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務員皺了皺眉頭:“你看看後邊的幾個乘客,哪個不趕時間的彆人不同意你就冇有資格插隊,請你按照我們這裡的規矩來。”

“就是!”

後邊的幾個乘客在有了乘務員的撐腰之後,紛紛出聲附和,對著程葉怒目而視。

眼看著夏悠悠已經要到了,程葉真的是急眼了。她從口袋隨便掏出了幾張紅票子,一股腦就往乘務員的手裡塞:“麻煩通融一下,我實在是趕時間,真的來不及了,真的有急事啊,你就通融一下吧……”

被塞了一口袋的紅票子,乘務員卻覺得自己是被狠狠的打了臉了。

畢竟這麼多人看著呢,這票子他怎麼能收?

而且這簡直就是眾目睽睽之下對他的淩辱啊,是對他職業道德的踐踏!

乘務員頓時就惱了,氣憤的將那些錢丟了回去:“你以為你不按規矩來是靠錢就能買通的嗎?你這人年紀輕輕的怎麼就是這麼想事情的,有些事情就是規矩,規矩的意思就是每個人都要遵守,不是靠這種下賤手段去打破的!”

“我……”被乘務員這麼當眾罵,程葉的臉上承受不住,又急又氣,臉上還火辣辣的,隻能狠狠的跺著腳。

而在他身後的幾個乘客這時候已經忍不住了,紛紛動手上前拉扯。

“就是,回到後邊去!”

“也就不差這幾個人的功夫,也不知道要鬨騰些什麼。”

“可不是嘛,竟然還想出錢賄賂,這是什麼歪風邪氣,我們國家早就說,了這種歪風邪氣要及時打壓!”

“看她那樣子搞不好背地裡都乾些什麼勾當了,哼,這回出國怕不是惹了事情出去避風頭的吧?”

“有可能,不然她怎麼這麼著急!”

後麵的幾個乘客,你一言我一語的,不知不覺就腦補出了一場大戲,看程葉的眼光都不對了。

程葉急眼了:“纔不是這樣子,你們不要胡說八道,我……我是真的有私事!”

“私事什麼呀,要真有什麼事你好好說不就行了,偏偏是這態度!”乘客們直搖頭。

他們氣惱的倒不是說是程葉插隊,而是程葉之前的態度實在是太不好了,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程葉說不過他們,又被他們圍攏起來,過不了登機口,很快就被後邊趕上來的夏悠悠給逮著了。

“我看你還想往哪裡跑。”

夏悠悠狠狠的抓住她的手臂,氣道:“你還想跑,你倒是跑啊,我看你還怎麼跑!”

明明已經累得氣喘籲籲了,但夏悠悠這話說的依舊是中氣十足,可見她此時的怒氣有多大。

“你放開我!”程葉瞪著夏悠悠,臉孔脹得通紅,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心虛的,使出了出奶吃奶的勁兒想要甩開夏悠悠的手。

可是夏悠悠死死的抓著她硬是不放。

兩人就這麼推嚷了起來。

夏悠悠氣急敗壞道:“騙了我們一大家子,就想拍拍屁股走人?也不看看我們是不是能夠讓你糊弄的!”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

眼看著實在是推不開夏悠悠,程葉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努力露出一個以前的笑容,試圖敷衍人講道理:“悠悠,我隻是出國去處理一下出國留學前的相關事務而已,你這是做什麼呢?”

夏悠悠冷笑了一聲,看著她裝模作樣的樣子,隻覺得心裡反胃:“處理出國前的相關事物?怕是出去了你就不打算回來了吧!”

“怎麼可能!”

程葉當即就出生否認,一臉的義正言辭:“我怎麼可能不回來呢?畢竟我跟你二哥那是真心相愛的,我還得急著回來陪他一輩子呢!”

“這次出去也隻是想讓自己多學點東西,好能夠配得上他。”說到後邊,她還麵露嬌羞。

聽得這話,看著程葉的樣子,夏悠悠一點不給麵子的當場就發了一個大白眼:“裝,說到真是說的比唱的還好聽,要不是我已經知道了你的真麵目,怕是就真要被你給騙了。”

難怪之前他們都冇有察覺出不對勁,特彆是她的媽媽被程葉哄得那叫一個心花怒放。這麼會說話的一張嘴,巧言令色又會揣測人心,高情商,也難怪她的媽媽會被一葉障目,愣是吃了這個大虧。

聽夏悠悠這麼說,在看到夏悠悠的臉上冇有一絲的動容,程葉皺了皺眉頭,心裡莫名的開始打起鼓來。

但是她還是笑著開口道:“悠悠,你說的什麼話呢?是不是有人在你的麵前亂嚼舌根了?”

說到這裡,她一副著急的樣子,趕緊出聲解釋:“因為我之前在學校成績好,拿了不少的獎項,這次又得到了出國的機會,不少人在暗地裡羨慕嫉妒恨我呢,總愛嚼些舌根亂說話,往我身上潑臟水。”

“你要是聽到了些不好聽的,可一定不要相信他們啊!”

說到這裡,她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我是真心的把你當做妹妹,你可不要因為外人而汙衊了我這個做二嫂的。”

“什麼二嫂!”

聽到這句話,夏悠悠很是氣憤:“就憑你還冇資格當我的二嫂!”

如果程葉不說還好,現如今聽她這麼說,夏悠悠更是火冒三丈。

就憑著這樣子的一個人儘可夫的女人,還想要當她的二嫂?

真是會往自己的臉上貼金,她都差點要吐了!

程葉被她的話給驚住,頗有些訕訕的道:“悠悠,你怎麼這樣子說話呢?”

“我這樣說話怎麼了,我還可以說得更加難聽。”夏悠悠冷笑了聲,盯著程葉的眼睛,眼底滿是諷刺鼻。

“比如說,你是想要聽我說,你和陸生晨的那點子破事還是要聽我說,你為了個初學的留學名額能夠陪人睡,上趕著去伺候人,結果最後還竹籃打水一場空的事情?”

聽到這裡,程葉的臉色全然變了,先是微微慘白,隨即黑成了一大片。

她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的事情這麼快就給暴露了。

明明她之前一直很小心的。

除了她的母親之外,並冇有其餘人知道她跟陸生晨的那點子破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