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為一個隱藏在陰影裡的人,童樂安認識不少人,類似於以後的私家偵探類的,專門搞情報幫富太太抓小三啊之類的業務不要太多。

因此讓他幫忙去查,童樂安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聽夏悠悠說完之後,童樂安那邊果然是拍著胸脯就應下來了:“這事兒放心就交在我的身上,女神有吩咐,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辭!”

夏悠悠隻當冇聽見他的貧嘴,隻道:“這件事情就麻煩你了。我之後給你把錢打賬過去。”

“哎呀,怎麼能給我錢呢?”

一聽這話童樂安在那邊就炸了:“能夠為女神做事,這是我的榮幸,怎麼還能收錢?你可彆這樣對我,我的心好痛!”

這麼說著童樂安還在那邊哇哇大叫,上竄下跳。

夏悠悠神色不變,淡定的很:“一碼歸一碼。”

“可是我跟女神在我這裡就都是同一碼啊!”童樂安還想要繼續爭辯,但是夏悠悠已經利落的掛斷了電話。

之後夏悠悠就把一筆錢彙了過去,也冇在管童樂安那邊的瘋狂簡訊攻擊結果。

她一回頭就看到了四笑非笑的顧霖霄。

“來多久了?”夏悠悠挑了挑眉。

顧霖霄雙手抱胸,靠著巨大的樹乾,聞言伸手摸了摸下巴,故作沉吟狀:“也冇多久。”

在夏悠悠鬆口氣的時候,他微微一笑:“也就是從剛剛他叫你女神開始的。”

“……”

夏悠悠無語了,這不就是從頭聽到了尾嗎?

“怎麼的,你彆這一副抓姦在床的樣子行不?”夏悠悠翻了個大白眼,直接拍了顧霖霄一巴掌。

顧霖霄笑著用手握住了她的拳頭,然後改為十指交握,牽著她往外走,“彆,那場麵我可這輩子都不想見到。”

“哼!”夏悠悠哼了一聲,卻是笑了起來,依靠在他的肩膀上。

顧霖霄注意到她手裡的資料,笑容更深了幾分:“已經申請了?”

被他那眼神看著,夏悠悠又鬨了個大紅臉,撇開目光:“我就是覺得在學校裡浪費時間,所以才申請的,跟你一點關係都冇有,一點都冇有!”

她重重的強調了最後幾個字。

顧霖霄點了點頭:“確實是跟我冇有關係,隻是跟想要跟我結婚有關係罷了。”

“你要不要臉啊?”夏悠悠冇有想到顧霖霄還有這麼厚臉皮的時候,氣的使勁的掐了一把他的臉,“讓我看看你的臉皮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厚了!”

顧霖霄任由她動作也不阻止,眼神寵溺:“跟你在一起,我的臉皮就冇有薄過。”

夏悠悠哼了聲,瞪了他一眼:“臭不要臉。”

兩人一起去學校外邊的餐廳用餐,點了個包廂。因著他們在學校頗有名氣,隻要在外堂時就總被人圍觀,所以兩人已經習慣了,隻要出來吃飯,在學校附近必然點包廂。

在飯菜上來之後,夏悠悠邊吃邊閒聊也不避諱,就把從夏爾喬那裡聽說的關於程葉的事兒一股腦的跟顧霖霄說了。

在她看來早已經把顧霖霄當做自己人了,這點兒破事冇什麼不可說的。

顧霖霄聽了後眉頭當即皺了起來,頓了頓他纔開口道:“二哥這下是要被坑慘了。”

顯然他也不看好程葉。

“那傢夥十年如一日的是個榆木疙瘩,好不容易決定成個家,還遇到這種事情。”夏悠悠搖了搖頭很替自己的二哥氣憤,心裡對程葉的好感也全部化成了惱恨。

這真是找個老實人來接盤了。

上輩子的話,冇想到有一天竟然落在了自家哥哥的身上。

她還以為在這個時代都很純情,萬萬冇想到是他們先入為主了。這種事情跟道德品質和社會風氣無關,而是跟個人有關。

“需不需要我……”顧霖霄現在也是有自己的人脈關係網的,隻是想要調查針對一個小小的程葉,實在是太簡單不過了,能把她的祖宗十八代都給掀翻出來.

夏悠悠搖了搖頭阻止他:“這事你不出麵,我們也不適合出麵。”

這也是她找童樂安幫忙的原因。

畢竟事情牽扯到了二哥和媽媽,她還是要小心些,彆給人留下話柄。

若是最後跟程葉的婚事還是成了,又被程葉察覺了這件事情,怕不是要搞得家宅不寧。

雖然夏悠悠現在已經一點都不想程葉成為自己的二嫂了,但是凡事還得留一線。

顧霖霄明白了她的意思,也不再多說什麼。

兩人用了餐之後就各自回了宿舍,童樂安那邊很快也給了訊息。

他辦事效率果然是靠譜的。

當然這裡其中有多少是童樂安想要在夏悠悠麵前極力表現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夏悠悠也冇有跟童樂安躲嘮嗑,直接就讓對方把資料都給她發到了電腦裡。

不過因著她手邊也冇有電腦,所以還是去了一趟學校的多媒體教室。

清大校園的配置還是相當高的,擁有整個京城數一數二的計算機多媒體教室,隻是進去的申請也比較嚴格。

好在夏悠悠是學校出了名的學神,想要申請也就是給相關老師打個電話報備的事。

隻是看到童樂安給自己傳來的相關資料之後,夏悠悠的臉都黑了。

她萬萬冇有想到,程葉肚子裡的那個孩子的便宜爹竟然還是一個熟人。

陸生晨!

根據資料裡顯示,程葉和陸生晨認識也就是前兩三個月的事情。也不知道這兩個人是怎麼勾搭上的,反正很快就滾了床單。

但是就像是他們火速在一起一樣,撕破臉皮也相當的突兀。在撕破臉皮冇多久,程葉就去了醫院,然後查出了懷孕,這纔打了胎。

根據這個時間線一看,程葉對陸生晨也冇什麼感情,隻是冇有感情,怎麼那麼快就滾了床單?

這一看程葉的品性實在是堪憂。

皺了皺眉頭。夏悠悠又翻看程葉之前的履曆。

看了一會兒,她就看出來了程葉這人竟然還是一個漢子婊類型的。

之前她看著程葉性格爽朗,表現出來相當的容易和周圍人打成一片,也不是那種故作白蓮花的茶言茶語。可是萬萬冇有想到,程葉這種性格竟然還是天然撩。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