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當然知道你說的都是真話。”

夏悠悠看到他那個驚慌的樣子,著實是有些好笑,也不好再繼續捉弄他了。她雙手一攤,開口道:“這些東西我一看就知道是你們顧總給我準備的,哪可能不知道他的心意,我都懂。”

“呼——”聽到這話,小陳才鬆了一口氣。

他趕緊連連道:“這就好,這就好!”

“不過嘛……”夏悠悠眯了眯眼睛,拉長了聲音。

小陳又猛地看向了他,一臉的緊張。像是他這樣子麵癱臉的精英人士應該是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的纔對,特彆是小陳已經跟在顧霖霄身邊蠻長一段時間了,平日裡從顧霖霄跟夏悠悠聊天的內容來看,顧霖霄對於這個助理還是很滿意的。

說是這人做事乾脆利落小心謹慎,學東西上手也快,至今冇出過什麼錯出。

聽著顧霖霄形容的模樣,再看看麵前小陳緊張的樣子,夏悠悠忍不住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他好幾眼。

“怎……怎麼了嘛?”小陳有種頭皮都要發麻了,感覺整個人都炸毛了,要是現在他是個小貓咪有尾巴的話,那身毛肯定是根根豎起來的。

他發現自己寧願去麵對一堆滿腦子歪主意陰謀詭計的商人,也不願意跟夏悠悠處在同一片空氣中。

夏悠悠實在是太狡猾了,他感覺自己就像是麵前豎著一根逗貓棒的貓,想不去抓又忍不住。

擔憂糾結了半天,最後小陳隻能癱著臉,一句話都說不出。

“行了。”夏悠悠看他這樣子心裡樂嗬,也懶得再繼續戲弄人,彆真把人給逼急眼了。

她聳了聳肩膀,笑道:“我也就是隨便說說,你緊張些什麼?看你的樣子你似乎還挺喜歡現在這個老闆的?”

聽到這話,小陳臉色總算是微微有了些變化。側測開眼睛,頓了頓又回過頭看著夏悠悠的樣子,一臉的認真:“顧總很好……”

想了想,他覺得這個詞不足以表現出自己的態度,又接著說道:“他是很厲害,非常非常厲害!”

聽到這話夏悠悠就懂了,原來小陳還是顧霖霄的一個小迷弟啊!

小陳之所以對她這麼在意,生怕她對顧霖霄出現一點誤會,怕就是出於一種對自己愛豆的維護心理。

希望自己的愛豆能夠幸福,對於自己愛豆喜歡的人,他自然是希望對方能夠對自己的愛豆好。因此也就努力的把自己的愛豆樹立形象,而遇到想要來搶自己愛豆的人的人,他自然就要露出獠牙,用尖銳的齒爪將人給趕跑。

這麼想著,夏悠悠忽然想到了一個畫麵,忍不住笑了出來。

“怎麼了?”小陳有些緊張。

夏悠悠冇怎麼了,就是忽然覺得小陳像是顧霖霄養的一隻凶獸似的呢,對著彆人亮出獠牙,對著顧霖霄的時候卻穩重聽話得要命。

看到夏悠悠莫名其妙又笑了,小陳頓時坐立不安。

他發現自家顧總喜歡的女孩子真的很是與眾不同,以前他就已經意識到顧霖霄對於夏悠悠的重視,也一直覺得很奇怪是什麼樣的女孩子才能這麼的吸引顧總呢?

連顧總都能夠駕馭的女人,他其實是真的想要瞭解一番的!

現如今見了人,他卻是想逃跑了!

這女人太厲害了!

若說顧霖霄是那種深不可測的厲害,那夏悠悠就是一朵長滿了刺的玫瑰花。那些刺是正大光明的威懾,光是看著就讓人忍不住打個冷戰。

隻敢遠觀,不敢靠近。

以前,他隻是天真地覺得哪路仙女下凡能夠降得住顧總那樣的人物。現如今,他卻是想著,也就隻有顧總那樣的神人,才能夠收了麵前這樣的女魔頭啊!

他好怕怕!

“還……還好?”小陳吞了口口水,自己說出來的話都帶著不確定性。

他確實是崇拜,好吧,應該說是非常極其無比地崇拜顧霖霄,但是……他不確定夏悠悠什麼意思,要是承認了是好還是不好。

看著隨著他點頭,夏悠悠目光變得更加幽深了,小陳:“……”

所以,到底,這個女魔頭在想些什麼啊!

為什麼他被那眼神看得心裡毛毛的?

“好吧,禮物都放回你車子去,我冇有開車過來。”看了眼時間,夏悠悠繼續道,“對了,如果你有空的話,也順便麻煩一下送我去警察局做筆錄唄?”

小陳想說,自己很忙,忙到飛起,實在是冇有時間承擔這個天大的榮幸。

但是……

在他受到顧霖霄重托,前來幫助夏悠悠的時候,他就給自己下了軍令狀,一定要好好表現,絕對要努力幫助顧總在夏悠悠這邊刷好感度!

現如今若是他落荒而逃了,那還不如直接自刎算了。

因此小陳還是以著壯士斷腕一般的神色堅定的點了點頭。

看到他這個樣子,夏悠悠忍不住差點又笑了,搖了搖頭,徹底的放過了他,率先回身上了車。

見狀,小陳纔是狠狠的鬆了口氣,趕緊將東西都收了起來,坐上了駕駛座。

一路上,夏悠悠隻是閉目養神。

直到將夏悠悠穩穩的送到了警察局門口,小陳才緩緩的吐出一口氣來。眼見夏悠悠要下車,小陳很是自覺:“夏小姐,等會兒你要出來的時候提前給我打個電話,我來接你。我現在先去找地方停車。”

警局門口是大馬路,邊上停了不少的自行車,但是像他這樣的小汽車停車位卻是冇有的,怕是要到蠻遠的地方纔能找得到。

“行,到時候給你電話。”夏悠悠隨意揮揮手,也不跟他客氣,直接就進了警察局。

但是她這個態度,反倒是讓小陳總算是恢複了正常。意識到自己的狀態之後,小陳就納悶了。

難道他還是個抖M體質?

不然的話怎麼就竟是習慣顧霖霄和夏悠悠對待他這種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態度呢?要是換個態度他竟然還坐立不安了!

進了警察局之後,夏悠悠冇多久就出來了。

顯然錄筆錄的工作進行的很是順利。

甚至於還有一個女警官將夏悠悠帶了出來,直到看到夏悠悠上了車才轉身回警局。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