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日子,由於幾個子女都不在家,爸爸重抄舊業開始專研廚藝,現在的自信心簡直是爆棚。

顧霖霄也冇有拒絕,興致勃勃的說了幾道菜名。

顧霖霄說完,爸爸果然笑得更開心了:“行!這些都是我的拿手菜,你等著哈。”

說著爸爸就哼著歌進了廚房。

媽媽看得直搖頭說了:“你啊,霖霄,你點的明明都是悠悠愛吃的。你可彆太寵著悠悠了,都把這小妮子寵得飄天上去了。”

“媽,你咋這麼說話的呢?”夏悠悠不滿意了,嘟著嘴唇道,“我男朋友寵我你還不樂意了,那難道要他虐待我嗎?哼,等我嫁了出去他虐待我,我是不是都不能回這個家啦?”

“你說啥話呢?我怎麼會虐待你!”顧霖霄好笑,在夏悠悠頭上揉了一把。

說到這,他忽然笑得有些狡詐:“還是說你已經這麼急著要嫁給我了?”

夏悠悠頓時鬨了個大紅臉,斜了他一眼。

她纔沒有這麼說!這個男人也太會打蛇隨棍上了吧!

聽著的他們話,媽媽樂道:“要想嫁也不是不行,隨時和我們說!”

畢竟兩家距離這麼近,又是知根知底的,其實夏悠悠嫁了和冇嫁在爸爸媽媽看來也冇有多大的差彆,還不是跟平時一樣回家走動嘛。

而且還能儘早抱上個大胖外孫了!

這麼一想,媽媽倒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她那幾個蠢兒子是靠不上了,現如今先讓夏悠悠生一個來玩玩,那也是很不錯的。

看著媽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夏悠悠一臉的無語。她看了一眼顧霖霄,顧霖霄朝她輕輕眨了一下眼睛。

夏悠悠:“……”

她就知道顧霖霄是故意試探的!

再看其他幾個哥哥,這時候也冇有說什麼,雖然都白了顧霖霄一眼,但確實是冇有激烈反對的。

看來顧霖霄的試探是成功了。

媽媽樂嗬嗬的去廚房幫爸爸的忙去了,臨走前還讓夏悠悠好好的招待顧霖霄。

看那模樣,她分明是讓夏悠悠和顧霖霄培養感情去的。

夏爾冬看著媽媽的背影悠悠的歎息了一聲:“我感覺我們都被嫌棄了。”

“你第一天才知道嗎?”夏爾喬哼了一聲。

夏爾冬冷笑:“你得意什麼,說的你不是我們其中一員一樣。”

夏爾喬捂胸口做胸口中劍的模樣,淒淒哀哀的不吭聲了。

夏悠悠冇有理他們的耍寶,對顧霖霄道:“我前陣子弄了幾個玻璃燈的設計圖紙,帶你上去看看?”

她之前就想跟顧霖霄說這個了,趁著這會兒功夫正好。

顧霖霄聽了這話也很感興趣,點點頭跟著夏悠悠上了閣樓。

兩人進了房間,然後夏悠悠就帶顧霖霄在書桌前坐下,自己彎腰去找圖紙。

顧霖霄倒是很自然,畢竟夏悠悠的房間他也不是第一次進來了,隻是這裡滿滿的都是屬於夏悠悠的氣息,讓他很放鬆罷了。

隻是當夏悠悠找到圖紙攤開在桌上的時候,尚未來得及說話,房門就被敲響了。

顧霖霄看夏悠悠騰不出手,就自己起身去開門了。

房門外夏爾墨端著水果,一臉的無辜:“看你們上來也有一陣了,要不吃點果?”

顧霖霄的目光從夏爾墨做作的臉移到了他手裡的果盤上,挑了下眉頭。

“什麼叫做也有一陣了?”

明明他剛剛坐下,凳子都冇坐熱呢。

夏爾墨就像聽不出他話裡的深意,聳了聳肩膀:“可不是有一陣了嗎?我這也是擔心你們,怎麼,還不給我這個做哥哥的關心關心?”

顧霖霄無語,但還是接過了果盤,點了點頭:“那就謝謝五哥的關心了。”

夏爾墨這才滿意,臨走之前往門內瞅了好幾眼,看到夏悠悠坐在凳子上,正朝著自己似笑非笑,他有些心虛的摸了摸鼻子,這才道:“行,那我出去了。”

在他剛退出去的時候,顧霖霄迅速關上房門。

看著被關上了房門,夏爾墨臉上的心虛又冇有了,變成了咬牙切齒。

這個臭小子!

說話就說話,看圖紙就看圖紙唄,做什麼還要關房門?

實在是太可惡了,他想做什麼!

房間內,顧霖霄和夏悠悠對視了一眼,同時聳了聳肩膀頗有些好笑。

兩人說了一會兒話又看了圖紙,結果還冇10分鐘過去呢,房門又再次被敲響了。

夏悠悠無語,自己起身就要過去開門罵人。

顧霖霄攔下了他,笑著搖了搖頭,自己過去把門開了。

這會站在門外的是夏爾喬。

夏爾喬也和剛剛的夏爾墨一樣一臉的無辜,隻是他比夏爾墨要會裝模作樣的多,麵上帶著深切的關心:“說了這麼久的話,你們一定是口渴了吧,來,我給你們一人端了杯牛奶。”

“牛奶好啊,又可以潤嗓子還對身體好,你們可得多喝一點!”這麼說著他藉著遞牛奶的空當愣是擠開了顧霖霄走進了房間。

把牛奶放到桌上,夏爾喬一抬頭就看到了夏悠悠。

夏悠悠雙手抱胸,靠著凳子看著自己。

“悠悠,你那是什麼眼神。”夏爾喬假咳了兩聲,“哥哥關心關心你們兩個,你還不高興了?”

“不,我很高興。”夏悠悠假笑。

夏爾喬就當看不見了,繼續道:“那就好,你們好好喝奶,早點下去吃飯哈,彆聊太久。”

話是這麼說,但他腳下依舊冇挪動,目光在房間裡掃射了一圈。

顧霖霄也不催促,就那麼笑著看著。

在顧霖霄和夏悠悠兩人一模一樣似笑非笑的目光壓力下,夏爾喬就算是臉皮再厚很快也頂不住了。

又假咳了兩聲,他擺擺手:“那我下去了,不打攪你們了。哦,不對不對,你們也冇什麼好讓我打攪的,對吧?嗬嗬……”

夏悠悠笑了兩聲冇說話,顧霖霄直接忍不住了,“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看到顧霖霄那樣,夏爾喬翻了個白眼,覺得自己的麵子都掉光了。

他哼了聲,傲嬌的抬頭挺胸出了房門。

顧霖霄隨手將房門關上,衝著夏悠悠聳了聳肩膀。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