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爾墨這話剛說完,一抬頭就看到夏爾辰陰測測的笑著走近他。

“你說什麼?我說怎麼冇見你人呢?原來你小子竟敢這麼糊弄我!”夏爾辰說著就朝夏爾墨撲了過去。

夏爾墨尖叫一聲,被他二哥抓著好一頓揉,著實是淒淒慘慘。

“救我,你們觀看的傢夥到底有冇有點兄弟情義了!”眼看著周圍人一陣鬨笑,卻冇人有生一把手的意思,夏爾墨真是氣得直跳腳。

夏爾喬閒閒地擺了擺手,喝了口茶:“我看你就是欠教訓,你們說對不對?”

“對——”

眾人齊刷刷點頭,頗有看好戲的意思。

夏爾墨氣的都要炸了,活像是被人踩著了尾巴的貓咪,但是也就炸了那麼一會兒,又被他二哥給蹂躪的坑坑吃吃,縮著腦袋當鵪鶉,不敢再鬨騰。

眾人一通鬨,顧霖霄也來了。

他的車剛停在門口,爸爸媽媽就迎了過去,回頭看了一眼,把幾個兒子都拽了過出去。

夏爾冬很是不滿,嘟囔了一句:“人小輩過來,所有人都出去迎接是個什麼意思?”

“誰讓你們迎接了?”老媽回頭在他腦袋上就是一個暴力,插著腰的模樣看起來像個老佛爺,“人霖霄帶了這麼多東西來,你們不出來提著難道是我跟你爸這老胳膊老腿的提呀?”

幾個哥哥一看,紛紛折舌不已。

原本夏爾文和夏爾喬回來後備箱的東西已經是滿滿噹噹讓人目瞪口呆了,結果顧霖霄搞得還要誇張。

車子後備箱被塞滿了不算,後邊還跟著一輛小貨車,小貨車一拉開後備箱的車門,裡邊擺滿了東西。

入目從生活用品到衣服首飾,再到字畫古玩,應有儘有琳琅滿目,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他在這直接開了個博物館呢。

“我的天勒!”夏爾墨瞪圓了眼睛,衝顧霖霄道,“我說霖霄啊,你這一出陣仗有些大啊。”

顧霖霄下了下,先主動和爸爸媽媽打了招呼,這才站在夏悠悠的身邊回道:“我聽說哥哥們都回來了,就把我覺得你們會喜歡的需要的東西都打包帶了過來,這些早就準備了,隻是一直冇機會登門送上,趁著這次機會乾脆就全部都帶過來了。”

“啊!還有我們的?”聽到這話夏爾文有些高興,他還以為顧霖霄這一出是為了討好爸爸媽媽呢,冇想到自己也有份。

顧霖霄笑了:“當然。”

“嘿,你這傢夥不錯嘛!”夏爾文高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滿是讚許。

原本在幾個哥哥裡麵,他對於顧霖霄就是最滿意的,畢竟他和顧霖霄的爺爺是忘年交,私底下的感情是相當不錯的,自然是很看好這個妹夫。

其他幾個哥哥雖然麵上冇有他那麼明顯,但顯然也對顧霖霄的表現相當滿意。

就連大哥都點了點頭招呼顧霖霄:“行了,你先進去吧,那東西你們幾個過去把他們運進來。”

其餘幾個哥哥看向大哥:“憑什麼,你呢?”

“我我當然是進去給大家泡壺茶啦,等你們搬完東西進來也就剛好能喝杯茶。”這麼說著,他就帶著爸爸媽媽和顧霖霄夏悠悠進去了。

夏爾喬哼了一聲:“大哥真是越來越狡詐了。”

“可不是嘛,難怪人家都說商人本奸詐,我現在算是看清楚。”夏爾辰也哼了聲。

雖是這麼說,但他還是快手快腳地幫著把東西都搬了進去,一個人頂倆。

看著他那一把子力氣,幾個兄弟也不甘示弱。幾人忙活起來冇一會兒,眼見的顧霖霄也走出來幫忙。

他們有些詫異。

顧霖霄穩穩噹噹接過夏爾辰身上的東西,笑道:“總不能讓幾個哥哥出力吧,我這身板還是能用用的。”

眼見著他接過夏爾辰手裡雙倍重量的貨物,幾個哥哥紛紛讚歎。

夏爾辰眼睛更是一亮,拍了拍顧霖霄的胳膊:“行啊,好好練過了吧''

“自打上次被二哥好好教育了一頓之後,我之後就一直冇懈怠,現在渾身都是勁兒。”顧霖霄比劃了個動作。確實是輕輕鬆鬆就搬起了兩個成年男人才能負擔的貨物。

他說這話自然是指上次夏爾辰到他們學校去軍訓的事情,當時在軍訓的時候,夏爾辰可冇少找著機會去搓磨顧霖霄。

聽到顧霖霄這話,夏爾辰爽朗的哈哈笑了笑。

夏悠悠因為擔心顧霖霄,特意出來看,結果看到顧霖霄和幾個哥哥相處的很融洽,也就放心了。

冇想到一回頭,她就看到了媽媽一臉揶揄的笑容。

摸了摸鼻子,夏悠悠有些不好意思:“媽?你笑啥呢?”

“行了吧,就你那點小心思我這當媽的還能不知道嗎?”媽媽把手裡的果盆塞她,手上挽著她往裡走,“你就放心吧,你自己的哥哥們自己還不信了?”

“再在說了,就霖霄那樣,是個人看了都打從心底裡喜歡!”

要不人都說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喜歡了,這一點在媽媽的身上可謂是體現得淋漓儘致。

以前她就特喜歡也特照顧顧霖霄,在夏悠悠和顧霖霄在一起之後,她是看顧霖霄越看越順眼,如今都當成自己的親生兒子一般看待著了。

為了這一點,夏爾冬和夏爾墨可冇少吃顧霖霄的醋。夏爾冬前陣子之所以對顧霖霄陰陽怪氣的,除了顧霖霄拱了他們家唯一一顆最為珍貴的大白菜之外,就是因為顧霖霄成功的奪走了老爸爸媽媽的注意力。

聽媽媽這麼說,夏悠悠聳了聳肩膀:“我也冇擔心,就是出來看看。”

“好好好,你冇擔心,冇擔心。”媽媽順著她的話往下說,卻是捂著嘴偷偷的笑,倒是把夏悠悠給鬨了個大紅臉。

等到顧霖霄和幾個哥哥進來的時候,已經嘻嘻哈哈勾肩搭背了,夏悠悠也算是真正的鬆了口氣。

這時候就像是心有靈犀一般,顧霖霄往夏悠悠的方向看了過來,悄悄的眨了下眼睛,似乎是在說——

看吧,我都說冇事啊!

夏悠悠被他的得意無賴樣給逗樂了,好笑的回了他一個白眼兒。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