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這個時代,若是因為個人原因悔婚,不僅僅會被身邊的親朋好友唾罵,之後被人知道了也會遭受白眼。

冇有人會做出那種不道德的事情。

“說到底,其實現在程葉已經是我們夏家的人了,我們能幫就幫著,都是一家人,我也不計較那些。”

媽媽這麼說道。

夏悠悠垂下頭:“我知道了。媽媽。”

她明白了,媽媽應該是看出來她對程葉心存疑慮,這次會跟她說這些話,也算是敲打。

“家和萬事興,隻要我們一家子和和樂樂的,我就心滿意足了。”媽媽笑道,知道夏悠悠是個好孩子,一定會明白自己的意思的。

她說:“她以後就是你的二嫂,以後你就把她當做和你二哥是一樣的。”

如果是夏悠悠的二哥的話,夏悠悠是絕對什麼都不會多想的,隻會恨自己綁得不得夠多。

夏悠悠:“嗯。”

跟媽媽道彆之後,夏悠悠就回了房間。結果在房門口,她看到了夏爾喬。

“你也被媽媽訓了?”

看到夏悠悠的樣子,夏爾喬很是幸災樂禍。

夏悠悠一個白眼登了過去:“哼!”

夏爾喬趕緊認慫,還把自己的醜事給抖擻出來了:“我還被老媽給捏耳朵了呢,可比你慘多了。”

這下子,夏悠悠心滿意足了。

她問:“我們還查嗎?”

“我明天就會醫院了。”夏爾喬開口道。

夏悠悠秒懂:“好。”

兩人說了一會兒閒話,夏悠悠的手機就響了。

看到是顧霖霄的資訊,她忍不住笑了笑,就要道彆回房間聊天去了。

“重色輕哥。”夏爾喬很不是滋味,說的話都是酸溜溜的,“這不是早上的時候都已經見過麵了嗎,這才過了多久,還要聊天,大男人這麼年產也不怕膩歪。”

夏悠悠聳了聳肩膀:“你也說了,是早上見過麵,現在都已經晚上了。”

“這有什麼差彆嗎?”夏爾喬恥笑了聲,“見過麵了不就行了。”

夏悠悠微笑:“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四哥。哦,我都忘記了,你是個單身狗,你這種單身狗是不會理解這種話的。”

夏爾喬:“……”

他胸口中箭,捂住了胸口一臉誇張的痛苦,控訴:“你變了,悠悠!”

“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他很是悲憤:“你這個小棉襖漏風了!”

“那你可以動作快點,要是足夠快的話,你就可以收穫一滅專屬於自己的小棉襖了。”夏悠悠笑眯眯地補刀。

夏爾喬的血槽一秒被清空,憤而轉身回房!

夏悠悠被逗的笑得不停,還跟顧霖霄繪聲繪色說了一遍。

顧霖霄聽了,也忍不住笑,又說:“那我呢,有冇有機會儘快收穫一枚專屬於自己的小棉襖?”

夏悠悠:“……”

她的耳根子都紅了。

型號兩個人是用手機聊天的,她就在自己的房間裡,也冇有人看到這番模樣。

“你……帥流氓啊!”

她嘀咕道:“小心我告你流氓罪哈!”

“我可是在跟我自己的女朋友帥流氓,這可是合法的,就算是法律也冇有資格製裁我。”說到這裡,顧霖霄還挺洋洋得意。

夏悠悠:“……”

突然就不想要聊天了呢!

顧霖霄還在那裡孜孜不倦地追問,夏悠悠乾脆把手機掛斷了。

這個男人,真的是越來越壞了!

說好的這個年代都是純情小可愛呢,怎麼可以動不動就開車!

氣呼呼又很害羞的夏悠悠,完全冇有意識到,自家男朋友之所以現在動不動就開車,還不都是被她給帶壞了的嘛?

趴在床上躺了一會兒,拒絕和顧霖霄聊天,就是跟他發簡訊。

好在顧霖霄也知道見好就收,聊了幾句簡訊之後就忙工作去了。

夏悠悠又想到了二哥和程葉的事情,突然覺得很頭疼。

她和顧霖霄談戀愛明明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啊,打打鬨鬨的都是小打小鬨,蜜裡調油倒是真。

怎麼到了她母胎單身的二哥身上,就變得像是前邊給挖了個大坑了似的呢?

要是因為這件事,之後二哥不談朋友了,就在部隊裡麵過一輩子了……

她是冇覺得怎麼樣,支援哥哥們做出自己的選擇,但是爸爸和媽媽可能就要愧疚傷心一輩子了。

這可是不行的。

不過不管她現在想再多,還是要等四哥調查清楚了之後才能說。

翌日,夏爾喬就回醫院了,與此同時,其餘的兄妹們也都回各自的崗位上。

爸爸媽媽也一點不惆悵,畢竟他們解決了一樁心頭大事情,此時正在心滿意足的時候呢,接下來的幾天都是要找各自的朋友們吹噓的時候。

兒女們不要在家裡礙眼也挺好的。

夏悠悠很是汗顏,包袱款款就被爸媽給送上了顧霖霄的車。

“你爸爸媽媽我們要去過二人世界了,你們兩個年輕人可不要連我們這樣子的老頭子老太太都比不上哈!”媽媽和善滴拍了拍夏悠悠的肩膀。

爸爸也是笑嗬嗬的,一臉期待滴看著顧霖霄。

夏悠悠:“……”

顧霖霄忍俊不禁:“好的,伯父伯母,我一定會努力,爭取這學期末訂婚,畢業了直接結婚!”

“那挺好。”爸爸媽媽都很期待。

顧霖霄笑得更加的開心:“我的課程都已經提前修了,也找教授們商量過了,應該會提前兩年大學畢業。”

也就是說,明年他就畢業了。

可以結婚了!

“真的嗎,霖霄啊,你這小夥子真棒!”爸爸媽媽很是高興,頗為與有榮焉。

夏悠悠:“……”

“悠悠,我也找你老師問過了,你也明年就提前畢業了爸吧。”就他們的學神體質,在學校裡麵呆四年簡直是浪費時間。

在夏悠悠回答之前,顧霖霄續道:“我們畢業了就結婚。”

爸爸媽媽簡直是開心壞了!

“悠悠啊,這麼大的好事情你之前怎麼都不告訴我們?”媽媽嗔怪地看著夏悠悠。

夏悠悠:“……我說我也是現在才知道的,你們相信嗎?”

顧霖霄聽了這話,笑得像是一隻狡猾的狐狸。

回到了學校之後,課程對於夏悠悠來說根本就不是事情,正好到了期中測試,請假了大半個月的夏悠悠還是不費吹灰之力拿到了專業第一。

把第二名甩到了看不見影子的那種第一。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