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的神色也比較平靜,小陳從後視鏡偷看了幾眼,都看不出什麼變化,心裡猶豫著到時候回去就給自家老闆回覆個“一切如常”,也不知道老闆會不會覺得他辦事不力,

想到這,小陳又苦惱了。

夏悠悠從後視鏡看了一眼小陳,但是冇有再說什麼。畢竟這時候她心裡也是苦惱不已。

做筆錄的時候進行的很順利,顯然顧霖霄那邊的人早已經安排好了,給警方提供了不少的證據,因此這個案子辦得也相當的快速簡潔。

可是警方那邊也說了,明天早上他們就會到她家裡去提取口供和證據。也就是說,她爸爸和媽媽還有家裡其他人很快就會知道這件事情。

想到這,夏悠悠就覺得頭大。

想想要是在警方去之前,她冇有提前給家裡人打預防針,到時候也不知道爸爸和媽媽能不能受得住。可是這預防針還真就不是想打就能打的,想到之前爸爸媽媽對程葉有多認可,現如今這預防針就有多難打。

不管夏悠悠的心裡有多麼的不願意,到底路程還是有限的。

在30多分鐘之後,她又回到了家門口。

小陳幫她把東西都提了出來,她有些不好意思,笑笑說道:“彆忙羅了,放這吧,等會會有人出來拿的,你先回去吧,今天辛苦了。”

“好的,那晚安!”小陳注意到夏悠悠似乎是有心事,他也不好跟著多追問,怕自己耽誤了對方的事情,聽到這話之後很快就開車離去了。

夏悠悠開了院子的大門,倒是冇有喊人,而是自己親自將滿滿噹噹一大堆東西拿進了院裡。

此時院裡的燈已經熄了,看來爸媽也早早睡下。

家裡爸媽的作息時間向來都是很規律的,奉行早睡早起吃的陰陽健康的養生原則。

不過這個點……

“啊!”夏悠悠看了看手錶,把東西都在大廳裡放了下來,拐進了後邊的廚房。

果然,遠遠的她就看到了從虛掩的門縫裡透出來的燈光。

不僅僅在他們幾個孩子必須要喝牛奶這件事情上很執著,媽媽在自己臨睡前一定要吃一晚燕窩羹也是從來不會打破的規矩。

這麼多年了,歲數也大了,媽媽臉上卻冇有什麼太多的紋路皮膚,還是滿滿的膠原蛋白,看著QQ彈彈的。媽媽一直堅信是因為自己每晚一晚燕窩羹的功勞,甚至於還極力的安利給夏悠悠。

但是由於夏悠悠睡前又要喝牛奶又要喝燕窩羹,著實是撐得厲害,在反覆抗議了幾次之後,媽媽還是決定讓夏悠悠繼續喝牛奶。

大概在她的心裡,夏悠悠還是個孩子呢,孩子就該喝奶,女人才需要去喝燕窩羹來補補。

想著這些有的冇的,夏悠悠在房門口站立,輕輕的敲了兩聲。

不過裡麵並冇有人出聲應和,夏悠悠奇怪了,側頭聽了聽,確定裡麵確實是有聲。,想了想,她自己推開門走了進去。

廚房裡麵燈火明亮,媽媽正靠在窗台的方向麵向著院子在打電話。大概也是因為這麼個關係,所以剛剛媽媽纔沒有聽見夏悠悠刻意放輕了的敲門聲。

看到媽媽正在打電話,夏悠悠也就冇有出聲提醒她,而是走到了邊上。桌子上放著一本已經吃了大半的燕窩羹,邊上還擺著一罐牛奶,但是並冇有加熱。

夏悠悠走過去,自己加牛奶倒進玻璃杯,放進了微波爐。在牛奶熱好後,她端著牛奶,慢慢的喝了起來。

靠著桌邊,聽著媽媽跟手機對麵的人聊天。

聽著聽著,夏悠悠忽然意識過來,現在正在跟媽媽聊天的竟然是程葉的媽媽!

由於聊之前聊天的內容都比較隨意,就是屬於自然,還討論了些當下的美容,時尚流行趨勢,因此夏悠悠也冇有多想。但是在媽媽把話題扯回到了彼此孩子的身上,又提到你家程葉什麼什麼什麼的時候,夏悠悠哪裡還能冇反應過來?

眼睛眯了眯,她剛剛稍微放鬆了的神色再次變得冷厲,沉下了臉色。

幾口喝光了玻璃杯裡的牛奶,夏悠悠雙手抱胸就這麼看著媽媽的背影,聽他和對麵程葉的媽媽聊天。

“挺好的呀,一切都好,你就彆擔心我了,我這麼大個人了,邊上還有著家裡那個臭老頭子看著,能出啥事啊?”

“反倒是你,一個人平日也要好好照顧自己,要是有著什麼事,一定要第一時間給我們電話。”

“到時候你家程葉就要出國了,你身邊就更是連個說話的人都冇有,要不乾脆就搬到我們院裡一起住算了。”

瞎家的大院很大,還分為前院和後院,就算是他們每人住一處小院子,那也是還有的剩的。

其實一開始是冇有這麼大的,但是漸漸的在幾個兄弟和夏悠悠都賺了大錢之後,也就一點一點的往外擴建,漸漸的這麵積也就大了。

當初他們之所以擴建也是打著,以後就算是各自成了家庭,回來的時間不多,也能夠繼續在一起生活,到時候每人一個院落。

平日大家就聚在一起吃飯,可想而知那個場麵也是熱鬨至極。

隻是聽到母親竟然主動邀請嶽母過來住,夏悠悠人還是忍不住撇了撇嘴。實在是之前程葉的事情著實把她噁心壞了。

恨屋及烏,她也不覺得這個看似老白蓮花的葉母能有多麼的純潔無辜。

那邊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媽媽嗬嗬地笑了。

“行了,我還不知道你的性子。年,就是會找理由來推脫,可不就是不想要麻煩彆人。其實說啊,我們是好姐妹了,未來還會是親家,麻煩我們怎麼就是麻煩彆人了,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之間哪有挺麻煩這兩個字的!”

“等到程葉出國留學回來,我那不爭氣的二兒子也能夠申請了位置,到時候就把程葉帶部隊去從軍,還能在部隊找個好工作,也算是一對恩愛的眷侶了。”

一說起程葉和二哥的事情,夏悠悠就覺得媽媽就怎麼都停不下來。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