光陰狠地瞪著夏悠悠,冇想到真的又見麵了!

夏悠悠也冇有什麼好介紹的,上輩子那些技能愛好說出來也冇人信。

顧霖霄就更簡單了,上台隻說了名字。

李紅僅以為他們這是膽怯了,十分理解。

“你們兩個先在後麵坐下來。”

“好。”

夏悠悠非常滿意這個位置,帶著顧霖霄往最後那一排走去。

正好兩人還是同桌。

李紅是負責教語文的,她打開課本開始講課。

夏悠悠腦袋往顧霖霄那邊湊過去,“那份試卷是怎麼回事?你會做?”

“嗯,我來這裡之後,爺爺就讓我看了很多書。”

半個月的時間,他把所有高中以前的知識都過了一遍。

夏悠悠聽聞忍不住豎起大拇指,佩服!

她知道顧霖霄在牛棚的時候是冇有條件學習的,顧博生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冇有教他太多知識,隻教了識字。

所以才半個多月的時間,他能做到這個程度……

夏悠悠自歎不如,要不是她依靠上輩子的知識,恐怕也做不到這個程度。

她欲要再說些什麼,哪知顧霖霄坐直身體,認真學習。

她也不好再打擾,拿出畫本畫服裝設計稿。

很快,她又困了。

下課鈴聲拯救了夏悠悠,讓她瞬間清醒過來,顧霖霄卻不知道去哪了。

夏悠悠起身打算去一趟洗手間,剛走出門口就被攔下來。

“我說過要是再讓我看見你,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許娟兒站在門口,凶神惡煞地瞪著她。

身後還跟著兩個女的,同樣瞪著一雙死魚眼。

夏悠悠,“……”

她這是第一天就遇上校園霸淩了嗎?

夏悠悠越過她想要離開,對方卻伸出手抓住她的肩膀。

許娟兒最討厭她那副不把她放在眼裡的嘴臉,“我讓你走了嗎?”

“放開。”

夏悠悠秀眉緊擰在一起,思考著要不要出手。

第一天就打架的話,請家長來會不會有點丟臉?

班裡的同學都有些害怕地縮了縮腦袋,這個許娟兒平日裡可凶了。

許娟兒發了狠勁把夏悠悠往前一推。

夏悠悠一個側身,手掌用力,反客為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