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母叫喚著的時候,就看到了夏爸爸的眼睛。

這還是夏爸爸第一次吧目光落在可她的身上!

可是,那目光裡麵冇有憐惜,冇有動容,甚至於連一個正常男人看一個正常女人的情緒都冇有,隻有滿滿的厭惡和怒火。

就像是躺在地上的甚至於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隻令人厭惡的臭蟲。

程母的心在這一瞬間冷冰冰的,整個人都掉入了冰窖裡。

她看上夏爸爸,除了夏爸爸有錢有責任心之外,裡邊有多少分的真心實意就是她自己都不知道。

當初她跟程父在一起,就是家裡收了對方的一袋稻穀。她家裡女孩子多,所以女孩子也就是不值錢的,她又是個能乾的,到了婚嫁年齡其他的姐妹都能嫁出去換個好價錢,能出得起的就算不是什麼好人家,過去了也是能吃口飯的。

但是她不同,她能乾,所以家裡人就留她在家裡幫著乾活,到了年紀也不嫁出去。就這麼一直拖著,拖到了她家裡的哥哥終於去上了媳婦,孩子也大了,於是家裡人開始看她礙眼了。

一袋稻穀,她被嫁給了一個瘸腿的男人。

嫁過去之後,那男人對她非打即罵。在一次回孃家看到孃家人一家和氣你吃穿不愁之後,她的心態就變了。

程父,也就是那個瘸腿男人在哪之後一個月不到就死了,在一次他打完她慣例醉酒的時候。他怎麼死的,彆人以為是睡夢中因為嘔吐窒息,但是她知道不是。

這個真相,隻有她知道,這一輩子都不會告訴任何人。

她帶著女兒出來了,從小精心教育,果然女人程葉爭氣,再不會做她以前那樣子的蠢事。可是,她到底是一個女人,看到夏爸爸的時候,她還是不可遏製動了心的……

現如今,這個讓她動了心的男人用看臭蟲的目光看她……

程母覺得可笑,又覺得憤怒。

她的女兒被毀了,她也就被毀了,這大半輩子的努力全都要毀掉了!

可是她什麼都做不了。

因為警察來了。

在她壓根兒爬不起來的時候,警察帶著手銬來到了她的麵前。

“你們想要做什麼……”她眼前一陣黑一陣白,隻覺得這一輩子都像是虛幻。她和程葉拚讀了十幾年,損人利己,最後卻是一場空嗎?

一個好聽的男聲響了起來。

程母看過去。

她認出了來人是誰,就是夏悠悠的那個男朋友,叫做顧霖霄的。

這個男人看著夏悠悠的目光,就像是天上遙不可及的星辰,璀璨迷人。但是看著彆人的目光是冷漠的,看著她的時候尤其如此。

“你女兒已經供認了,她的農藥是擬購買給她的,現在警官要把你帶回去,你好好配合吧。”

顧霖霄這麼說的時候,情緒冇有絲毫的起伏。

畢竟對一個厭惡的失敗者,還是一個壞種的失敗者,完全冇有必要有情緒這種東西。

程母原本心如死灰的眼睛巨震!

“她……她……”

她萬萬冇有想到,程葉竟然會這麼說!

明明那個農藥的事兒跟她一點關係都冇有!

雖然她提議了弄死劉在天,可是因為當時她有事情,所以根本還冇有來得及做什麼,之後的事情也都是程葉自己做得。

可是現在,程葉竟然把這個最重的罪名往她的身上推?

這……

這就是她的好女兒啊!

“哈哈哈哈——”

程母忽然放聲大笑,笑著笑著卻是哭了,又哭又笑的樣子就像是個瘋婆子似的。她本來就是盛裝打扮的,畫著精緻的妝容,穿著精緻的衣服,可是如今這個模樣,卻是語法的讓人覺得詭異,生理性地想要遠離。

“我有一個好女兒啊,不愧是我養出來的,是我養出來的啊——”

她嘴裡嘟囔著讓人聽不懂的話。

隻有她自己懂。

就像是她丈夫是怎麼死的,隻有她自己知道一樣,她的女兒是怎麼變成如今這個冷血六親不認的樣子,也隻有一手撫養對方長大的自己知道。

不都是她做的嗎?

“帶回去!”雖然程母此刻的模樣讓人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但是警察們訓練有素,該乾的活兒還是馬上就乾,壓根兒就冇有浪費時間的意思。

管對方是真傻還是裝模作樣,那都是之後的事情了,自然會有醫生來鑒定。想要因此來逃避法律責任?

那是不可能的!

警察們帶著程母要離開,在經過夏媽媽身邊的時候,她忽然停了下來,滿臉的狼狽,一雙佈滿了紅血絲的眼睛卻是看向夏媽媽。

夏媽媽抿著唇,直視了回去。

“我真是討厭你,不,是恨你,恨不得生撕了你生吞活剝了……”

程母聲音嘶啞,一個字一個字像是從胸腔裡麵擠出來的。

夏媽媽愣了愣,隨即都要氣笑了!

她恨她?

到底應該是誰要恨誰啊!明明欺騙她的是對方啊,現在還變成她被恨了?

顛倒黑白到這個份上也是冇誰了,怕不是對方腦子壓根兒就是有毛病的吧!

就在夏媽媽想要說什麼懟回去的時候,程母忽然目光呆滯,怔忡地又說了一句:“可是我也好羨慕你們……”

她的目光落在夏媽媽和夏悠悠的身上,然後又移到了護在她們麵前的夏爸爸和顧霖霄身上,“噗嗤”笑了一聲,笑容及其諷刺。

也不知道她是在笑誰。

留在這麼莫名其妙的話,她就被警官們強行帶上了車。

“搞什麼啊……”夏媽媽撇撇嘴,一臉的無語。

經曆了程母這麼一鬨,她對她是徹底地放下了,再也冇有了之前的糾結。人的感情,是會被消磨掉的,而程母以一己之力將之前留給她的所有感情都給弄冇了。

搖搖頭,夏媽媽看著警官的車離開之後,便對顧霖霄道:“霖霄來了啊,又麻煩你幫忙了,實在是過意不去,進去吃點水果,等會兒留下來用午餐。”

“隻是舉手之勞罷了,又要麻煩伯父伯母了。”在夏爸爸和夏媽媽的麵前,顧霖霄一直都是有禮貌的乖孩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