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支書為難地喊著,“夏悠悠同誌……”

其實不交也不是不行,這裡就他們幾個人。

“彆。”

夏悠悠看出他的打算,做出一個打住的手勢。

她向前走一步擋在顧霖霄麵前,擺出護犢子的架勢,“親兄弟還明算賬呢,該要罰的就一定要罰,免得日後還給他穿小鞋。”

張垣拋出一個欣賞的眼神,轉而對村支書說,“收下吧。”

“好,我一定會把這筆錢用在造福靠山村上的。”

經過這次事情,村支書是真的怕的半死。

差一點點,他就斷送自己的後路啊!

夏悠悠拉著顧霖霄離開,留下張垣繼續好好敲打一下村支書。

兩人剛出門,便迎上一群蹲牆角的人。

夏悠悠笑的雙眼彎起來,盛意邀請,“大家都還冇走啊,要不進去一起聊會兒?”

“不了不了。”

人群一下就散開,生怕惹麻煩上身。

當然也不排除有人臉皮極厚地留下來了。

蘇·臉皮厚·茉死瞪著夏悠悠,那眼神似是要把她給生吞了一下。

夏悠悠冷笑:瞧瞧這朵聖母白蓮婊都要裝不下去了。

顧霖霄把夏悠悠往自己身後一拉,眼神冷冽地回擊,不帶半點感情。

“顧……”

“顧霖霄,你還走不走了?”

夏悠悠搶在蘇茉前麵開口喊他,語氣有些不耐煩。

她要讓兩人的接觸少點,免得顧霖霄被帶壞了。

顧霖霄轉過頭看她時,眼神一下變得柔和乖巧,“走。”

兩人轉身就走,將蘇茉視作空氣。

蘇茉氣得牙癢癢,在原地跺腳,發泄似的尖叫一聲。

夕陽西下,暖洋洋的陽光散落在少年少女的身上。

他們一路往山上牛棚走去。

顧霖霄微側腦袋,將她含笑的桃花眸看在眼中,嘴角不自覺上揚。

“謝謝你。”

“嗯?”

夏悠悠正沉浸在喜悅中,有些冇反應過來。

顧霖霄停頓住腳步,格外認真地跟她對視,“謝謝你幫我,那罰款我以後一定會還給你的。”

說完,他就看見麵前的人垮下了臉。

顧霖霄十分不解,“怎麼了?”

“我們不是朋友嗎?”

“是。”

他不假思索地回答。

夏悠悠倏然就綻放出一個比花兒還好看的笑容,輕輕拍著顧霖霄的肩膀。

顧霖霄的心被這個笑容狠狠觸動到,彷彿有一束光照進了心底。

夏悠悠笑靨如花,“所以啊,不用跟我這麼客氣,以後說不定我也有需要你幫助的地方呢?”

顧家平反回京,日後肯定有幫的上忙的地方。

顧霖霄設想一下這個情況,確實他會毫不猶豫幫助她。

忽然,他鄭重地給出一個承諾,“隻要你開口,我都會幫你。”

夏悠悠看著他愣住了。

他總是一副真摯又堅定的樣子。

“好啊,我信你。”

兩人結束這個話題,一路走到山上。

夏悠悠把顧家平反以及開放政策的事情都簡單跟他說了一下,讓他現有一個心理準備。

哪知顧霖霄由始至終都很淡定,不見半分喜悅。

顧霖霄唯一覺得高興的是離開牛棚,他可以更好地保護她。

夏悠悠驚訝的是顧爺爺也是一臉平靜。

她忍不住湊到顧博生麵前,眼珠子轉悠著,“顧爺爺,您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丫頭,這些事情不會是一天之內就能做成功的。”

這種事牽涉麵極廣,需要日積月累的醞釀,纔能有這樣的結果。

他一說,夏悠悠就明白了。

夏悠悠靈光一閃,猛地瞪圓雙眼,“所以你昨天纔不著急?鎮長已經來找過你了?”

她一提到張垣,顧霖霄的臉色又沉下去幾分。

不過,冇人注意到。

顧爺爺笑意深邃,拉著夏悠悠的手緩緩說道,“這些都不重要,丫頭,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夏悠悠聽出一些弦外之音來,笑容也是不減,“顧爺爺是什麼意思?”

顧爺爺這才抬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孫子,“你們一家人對我們的恩情,我顧某一定不會忘的,希望你們到時候一起離開這裡。”

去京城嗎?

那可是華國的重要城市,想要發展去那裡總歸冇錯的。

“我先回去跟家裡人商量一下。”

夏悠悠維持好自己小姑孃的人設,冇有擅自作主。

張垣搞定山下的事情後,總算來了。

他一看見顧博生就眼眶泛紅,“我先接你們到鎮上去住著,擇日再去京城。”

顧博生眼眶裡男的也有些濕潤,“辛苦你了。”

“老師,我不辛苦,這是我們一直努力的事情,一點都不辛苦。”

張垣情緒有些激動。

夏悠悠識趣地給他們留出一個空間,“那我先回家了,日後見。”

顧霖霄想送,夏悠悠拒絕了。

他隻能站在門口注視著她離開的背影,直至消失不見也冇捨得轉移開視線。

顧博生看到這一幕,撇了撇嘴,“以後有你慢慢看的機會,趕緊收拾東西。”

顧霖霄回神,乖乖收拾起東西。

……

夏家。

夏悠悠在路上摘了一朵狗尾巴草,一邊晃著一邊哼著小調回家。

除了大哥二哥,家裡人都在等著她。

關於顧家平反成功,開放政策的訊息,他們已經知道了。

“爸爸,媽媽,三哥,四哥,五哥。”

夏悠悠一進門,乖巧喊人。

夏振國問起顧霖霄的事情,確認冇事後,大家都鬆了口氣。

三哥發出疑問,“可是這時間是不是提前了三個月?”

眾人一致點頭。

夏悠悠坐下來給自己倒了杯茶水,“反正早了對我們隻有好處,冇有壞處不是嗎?”

一開始她也想過這個問題,回來的路上她就隱約猜到了。

會不會跟她身上的氣運有關?

夏振國讚成地點頭,“也是,他們也苦了那麼久。”

“對了,剛纔顧爺爺問我們家要不要跟著一起去京城。”

夏悠悠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這叫什麼?想睡覺的時候,正好有人遞上枕頭。

顧家爺孫倆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他們一開始對顧家爺孫倆好也是存了一點小心思的。

後來嘛,確實是真心真意要幫他們的。

夏振國沉思一會兒,“這兩天我把這邊的事情處理一下,準備動身。”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