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葉子母女倆已經離開,夏爾辰正站在客廳裡喝水。

聽到腳步聲,抬頭見了夏悠悠,他笑著招了招手:“過來,媽剛剛泡了幾杯奶,還讓我給你們送上去了。”

夏爾辰給她把奶遞了過去,牛奶溫度正好,是剛剛入口的熱度。

夏悠悠小小喝著,笑著問:“怎麼樣?這個驚喜夠大吧!”

夏爾辰搖搖頭,在她額頭上輕點了下:“你個丫頭,竟然還開始取笑二哥了!”

“這哪裡是取笑,”夏悠悠撇撇嘴,“我看剛剛你跟人家聊的還挺好,一直笑眯眯的呢。”

她可是很少看到夏爾辰這麼和顏悅色的模樣,因此才揣測著他應該是挺喜歡小葉子的纔對。

誰知夏爾辰卻搖搖頭,並冇有要多說的意思,此時臉上神色淡淡的和剛剛興致盎然的模樣截然不同,就跟兩個人似的。

“哥?”夏悠悠疑惑了,微微偏了偏頭很是不解。

夏爾辰放下水杯:“怎麼?”

夏悠悠皺了皺眉頭,追問:“你對葉子姐感覺怎麼樣?”

“嗯……還可以吧。”夏爾辰想了想,實話實說,“一個性子相當好的姑娘,也能聊得上話。”

原本看夏爾辰跟小葉子相處的情況,夏悠悠還還以為夏爾辰很喜歡小葉子,現在看來,似乎是自己想岔了。

夏悠悠撓了撓腦袋:“那你還想繼續下去嗎?”

夏爾辰想了想,點了點頭:“感情都是處出來的,我這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能跟我聊得上話已經是相當難得了。”

說著,他聳了聳肩膀。

夏悠悠忍不住想笑:“什麼跟你聊不下去?明明是你接觸的女孩子實在是太少了。”

平日裡夏爾辰就是在訓練,周邊都是五大三粗的糙漢子,他能接觸的女生實在是有限。

“也冇那時間去整這事。”夏爾辰皺了皺眉頭,雙手一攤,“現在這個挺不錯的,可以繼續接觸接觸。”

“難得哦。”夏悠悠樂了,“我看你也不是一見鐘情的樣子,怎麼還願意繼續,你平時不都想這種事而麻煩的嗎?”

想到當初夏爾辰一聽這種話題就覺得無趣,轉身就走,寧願去多訓練也不想浪費這時間,現在竟然改變想法了。

夏爾辰看了眼二樓的方向,搖搖頭:“我是不介意,但是爸媽很喜歡她。”

夏悠悠一愣,總算是找到了重點,原來夏爾辰這一次改變了些許態度,是因為爸媽的原因。

想了想,小葉子母女兩到家後爸媽的表現,夏悠悠不可否認,爸媽看起來似乎是很滿意。

“但也要你喜歡才行啊。”夏悠悠不理解,在她看來,冇有必要因為爸媽的喜歡就強迫自己去接受一個自己並不喜歡的女孩子。

夏爾辰好笑:“喜歡是什麼那玩意兒我還冇經曆過,而且你看我的性子我會喜歡上誰嗎?隻要能相處能處得下來就行。”

他在家的時間實在是不多,就算是娶了個媳婦回來,說實話,跟他處不處得來還真不是太重要的,能跟爸媽處得來纔是正經事兒。

就算是對方願意跟他去部隊,就他們部隊那環境,日子還能過不過得下去都說不定。

很少有女孩子能夠在那裡生活的。

所以夏爾辰對於婚姻本就不抱什麼期待,現如今有個爸媽那麼喜歡的,而且現實又能跟他合得來,他已經覺得是相當的難得了。

“剛剛我跟她都把這些話明說了,她也表示想法跟我差不多。”

夏爾辰淡淡道:“她也不是什麼追求感情愛情的女孩子,她說她就喜歡當兵的,平日裡也不想要跟老公老呆一起,就喜歡自己一個人做自己的事情,她喜歡讀書,還想著出國讀書。”

聽小葉子的口吻,還嫌棄黏黏糊糊的影響自己讀書。

這麼看來,兩人這情況還真挺合適的。

夏悠悠想了想,也冇有再說什麼了。

夏爾辰在這方麵很理智,小葉子那邊看起來也是這樣,那她確實是有些感性了。

就他們一家子來到這個世界上,思想上的差彆就很大,更彆說在原來的世界夏爾辰都找不到能處的女孩子,更彆說這個世界了。

綜合來看,確實小葉子已經是相當不錯。如果錯過了這一個,搞不好他夏爾辰真就要孤獨終老了。

就在這時,樓梯口傳來腳步聲。

夏悠悠和夏爾辰聞聲抬頭看過去,看到夏爾冬和夏爾墨正往下走。

夏爾墨誇張的伸了個懶腰,歎了口氣道:“總算是能下來了,人都走了吧?”

說著他聳了聳肩膀,一臉的無奈:“你們是不知道,剛剛老爸老媽看的可嚴了,愣是不準我們往下走,說是怕打攪了二哥跟人交流感情。”

夏爾冬也在旁邊,一臉無語的模樣。

四人麵麵相覷,然後同時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夏悠悠搖搖頭,感慨道:“爸媽這真的是被你們逼急了。”

“你這種飽漢不知餓漢子的饑!”夏爾冬看了眼夏悠悠,哼了一聲,“跟你那小男朋友小日子過得挺滋潤啊,爸媽再怎麼催也催不到你們的頭上去。”

夏悠悠眨巴了兩下眼睛,得意的挑了挑眉頭:“你們要是羨慕你們倒是也去找啊!現在二哥的都要有著落了,可就缺你們了哈,看來爸媽的重點很快就落到你們身上去了。”

“我的天!不是吧!”夏爾墨哀嚎一聲,直接趴在了沙發上,痛不欲生,“可彆呀,上輩子催還不夠,都換了個世界了還接著催,這催婚還催的還催上癮了?”

他這話剛剛哀嚎完,然後就傳來了聲音。

爸媽冷笑著走了出來。

夏爾墨一下就僵住了,喃喃自語:“不是吧,這還能隔牆有耳?”

“我們是催上癮了嗎?你們倒是給我們個機會不讓我們催呀!”爸媽冷笑連連。

媽媽上前就掐住了夏爾墨的耳朵:“我讓你找女朋友你不找,一天天就會往外跑,你跑的那麼勤快怎麼就一個人都帶不回來?下次我再見你一個人回來,這門你就不要給我進了!”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