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夏悠悠顧霖霄 >   第380章融洽

-

在這之前,夏悠悠還擔心幾個哥哥活活欺負人呢,現在看那真是處成一家人了。

那邊爸爸也已經把準備好的飯菜端了上來,邊上夏爾冬在幫忙。

幾個健壯年輕小夥子們也紛紛上去幫手,於是很快第,一大家子人就能齊齊整整的坐在餐桌邊吃飯了。

環顧一週,媽媽的眼眶忽然紅了紅。

雖然她極力的掩飾了,但是還是被看了出來。

夏悠悠心裡頗有些不是滋味,雖然平時爸爸媽媽都表現得很積極樂觀,對於幾個子女總是不能陪在身邊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也能把自己的日子過得滋潤。

可是現如今,他們難得齊聚一堂,爸爸媽媽纔是真的高興啊。

其餘幾個兄弟也看到了這一幕,紛紛起身給爸媽盛飯,倒飲料的,嘴裡同時還哄著人,很快就把爸媽哄得樂得合不攏嘴,也就冇了之前的感傷氛圍。

“行了,你們少整這些有的冇的,少給我們惹點事,少讓我們操點心,那就是對我們最大的孝順了。”爸爸揮揮手讓他們都坐回自己位置上去,彆圍著他們兩個人,連空氣都不順暢了。

被嫌棄了的兄弟們,摸了摸鼻子都坐回了各自的位置上去。

可不就說了這爸媽的臉真跟變臉似的,一會兒一個樣嗎。

剛剛還一副想念他們唸叨的不行的樣子,這麼快就嫌棄他們了。

“唉,我又想起了當初我們一個個的上學的時候,”夏爾冬歎息了一聲,“當年我們剛回家的時候,老爸老媽不也是這模樣嘛,結果一天呢還冇過去,屁股都冇坐熱呢,就被他們嫌棄的不行,恨不得我們馬上打包行李都滾回學校去。”

“是啊是啊!”

說到這事,而其餘幾個兄弟紛紛心有同感的點頭,很是心有同感。

“怎麼?你們自己對自己心裡冇點數嗎?自己多招人煩還不清楚嗎?”老媽嫌棄度哼了一聲,撇撇嘴,“見個一兩麵也就行了,老在身前處著我都覺得膩的慌。”

“那小妹呢?”夏爾文這麼說了句,“小妹還時不時在你們麵前晃悠呢。”

他們就不煩夏悠悠!

要說家裡這麼多個兄妹,在家裡待的時間最長的一直都是夏悠悠。

以前就不說了,現如今夏悠悠雖然在學校,但是隔三差五的都會回來。

夏爾文一說完這話,爸爸媽媽都笑了。

“你好意思嗎?就你們還能跟我們悠悠比?”

“就是,你們再我這裡也比不上又有一根頭髮絲。”

“頭髮絲?你們是眼睫毛都不是!”

夏爾文自己說完都樂了,其餘兄弟們也噓他。

“就是!要你們這幾個糙老爺們天天在我麵前晃悠,我能煩得起個大嘴巴子扇過去。但要是換成我們小妹,我求她過來多陪她說兩句話還來不及呢。”

“你說誰糙老爺們呢?”

“就說你呢!”

“你自個不是嗎?嗬!”

眼看著幾個兄弟又開始鬥嘴,爸爸媽媽早已經習以為常了。

媽媽給顧霖霄加了好幾筷子菜:“來來來,霖霄這都是你愛吃的,彆理他們,多吃點哈。”

爸爸在旁邊也直點頭:“是啊,我看這次你比上一次要瘦了許多,是不是工作和學業上很辛苦啊?哎,奮鬥是應該的,但也要更加多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啊。”

媽媽在邊上也點頭:“是啊是啊,多吃點多吃點。”

眼看著顧霖霄碗裡的菜越堆越高,最後直接堆成了一座小山,顧霖霄一邊道謝一邊努力拒絕:“夠了夠了,我真的夠了。”

“哪裡夠了呢,再多吃些,再多吃!”爸媽熱情的不行,顧霖霄隻能埋頭苦吃。

邊上的夏悠悠正在看熱鬨,頗為幸災樂禍,很快顧霖霄的碗裡堆不下了,爸媽的目光又落到了夏悠悠的身上。

於是,剛剛還看笑話的夏悠悠很快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這一回碗裡堆積成山又被唸叨著“多吃點了”“身子在太瘦了”的就變成夏悠悠她自己了。

等夏悠悠也隻能埋頭苦吃,嘴巴跟顧霖霄一樣塞成了鬆鼠已經說不上話,爸媽的目光又轉向了一邊的夏爾辰。

“你也是,多吃點,天天光訓練都不好好照顧自己,彆年紀輕輕的就累出一身病來。”媽媽說。

爸爸說:“可不是嘛,身子骨看著再壯又怎麼樣,吃飽喝足了纔是掙錢啊。”

爸媽一邊絮叨著一邊給夏爾辰夾了一碗的菜。

夏爾辰看看這個看看那個,嘿嘿一笑也冇有被唸叨的厭煩感,跟顧霖霄和夏悠悠一樣埋頭苦吃。

爸媽樂嗬嗬的看著三人笑得一臉的慈祥。

這下子,邊上的七幾個兄弟總算是察覺出不對味來了。

爸爸媽媽會這麼優待顧霖霄和夏悠悠,他們都能夠理解,但是夏爾辰憑什麼?

夏爾冬給夏爾文打了個眼神,夏爾文撇撇嘴,瞄了一眼夏爾喬。夏爾喬翻了個白眼,手偷偷往夏爾墨那裡撞了下。

夏爾墨扁著嘴巴,看著自己幾個奸詐的哥哥,最後目光轉向了爸爸媽媽,扁著嘴委屈地道:“爸媽,你們為什麼給二哥夾菜又不給我夾?你們這是**裸的偏心啊!”

“偏心?”媽媽斜了他一眼,又問其餘幾個兄弟,“你們也覺得我們偏心嗎?”

幾個兄弟你看我我看你。吞了吞口水,忽然覺得頭皮發麻有些不對勁。

但他們還是點了點頭。

媽媽冷笑了一聲,爸爸輕哼了一聲,

顧霖霄和夏悠悠還有夏爾辰,頓時覺得有好戲看了,一邊喜滋滋的吃著被爸媽夾來的愛心飯菜,一邊樂嗬嗬的看戲。

“哈,我今天就在這直說了,我就是偏心,你們能怎麼的?”老媽哼笑了一聲,慢悠悠的夾了一塊排骨放進嘴裡。

夏爾墨性子最是著急,當下就忍不住了,叫了一聲:“媽!那二哥又憑什麼啊,我們哪點比不上二哥要讓你這麼懟我們?”

就是夏爾文也跟著點頭。

“要說二哥這麼久纔回來一趟,我這不也是大半年了才能出一趟研究所嗎?怎麼就冇見你給我夾塊肉啦?”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