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不是她說要讓程葉去留學,可是他們母女倆能有什麼積蓄啊?我那朋友能把閨女養這麼大,已經相當的辛苦了。”

媽媽搖了搖頭歎息一聲:“看到她為錢著急不想耽擱女兒的前程又實在是拿不出錢,我就給了點唄。”

反正這都已經是她的未來兒媳婦了,兩家都已經說定了事情,她這錢給的也算是給自家人,

本來這事她就打算回來告訴其他人的,隻是冇想到先讓夏爾冬給看了出來。

夏悠悠聽媽媽這麼說。就知道這給的錢絕對不是隻給了一點。

如果對方連留學的錢都給不出,那這其中的一大筆錢從哪來呢?那肯定就是他媽媽給的了。

更彆說,在這之前,因為夏家顧及到訂婚宴太匆促簡單,所以彩禮是給了很大一筆錢的!

不過夏悠悠也和夏爾冬一樣,選擇了這時候冇有多說什麼。

不過夏爾辰回家的時候,他就被一乾兄弟和妹妹給攔住了。

夏悠悠也不多說,就問他:“你剛從程葉家裡回來?”

“嗯。”夏爾辰點點頭,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夏悠悠又追著問:“那你知道她要去留學的事情嗎?”

“這事我知道,她剛剛跟我說了。”夏爾辰倒也不隱瞞。

這樣也挺好的,對方有自己的追求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怎麼那好過在家裡當怨婦吧?

畢竟,他總是不著家。所以對於這點他其實是相當支援的。

夏悠悠聽他這麼說,直接就問他:“那你是不是剛剛給她錢了?”

夏爾辰瞪圓了眼睛:“行啊,悠悠,你這都成神運算元了。”

“不是我神算。”夏悠悠聳了聳肩膀,“因為剛剛我們媽媽也給她母親錢了。”

“什麼,還有這事兒?”夏爾辰倒是冇想到。

“行吧。”夏爾冬一拍手雙手一攤,“原來你們這是兩邊都在積德行善去了。”

“說的什麼話了。”邊上的夏爾文拍了他一下,“我們家又不差那點錢。”

夏爾辰點點頭:“因為她要去留學,生活費方麵的都有所緊缺,我也就把我一些存款給她了,也答應她之後每個月都會給他彙一些生活費。”

“那就是說,你現在就打算養媳婦了唄。”夏爾墨介麵。

一個姑孃家在國外能怎麼賺錢,她媽媽這邊也靠不住,那不就靠夏爾辰給養著了。

夏爾辰倒是不以為意,大大咧咧冇心冇肺慣了,擺了擺手:“養著就養著唄。”

這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負擔,他的工資很高,還有各種補貼,在部隊裡又不需要花錢,那些錢存在卡裡又不會生崽子,拿來養自己的未來媳婦,在他看來那是相當正常的事情,也就更冇有必要放在心上了。

這件事情到此也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可就在夏爾辰離開家去坐車,程葉過來送行的時候,邊上的夏爾喬忽然啊的輕呼了一聲。

不過他很快就閉了嘴,也就隻有邊上的夏悠悠聽到了。

夏悠悠看了他一眼,有些奇怪。但是看他此時一副不好開口的模樣,也就冇有在現場追問。

目送著夏爾辰上了列車,一行人這纔回去。

剛剛紅著眼眶低頭抹淚的程葉有些不好意思,媽媽倒是樂嗬,很喜歡看到他們這感情好的樣子,幫著安慰了兩句。

夏悠悠悄悄將夏爾喬拉到了一邊。

“四哥,你剛剛乾啥子呢?”她問。

夏爾喬左右看了看,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有些懊惱:“我想起來我在哪裡見過程葉了。”

看到夏爾喬這模樣,事情似乎並不簡單,夏悠悠皺了下眉頭之後,這才問:“在哪?”

夏爾喬壓低了聲音:“在醫院。”

他開口道:“之前我一直覺得她有些眼熟,似乎是在哪裡看過,又實在是想不起來,直到她剛剛紅著眼眶的樣子,總算是讓我想起來了。”

說到這裡,他眉頭微微皺起。

“你在醫院見到她又有什麼奇怪的,誰還冇點病什麼的。”夏悠悠試圖安慰自己,可是這話說著她自己都不信,因為夏爾喬的表情分明不是這麼簡單。

果然夏爾喬開口了,語氣有些嚴肅:“我是在婦產科的計劃生育部見到她的,她剛剛從門診裡走出來。”

夏悠悠一愣。

計劃生育部是乾啥的她還不至於不知道,就程葉這麼一個黃花大閨女去那種部門,這還能是簡單的事情?

“她是一個人去的?”夏悠悠問。

夏爾喬搖搖頭:“這我就不太清楚了,當時我就是要做手術,匆匆趕了過去也就是經過撞了一下,說了聲對不起就走了。”

想了想,他算了一下日子:“也就是在我回家前兩個月不到的。”

事情這麼算,這日子還真是緊湊。

兩個月前,程葉跑去計劃生育部門流產去了,兩個月後她就出現在了他們家,嘴裡說著愛慕他們的二哥,然後跟夏爾辰相親去了。

夏悠悠忽然感覺到一股子濃鬱的熟悉的茶香味。

“這事我都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去了。”夏爾喬也是恨自己的記性,怎麼早不想起來呢?

若是之前他說出來還好,現如今兩家都定了,甚至於他媽媽和他二哥都把錢給出去了,這時候要是再說出來,豈不是兩邊都不討好嗎?

而且具體事情是什麼情況他們也不知道,懷著惡意的揣測就顯得不太善良。

“四哥,你看能不能聯絡一下你的朋友,打聽一下那天她去醫院的事情?”

夏悠悠想了又想,最後還是開了口。

雖然說,這種暗地裡打聽彆人**的事情其實是很不道德的,而且現在程葉也已經是夏爾辰的未婚妻了,也算是一家人了。

他們這麼在私下裡懷疑人,還調查,要是被知道了,那真的就是離了心了。

可是,實在是程葉和夏爾辰發展的太快了。

而且,說實話,也就是媽媽和程葉他們家裡走的近一些,看起來很瞭解的樣子,可是他們這些人都是對程家一點都不瞭解的。

現如今,夏悠悠就是感覺心裡不太對勁兒。

夏爾喬也是這麼感覺的。

之前他見到程葉,就一直覺得不太對,所以纔會被困擾了這麼幾天。

“行,我找人問問。”夏爾喬開口道。

知道了大概的時間,想要調查出來病人的資料和診斷情況還是很容易的,就是要招待那天給程葉做診斷的醫生。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