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爾辰被他們整得生無可戀。

好不容易總算是折騰出一身讓爸爸媽媽都滿意的了,夏爾辰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看到夏爾辰接聽電話,嘴裡說了聲葉子,一群人的耳朵通通豎了起來,恨不得取代他接聽電話。

夏爾辰實在是受不了他們如狼似虎冒著綠光的眼神,避讓了下低聲跟那邊說了幾句,這才掛斷電話。

”怎麼樣?怎麼樣?”老媽最是忍耐不住一,看他掛斷電話,趕緊衝了過去,追問著。

夏爾辰麵露無奈,但還是實話實說:“她已經過來了,就在我們家附近,我出去就能見著人。”

“那你還不趕緊去,還在這廢話什麼!”老媽聽到這話趕緊推嚷著人往外走。

夏爾辰指著身邊一群人:“那也得我能走啊!”

這一個個的幾乎都把他從立體的擠成平麵了,讓他怎麼走。

“去去去,都擋在這裡乾什麼?”媽媽注意到了這情況,也幫著驅趕。

老爸也在邊上不滿道:“你們要是一個個都這麼感興趣,倒是自己找去啊,自己找不到儘看彆人的什麼心理。”

那語氣和神態簡直就要懷疑幾個兄弟不行了,幾個兄弟自尊心受創,捂著胸口坐倒地上。

爸爸和媽媽直接就把他們忽悠到了一旁,半點好臉色都冇有。

幾個兄弟唉聲歎氣的,眼睜睜看著爸爸和媽媽像是捧著寶一樣把夏爾辰給送出了門。

夏爾冬歎息一聲,問夏悠悠:“悠悠,咱幾個這是失寵了嗎?“

”想不失寵還不簡單。”夏悠悠慫了慫肩膀,似笑非笑道,“你們都給我找個大嫂回來唄,我保證爸媽會把你們當寶似的捧在手裡。”

“那還是算了吧。”一聽這話,幾個兄弟都蔫巴了。

夏悠悠取笑他:“怎麼就這麼難嗎?”

“嗬嗬!”幾個兄弟冷笑了一聲,白眼紛紛翻上了天。

上個世界他們都找不到,這個世界他們哪還能找得到?

夏爾冬冷笑:“找姑娘有賺錢有趣嗎?”

夏爾文撇撇嘴:“找姑娘有做研究有挑戰性嗎?”

夏爾喬翻了個白眼:“找姑娘有動手術好玩嗎?”

夏爾墨聳了聳肩膀:“找姑娘乾啥?這世上還有能長得比我好的姑娘啊?當然除了我們悠悠之外。”

“切,——”

餘人紛紛虛他,見過自戀的,還真冇見過這麼自戀的。

夏悠悠趴在顧霖霄的手臂上,笑到不能自己,說道:“按你們這個理論,以前二哥還說冇有姑娘能比訓練更有趣呢,現如今人還不是找了個。”

她的意思是總有幾個哥哥有這時候的一天。

但是幾個兄弟聽了這話,去一下子就把話題給說歪了。

“悠悠,你的意思是那姑娘還能在夏爾辰的心裡比訓練還有趣了?”夏爾喬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

其餘的幾個兄弟也是興趣盎然。

不怪他們這樣,畢竟夏爾辰對於訓練的熱愛,他們有目共睹,這麼多年的兄弟,夏爾辰可以說是訓練第一,比他的命都重要,可謂生命不止訓練不止。

竟然有人能夠與訓練相提並論?

他們實在是好奇極了,那是個怎麼樣的姑娘?

夏悠悠愣,愣,趕緊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最後兩個字還冇說得出來,就被其餘兄弟們打斷了。

“你們不想看看那姑娘什麼樣子嘛?”

“嘿,還真有點興趣對呀,會是什麼樣的姑娘呢?”

“比訓練還有趣,怕不會是個五大三粗能跟夏爾辰對打的吧?”

“你們兩個不是見過那姑娘嗎?”夏爾文和夏爾喬看像夏爾冬和夏爾墨。

夏爾冬和夏爾墨都有些傻眼。

“哪能看清了,人影都冇見著,就被咱爸媽給推樓上去了。”

“是啊,說我們兩個腦袋上頂著兩盞大燈泡閃閃發光,實在是礙眼。”說到這事兒夏爾冬和夏爾墨就是一臉鬱悶。

“你們兩可真是不爭氣。”夏爾文搖了搖頭。

夏爾喬也道:“你說這點事都做不好,我都不知道要你倆有何用!”

夏爾冬和夏爾墨被諷刺的哼了聲,滿臉不甘。

夏悠悠在邊上更是看得無語,她隻是這麼說了句,可冇說二哥覺得小葉子比訓練有趣呀!

想想當時二哥說話的語氣和神態,現在說這些也太早了吧。

她看向顧霖霄,想讓顧霖霄和自己統一戰線,好好唾棄一下自己的這幾個哥哥。

意外的是,顧霖霄卻是笑著說了一句:“既然大家都這麼好奇,不如出去看看?”

幾個哥哥的眼神刷的就看向了他,顯得特彆恐怖。

夏悠悠從無語都變成汗顏了。

這什麼心理呀?咋還要出去看看人家姑娘呢?彆把人給嚇跑了!

到時候他們的爸媽絕對能夠拿著殺豬刀把他們追出二裡地。

頂著一眾視線的壓力,顧霖霄臉上波瀾不驚,淡定得到。

“嗯,也就是我想看看而已。”他把責任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

果不其然,話音落下幾個哥哥就一鬨而上拉著他往外走:“作為哥哥的自然是要滿足妹夫你這小小的期待!”

“對呀,剛剛爸媽可是要我們好好的照顧你,這麼小的要求,我們怎麼能夠不答應呢?”

“走,哥這就帶你出去轉轉。”

眼看著顧霖霄被他們前呼後擁拉扯著出去,夏悠悠目瞪口呆。

她還以為幾個哥哥會訓斥顧霖霄瞎胡鬨呢,結果卻是這樣的?

夏悠悠簡直要重新整理自己的三觀了!

還以為自己有多瞭解幾個哥哥,現如今看來,到底還是男人更瞭解男人呢。

這都什麼鬼玩意兒啊!

顧霖霄被扯著走出了幾步,注意到夏悠悠冇跟上,趕緊刹住車拉住夏悠悠的手:“走吧?你也去看看熱鬨唄,”

“也不知道二哥那大佬出在女孩子麵前是什麼樣兒。”

這話一出,夏悠悠頓時也來了興趣,趕緊跟了上去。

但僅走了幾步,她總算是意識到了問題,恍然大悟。

她就說了,怎麼幾個哥哥也跟著,要瞎胡鬨?

剛剛顧霖霄那話分明就是給幾個哥哥台階下的,讓他們順著出去偷看!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