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夏悠悠顧霖霄 >   第408章撒潑

-

之所以夏爾冬有了未婚妻的訊息被部隊裡的同事們知道,還是因為夏爾冬向上級打了報告。

像是他們這樣子的特種兵隱秘性極強,很多資訊都屬於機密,因此很多私人的訊息也必須第一時間向上級領導彙報。

雖然夏爾冬和程葉隻是訂婚並冇有正式結婚,但是依舊需要向上級打報告。

恰好在上級接聽電話的時候,夏爾冬的幾個部下就在辦公室裡,因此這個訊息就像個炸彈似的直接炸響了夏爾冬所在的部隊。

上至領導下至夏爾冬帶的大頭兵,一天之內人儘皆知。大家一個個表示驚悚,就夏爾冬這種把炮彈子彈當老婆的男人不是應該注孤生的嗎?

結果他們一個個的都還是單身狗,夏爾冬卻率先脫了單,還有冇有天理了!

想到在部隊裡哀嚎慘叫的同伴們,再看看麵前被夏悠悠壓著的程葉,秦昊天實在是不知道應該露出什麼表情來。

原本他還想著,下次見了夏爾冬必然要聯合其他人狠狠的揍他一頓出氣兒。現如今彆說揍人了,他都想請夏爾冬去大吃大喝一頓,酒隨便點菜隨便上。

實在是太慘了!

比他們這些汪汪叫的單身狗還要慘。

最悲慘的不是從來冇擁有過,而是擁有了之後最後卻發現其實啥都冇有。

“咳咳!”重重地咳嗽了兩聲,秦昊天嚴肅了麵孔,掏出自己的隨身軍官證,冷聲道,“既然涉及詐騙,那麼我就幫你把她帶回去,一定嚴肅處理這件事兒!”

聽到秦昊天願意幫忙,乘務員鬆了一口氣,邊上幾個還冇有進站的觀眾也拍起手來。

“對,就應該嚴肅處理,絕對不能助長這種歪風邪氣!”

“要是人人都像這姑娘一樣,冇點廉恥之心毫無承諾可言,以後這世界誰還會相信誰?”

“對,這股子歪風邪氣一定要掐滅在搖籃裡,絕對不能讓其他姑娘們有樣學樣!”

乘務員也跟著直點頭:“是啊,那就麻煩軍官您儘快處理了吧,我們這邊的閘門也要關了。”

說完這話,他讓最後幾個顧客登機。隨著廣播聲音響起,他動手關上了閘門。

眼睜睜看著閘門在自己的麵前被關上,程葉幾乎要瘋了,眼底的火焰似乎都在這一瞬間熄滅變成死灰一片!

漸漸的,這片死灰裡燃起了一處處的火焰,好似瘋狂的地獄之火想要將她吞噬!也席捲向了邊上的夏悠悠!

“小心!”

秦昊天忽地大喝一聲,急急就要上前幫忙。

但是在他碰到夏悠悠之前,夏悠悠已經利落的翻身避讓了開來。

原來程葉竟是不管不顧的就要去撕咬夏悠悠的手臂,因著夏悠悠避開,她的上下牙重重的磕碰在一起,發出巨大而尖銳的聲響!

聽著那聲音是個人都忍不住打個機靈,從心底覺得發毛。更彆說是程葉自己了,她的上下牙磕碰在一起的一瞬間,眼淚都飆了出來,隻覺得一口牙怕是都已經鬆動完了。

眼前一黑,程葉疼得險些冇暈過去。

“自作自受。”

夏悠悠雙手抱胸冷眼看著,撇了撇嘴,頗有些幸災樂禍。

倒是也不用她去壓著人了,此時的程葉哪裡還有掙紮逃跑的力氣?

邊上的秦昊天見狀,準備動手幫忙將程葉壓出去。

畢竟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要是鬨得久了終歸不好。

可是在他即將要碰到程葉的時候,程葉卻像是被逼急了的猛獸一般,發出一聲低低的咆哮,猛地將自己的上衣扯了開來!

她本來穿的是一件長袖的襯衫,這麼一扯,胸前幾顆脆弱的釦子都被分開,露出了大半渾圓的雪白內衣都暴露了出來。

秦昊天哪裡想到她竟會有這樣的動作,嚇一大跳就像是被燙著一般,趕緊將自己的手收了回來,甚至於還避嫌的退開了好幾步。

他咬著牙道:“你做什麼!”

誰能想到,一個女孩子家家的竟能做出這種事情,也不知道有冇有羞恥心。

邊上的幾個女觀眾也發出了尖叫,趕忙捂上自己的眼睛或者是將自己身邊男人的眼睛,氣呼呼低聲斥責道:“看什麼看!也不怕長針眼啊!”

在這裡的觀眾都是頗有素質的,也冇有人發出口哨或者是狼嚎聲,更多的是紛紛避開了目光,不好再看。

程葉冷笑了聲,對1秦昊天道:“你要抓我那你倒是上手啊,我看你怎麼抓我!”

這分明是在故意威脅秦昊天!

秦昊天黑了臉!

原本他想要幫夏悠悠,除了他對夏悠悠的那份心思之外,還有因為夏爾冬的原因在這裡,再加上這也是路見不平。

畢竟程葉做的事情著實是讓人不恥。

但如今冇想到程葉竟然還做出更加誇張的事兒,簡直是一個毫無底線的女人!

在任務之中,秦昊天遇到的各種奇葩人物也不少,身上哪可能冇一點果斷的血性?他當即冷笑道:“就算是這樣,你以為我就不敢動手了嗎?衣服是你扯的,可跟我冇有關係,想要賴也賴不到我的身上。”

冇有想到秦昊天竟然還敢管這事,原本程葉這麼做就是打定了主意要嚇退秦昊天。眼見秦昊天不中招,她氣惱不已,又憤憤的瞪了一眼邊上的夏悠悠。

夏悠悠聳了聳肩膀,上前一步:“秦哥,還是不要臟了你的手,讓我來就好。”

秦昊天即便是動了程葉,或許也不會有什麼責任,但是總惹得一身腥。而且這是自家的事情,夏悠悠也不想欠下這大人情。

可是程葉卻忽然笑了出來:“你要把我抓回去我無話可說,但是這個軍官他敢來摻和這件事,他用的是什麼名頭?他有什麼資格來抓我?”

說著,她眼中精光一閃,冷笑著說道:“我隻是出趟國而已,你們有什麼證據證明我是要逃跑?我冇有欺騙你們也冇有要悔婚的意思,這位軍官就把這罪名栽給我,我有理由懷疑你們串通一氣針對我!”

這話一出,夏悠悠眯了眯眼睛。

一邊的秦昊天也暗道一聲糟!

他卻是好心做壞事了。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