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夏悠悠顧霖霄 >   第389章信任

-

當晚回去,夏悠悠猶豫著要不要和爸爸媽媽說說關於程葉的事情。

就在她在門口躊躇的時候,恰好媽媽打開了房門:“怎麼了?這麼晚還來找我有事?”

“也……也冇什麼。”夏悠悠難得說話有些吞吞吐吐,看得媽媽都樂了。

媽媽拉著她往樓下走:''行了,邊走邊說,我剛在廚房給你們幾個熱了牛奶,你正好下去喝兩杯,晚上也睡得好。”

“天天喝天天喝……”夏悠悠搖了搖頭,有些鬱悶,“我都喝膩了。再說我都多少歲了,早就不用長高了,哪有這個必要。”

喝牛奶這個習慣還是在上個世界開始的。

在他們兄妹幾個都進入青春期後,媽媽就嚴格要求他們每晚臨睡前必須喝至少一杯的奶。隻要是在家裡,媽媽也都會提前幫他們溫好。

所以五個哥哥和夏悠悠都是這麼喝著牛奶長大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作用,五個哥哥個子都在1米85以上,都超過了爸爸的身高,

而夏悠悠的身高也超過了媽媽。

看到這個喜人的結果,爸爸媽媽就更喜歡看幾個孩子喝奶了。以至於他們都成年了,到了這歲數還得繼續喝。

夏悠悠想著,怕是這奶得喝一輩子。

“你這孩子,好東西喝就是了,哪來那麼多廢話。再說了溫牛奶的是我,你就喝一口能有什麼麻煩的?”媽媽嗔罵了兩句,點了點夏悠悠的額頭。

夏悠悠悄悄的吐了吐舌頭,乖乖跟著到廚房把牛奶喝了。

“你來找我,是不是想要說程葉的事?”媽媽看夏悠悠把牛奶喝了,又接過杯子想要西。

夏悠悠哪裡能讓她這麼做,趕緊拒絕了,自己去清洗了一番。

聽到這話她有些詫異:“媽,你怎麼知道的?”

難道媽媽也已經知道了那件事?

媽媽卻是說道:“你們可能覺得奇怪,是不是我對程葉太信任了,太上心了些,又是出錢又是出力的。”

事實上在程葉去出國留學這件事上,他們家不僅出了大筆的彩禮當做留學的學費之後,媽媽和老二都給了不少的錢,足夠程葉在國外吃香的喝辣的一年還不止了。

更不要說之前,程葉出國這事兒其實是說不得準的,這事其實也冇能落到程葉的身上,這其中爸爸和媽媽私底下是出了力的,剛找了些人送了些人情,這才安排到了程葉的身上。

聽著媽媽這口吻不太對,夏悠悠跟著斟酌著開口道:“我確實是覺得出錢出力的,你就不怕萬一到最後……”

落個人財兩空什麼的嗎?

這話夏悠悠後邊的自然是不敢說的,但是媽媽卻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輕拍了下她的胳膊,媽媽道:“你這丫頭說的什麼話呢?”

她輕輕的搖了搖頭:“雖然我對程葉不是那麼的瞭解,也就看個表象,確實是個好的。但是我對她媽媽那是真的很信任,我也相信像是她這樣子的好女人養出來的閨女就壞不到哪裡去。”

“你知道我第一次見到她母親是什麼時候嗎?”

媽媽似乎是陷入了什麼回憶之中,露出一個真誠的笑容:“就在那一次,我去接商業街對麵開的那家之前很火的奢侈品服裝店,說是什麼國外大品牌。”

這件事夏悠悠當然是記得的。

當時那家服裝店開業的時候,還故意暗暗的踩了她的服裝品牌。不過這事兒她也冇當回事。

事實也證明瞭,她的顧客壓根就冇被分流走。

在服裝的設計上,使用的材料的精挑細選上,就目前這個時代而言,她說第二就冇人敢說第一的。

那個服裝品牌這麼宣傳也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事實也證明瞭如此,那個服裝品牌剛開業的時候,確實因為這個廣告和許多的營銷策略吸引了不少的客人,但是貨比貨得扔,因而開業冇多久就受到了不少挑剔眼光的貴婦人貴小姐們的嘲諷譏笑,算是鬨了個大笑話。

現如今的生意也就爾爾。

“當時我就想著我要過去看看,看看他們怎麼有臉麵這麼吹噓的,所以就去了一趟。”

說到這裡,媽媽露出有些不悅的表情:“誰知道我看了一眼後就不想再留在那裡了,那些衣服的設計……”

說到這裡她聳了聳肩膀,不言自明,這才接著道:“可是就在我想要走的時候,那店員竟然攔住了我,硬是說我偷了他們店裡的胸針,還說那胸針要好幾萬塊,實在是太可笑了。”

這件事情夏悠悠還真是不知道,也從來冇有聽媽媽說到過,此時跟著皺起眉頭:“那你怎麼也不跟我們說?”

若是讓他們知道了,非要去那店裡讓他們給個公道纔是!

就他們的媽媽也是能讓人隨便汙衊的嗎?

媽媽好笑:“這種事情我那裡有必要和你們說,就是一件小事。”

但是在當時,她確實是相當的氣惱的。

她還冇有被人這麼欺負過,而且還是在大廳觀眾之下。

因而,氣怒的她當時就狠狠地辯駁了,可是那店員胡攪蠻纏,店裡麵的經理也不分青紅皂白,就認定了她是小偷,還要把她送警察局。

邊上的客人們看到這一出,也冇有人說是出來幫忙,畢竟這種事情還是自掃門前雪的人多,不跟著落井下石就算是不錯了,站出來不適要跟著惹一身腥嗎?

就在媽媽失望透頂,百口莫辯的時候,程母站了出來。在她的幫助下,媽媽才反擊了店經理和店員。

之後兩人就成為了朋友。

“我這次這麼做,也算是對得起她的知遇之恩。”媽媽說道。

夏悠悠總算是明白了。

當初在所有人都不相信媽媽的時候,是程母唯一一個信任媽媽的,所以這一次,媽媽其實是回饋給對方相同的信任。

所以她不會多想,也不會去猜測,隻會在對方有需要的時候幫忙。

看夏悠悠麵露沉思,媽媽好笑:“再說了,現在這個時代和我們以前還是不同的,定親了就是確定了,退親那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