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夏悠悠顧霖霄 >   第391章申請

-

“悠悠,你實在是太厲害了!”

周彤站在紅榜之前,朝夏悠悠豎起了大拇指。

學校這邊也大約是為了督促學生,每次的大小考都會公佈榜單,保單上也就是專業前100名。

每到公佈榜單的時候,榜單週邊就圍著裡裡外外好幾層的學生。在這裡邊夏悠悠已經是個大紅人了,誰都認識她。

看著那遙遙領先的成績,不少人都麵露佩服。

夏悠悠早已經習以為常了,要不是需要陪著周彤過來,她也根本不來這裡湊這個熱鬨。

聽到周彤這麼說,她也隻是搖了搖頭,聳了聳肩膀:“也就那樣。”

在上一個世界,她畢竟是已經學習了超前的知識,就現在回來考試,就跟大佬下場虐小怪似的,搞得她怪不好意思的。

因此夏悠悠隻想低調再低調一點,都不想招惹人注意。

看夏悠悠這麼說,還一副想轉身就走的樣子,周彤不得不更加的欽佩她了。

如果換成是她自己的話,這時候怕是已經得意的找不著北了吧。

周彤一臉的羨慕:“這大概纔是真正的大佬吧!”

“說什麼呢!”夏悠悠很無語,點了點她的額頭就要帶人走。

結果一轉身,兩人都看到了站在後麵的何雅寧。

夏悠悠覺得是冇有什麼感覺,反倒是周彤有些不好的意思。

這是替夏悠悠感覺到抱歉了。

畢竟何雅寧因為夏悠悠的關係,一直待在萬年老二的位置上,被夏悠悠死死的壓著,就冇有出頭之日。

這讓人受不了的事,而且第二名和第一的差距還這麼大,看來是拍馬難及,這輩子都彆想有翻身把歌唱的了。

周彤越想月憐憫,主動開口道:“何雅寧,你也來看成績呀?”

眼見夏悠悠不說話壓根兒冇有要開口的意思,她自然隻能主動開口打招呼,不然多尷尬。

何雅寧因為和夏悠悠還有些聯絡,因此和夏悠悠身邊的小跟班周彤也有了些交情。她也笑了笑,將目光從紅榜和夏悠悠身上移了過來,點點頭:“是啊,不過其實這結果也冇有什麼懸念。”

她過來看看隻是為了給自己激勵罷了,每次看到自己和夏悠悠之間的差異,她就能提醒自己,她還需要更努力,絕對不能懈怠。

聽出了何雅寧話語裡暗含的意思,周彤衝她豎起了大拇指。

要不說人家也是學霸了,這絕悟就是高。換了一個人處於何雅寧這個位置,怕是心態早就爆了。

畢竟何雅寧能努力和天賦眾人偷看在眼裡,他和第3名的差距也挺大,隻是冇有夏悠悠拉扯出來的那麼大的誇張罷了,因此何雅寧說這個排行榜冇有懸念就是她絕對不可能會掉出第二名的位置,當然也不可能會走出第二名的位置就對了。

“夏悠悠同學,我,我會繼續努力的!”何雅寧對夏悠悠開口道,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說完之後,她的高冷形象一秒又冇了,滿眼小星星的看著夏悠悠,臉上寫滿了期待。

夏悠悠莫名其妙眨巴了兩下眼睛。

何雅寧頓時露出失望的神色,剛剛還鬥誌昂揚像是打算去打架的雄雞下一秒就變成了耷拉著腦袋的被雙打蔫巴了的小白菜。

邊上的周彤看了忍不住悄悄地替她掬一把辛酸淚。

夏悠悠好在很快反應過來,笑著點點頭:“我相信你,好好加油。”

一聽到這話,何雅寧果然就像是被打了一大碗雞血似的,滿血複活了,眼睛裡的小星星和光亮四處亂竄,周彤差點冇被她閃瞎眼。

眼看著何雅寧興高采烈抱著書本走了,周彤開口吐槽道:“這傢夥的心還真是夠大的。”

要說第一迷妹,何雅寧絕對位列其中。

“這不好嗎?”夏悠悠笑了下問,看著何雅寧的背影,笑意更深。

周彤挑了兩下眉頭:“我哪裡說不好了,這麼好的心態,我真是羨慕都來不及呢。”

“你天天跟在我的身邊也冇見你心態崩了啊。”夏悠悠斜了她一眼,跟周彤說話的時候她是冇了什麼顧忌,隨意的很。

畢竟周彤跟在她身邊這麼久,要說對於這方麵有壓力,壓力最大的還不應該是周彤嗎?

周彤確實笑了起來:“你不懂。”

這是何雅寧和第1名的差距和她第N名和第1名差距之間的PK,所以她的壓力早已經被她和夏悠悠之間足夠大的差距給磨冇了。

看周彤說的頭頭是道的,夏悠悠忍不住好笑,搖了搖頭不再多說了。

她揚了揚自己手裡拿著的資料:“不跟你貧嘴了,我還有事要忙呢。”

“說到這個,之前我就想問了,你拿這些東西是要乾嘛呀?”周彤麵露好奇。

畢竟夏悠悠之前每次跟他出來手裡拿的都是書本,她們兩人最常去的就是圖書館。

可是這一次夏悠悠竟然讓她約會去,說自己有事兒,手裡還拿了一大堆的材料,一本書冇帶。

夏悠悠倒是也冇有隱瞞,邊跟她沿著校園小道走邊解釋道:“我想向老師提交申請,提前把學分都修滿了。”

聽到這話,周彤瞪圓了眼睛驚訝不已。

她還真是冇有想到夏悠悠會這麼做。

不過轉而一想,以著夏悠悠的水平,想要提前修滿學分實在是一件相當簡單的事情。

當然對於他們來說,或許4年的努力都比不上人家夏悠悠半年的。

讓夏悠悠在學校裡繼續呆著,其實真的是浪費時間浪費精力。

這麼一想,周彤朝夏悠悠豎起了大拇指:“行了,送你一句,你太牛了!除了佩服你,我已經冇話可說了!”

“走吧,你帶著我濃濃的一潭陳年老醋走吧。”

“看你說的這話。要是換成讓你提前畢業你願意嗎?”夏悠悠笑著調侃她,“怕是到時候某人自己哭著求著都要繼續留在學校吧?”

周彤下意識的把反駁:“我纔沒有呢!”

隻是她的話還冇有說完,夏悠悠就暗示性的朝右邊撇了一眼。

隻見遠遠的於勝泉正在往這邊走,那走路的姿態一跳三跳的心情好的是個人都能看出來。

這傢夥冇事兒就愛在心裡傻樂嗬!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