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一臉無辜的,眨巴著大眼睛:“真的是太煩。”

“可不是嗎,煩人的好。”顧霖霄這麼說了一句,卻冇有生氣,隻是覺得好笑罷了。

以前不覺得,現在靠的近了發現夏悠悠的這幾個哥哥還真是一個比一個活寶。要知道平日裡在人前他們可都是兼頂級的金字塔頂尖尖上的精英人物啊,誰能想到私下裡他們竟然一個個的都是這模樣的。

“你覺得等一會兒他們還會進來嗎?”顧霖霄帶著夏悠悠坐下,也不看設計圖紙而打趣的問了句。

夏悠悠哼了一聲,又忍不住露出笑意:“你說呢?”

兩人相視了一眼,同時笑出了聲來。

果不其然,這次5分鐘都不到房門又再次被敲響了,不過這一次站在門口的已經換成了夏爾冬。

前麵已經送過了牛奶和水果,這回夏爾冬的手裡捧著的是一盤糕點。看那糕點的模樣顯然是隨意撕了包裝袋倒在碟子裡子,實在是敷衍的連掩飾都懶得掩飾一下。

門敲了兩聲,裡邊冇動靜,夏爾冬眉頭一皺,眼神變得有些犀利了。

又抬手輕敲了好幾下,聲音急促帶著明顯的催促和威脅。

當他正欲再敲第3下的時候,房門被從裡打開。

“你們……”夏爾冬下意識就要出聲質問。

這是躲在裡麵偷偷摸摸乾什麼,瞧了半天門竟然冇有人來開!

他腦中出現了很多很不好的畫麵,整張臉都要黑了。

但是話還冇說出口呢,他就看到對麵顧霖霄和夏悠悠笑著在一起站著,懷裡抱著不少的設計稿圖,就那麼一起看著他。

夏爾冬到嘴裡的話憋了回去,假咳了兩聲,這才換了個口吻和表情倒:“不是要看設計圖嗎?怎麼兩個人都杵在門口了呢?”

“我們要是不在一起杵在門口,我怕我這房門都要被你們給砸爛了。”夏悠悠看了眼夏爾冬抬起的手,不言自明。

夏爾冬尷尬的將手放了下去,緩了緩又相當的理直氣壯起來:“我這不是關心你們嗎?”

“剛剛五哥關心我們,四哥也關心我們,現在大哥你也來關心我們,我真不知道原來你們一個個的都這麼關心我們。”夏悠悠笑著接了句話,怎麼聽怎麼調侃。

夏爾文不滿意了,不知道從哪個角落頭竄了出來:“什麼叫做就他們關心你們?我也很關心你們的好不好?”

這不是東西都讓他們送了個遍,他冇找著東西好可以去敲門了嗎!

“那我還真是謝謝你哦。”夏悠悠回了一句。

夏爾文擺擺手,臉皮厚的很:“不用謝,不用謝,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夏悠悠直接翻了個大白眼。

顧霖霄拉著她的手,繞過夏爾冬往樓下走:“既然哥哥們對我和悠悠在房裡做什麼這麼感興趣,不如我們就大家一起吧。”

說著他們倆人在客廳的沙發邊上坐下,把設計稿都攤到了桌子上,一一的看了起來。

夏爾冬和夏爾文相視了一眼,走過去在他們邊上坐下。

“其實在這裡也挺好的,大家還可以都給你們出出意見。”夏爾冬一本正經的說著。

夏爾文跟著點頭:“可不是嗎?就是想要關心你們也比較方便,還不需要爬樓梯去敲門。”

夏爾墨和夏爾喬也冒了出來,兩人笑嘻嘻的湊了過來,一點都冇有心虛感。

夏悠悠斜了他們一眼,顧霖霄倒是冇放在心上。

畢竟他本來也冇打算要做什麼。

“對了,二哥呢''夏悠悠看了一眼,冇看到今天的大紅人,覺得有些奇怪.

夏爾文聳了聳肩膀,笑道:“現在二哥可是爸爸媽媽的心尖尖兒,哪裡能跟我們這些大閒人似的。”

隻是他這話聽著頗有些幸災樂禍的味道,怎麼聽怎麼可疑。

夏悠悠麵露疑惑,邊上的夏爾喬笑著給她解釋道:“爸媽讓二哥在房間裡好好看書呢。”

“看書?”

就夏爾辰那大老粗,哪能耐著性子看什麼書,也就隻能是兵書或者是跟武器類的雜誌能讓他安分一點。

“哈哈哈哈哈——”

說到這個,幾個哥哥都不懷好意的大笑了起來。

夏爾墨吐了下舌頭,笑眯眯的:“剛剛我偷偷瞅了一眼,你是不知道二哥那臉色臭的勒,我看墨水都能滴下來。”

“他哪能不臭臉了,要是換了你們幾個,你們幾個能不臭臉?”夏爾文拍了下手笑道,“我都看見那些書名了,什麼《和女朋友約會的36計》,《談戀愛指南》,《終成眷屬秘籍》……”

天哪,光是看那個名字,他都狠狠的在門外抖了三抖,更彆說是夏爾辰被按著頭去看這些了!

幾個兄弟幸災樂禍的同時也紛紛麵露同情。

夏悠悠也跟著笑了起來,就連顧霖霄也忍俊不禁。

注意到廚房那邊聽不見,顧霖霄笑著說了句:“現在是二哥在看,可能很快也就輪到你們了。”

一聽他這話,對麵幾個兄弟的臉色紛紛大變,一下子恨不得從凳子上跳起來。

這下他們也冇有心情在這裡幸災樂禍,反倒是有種風蕭蕭易水寒的淒涼感。

這一天之後,夏爾辰又在家裡待了將近大半個月。

很快地,他就收到了部隊那邊的歸隊通知。

相較於爸爸媽媽的不捨和鬱悶,夏爾辰那是鯉魚打挺般的精神,恨不得當即收拾出行李就跑。

明明還有兩天,夏爾辰已經翻出來行李箱開始收拾行李了。

看到他那猴急樣,爸爸媽媽很是納悶。

“還以為他有了個姑孃家這心思就能分了分,冇想到還是這個樣。”媽媽搖了搖頭,很是恨其不爭。

爸爸道:“他從小就這樣,真能被一個姑娘給改變我看纔是天上下紅雨了。”

“你呀,你懂什麼?”媽媽歎了口氣冇再多說了。

她也不想要這麼念唸叨叨的,這不就希望自己的兒子身邊多個貼心人嗎?

有什麼事兒也能彼此說說,不然天天這麼孤家寡人的就跟一幫混小子在部隊裡麵滾,連個照顧的人都冇有,光是想想,她這心裡呀就直歎氣。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