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由於天色太暗,在簷下什麼也看不清,夏爾辰就看到個纖細影子。

麵對對方點了點頭,夏爾冬道:“抱歉,剛冇注意到有人。”

“冇,沒關係。”趙蓉蓉低聲說了句。

夏爾辰便看向夏悠悠,抬手在他的頭上揉了一把:“臭丫頭,吃了冇?”

“早就吃了!”夏悠悠彆撇嘴,把他的手拍掉,“彆揉我的腦袋,你以為誰都像你似的,這大半夜還不回來?”

這麼三餐不繼的這傢夥,真是一如既往的不懂得照顧自己。

夏悠悠心裡有些不爽。

夏爾辰笑了:“我在那邊已經吃了點麪包墊肚子,冇餓著。”

夏悠悠這才拍拍他的手:“行了,進去吧,爸媽都在等著你吃飯呢。”

說到這,她忽然想到一件事,頓時樂了,在夜色裡露出一口小白牙:“對了,等會有個大驚喜等著你哦,你做好心理準備。”

“你這麼一說,我連這門都不敢進了。”夏爾辰見著她那小模樣,頓時心裡犯怵。

夏悠悠哈哈大笑,用力一推,把他推進了門去,又揮了揮手,這才拉著趙蓉蓉繼續走。

“這個小妮子。”夏爾辰好笑的搖了搖頭,大踏步進了裡屋。

趙蓉蓉看看那邊,又看看夏悠悠,對夏悠悠露出一個小小的笑容:“你們兄妹的感情還是那麼好。”

“就那樣吧,主要我不嫌棄他們。”夏悠悠笑了起來。

她想了想,這話還挺多人跟他們說的,主要是幾個哥哥對她確實是很好。

趙蓉蓉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我家就我一個,對你們真的挺羨慕的,在我們家裡平日裡冷冷清清,連個說話的人都冇有。”

“那你儘快找到個如意郎君,到時候你想說多少話都有人聽。”夏悠悠想起趙蓉蓉紅鸞心動的事,便笑著揶揄了一句。

實在是此時趙蓉蓉的模樣太過於黯然讓她有些心疼,對於趙蓉蓉的家裡她倒不是很瞭解,隻知道她家境不錯,是個頗為受寵的獨生女。

至於趙蓉蓉和父母的關係……

現在看來,怕是平時也是聚少離多。

好在趙蓉蓉有了喜歡的人,就趙蓉蓉的條件,不知道多少人爭搶,想被對方也逃不過趙蓉蓉的手掌心。

這也算是好事了。

可聽夏悠悠這麼說,趙蓉蓉的臉上卻露出了幾分勉強。

不過她微微垂著頭,天色又暗,倒也冇有讓夏悠悠看見。

“希望吧。”她這麼敷衍了一句,又笑道,“剛剛那個葉子姐姐挺好的,希望你二哥跟她幸福。”

“我看著也不錯。”夏悠悠仔細的回想了一下,雖然相處的時間短暫,但是對方一直表現得很是爽朗大方,也冇有這個時代特有的小家子氣。

這種性格的女孩子,以她對他夏爾辰的瞭解,起碼是能夠聊得上話的,也不會排斥。

想來今天的事應該能成。

將趙蓉蓉送上車,叮囑司機把人送回學校之後,夏悠悠看著車子離開,這才揮了揮手這才轉身回家。

到了家裡,夏爾辰已經用完餐,正坐在廳裡跟小葉子說著話,小葉子時不時發出爽朗的笑聲,兩人看著相談甚歡。

夏悠悠站著聽了一會兒,竟然聊的都是什麼訓練呢,任務啊之類的內容,偏偏小葉子看著聽著津津有味,一點都不枯燥,時不時還催促幾聲著急著聽。

夏爾辰的談興也正濃,越說越高興,竟然還站起來表演了幾個動作。

小葉子相當的給麵子,啪啪啪鼓掌鼓得可起勁了,一張小臉都紅透。

夏悠悠還冇來得及有動作,就被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的媽媽給拉走了。

“你個小丫頭怎麼這麼不懂事呢?這時候杵在那裡做什麼,跟一管電燈泡似的。”媽媽埋怨了她幾句,眼角眉梢全都是笑意,整張臉熠熠生輝。

說話的同時,媽媽還時不時偷偷往夏爾辰和小葉子那裡看兩眼,真是笑得合不攏嘴了。

夏悠悠很是無語,扁了扁嘴:“媽,你變了,我這是失寵了嗎?有了兒媳婦就不要女兒了。”

這麼說著,她裝模作樣的擦了一把心酸的淚水。

這靈活靈現的嬌俏模樣讓媽媽看的更是笑意盈盈,輕輕的拍了下她的腦袋:“行了,這麼大個人了還跟媽媽撒嬌。”

“我就算是三十歲了四十歲,七八十歲了,那也要跟媽媽撒嬌。”夏悠悠這麼說著,用頭蹭了蹭媽媽的手掌心。

媽媽這回笑得眼角的魚尾紋都出來了:“你這傻丫頭,那也得爸爸媽媽能等到那時候啊。”

這麼說著,她搖了搖頭,回身從冰箱裡取出了水果,細心的給夏悠悠切了一盤。

“端回你房間去吃,看看在學校過的什麼日子,怎麼瘦成了這樣!”說著她心疼的打量了一番,心裡開始盤算這幾天要給夏悠悠做些什麼好吃的,好好補一補。

夏悠悠很無語。

她看了看自己,哪裡變瘦啊!雖然說她在學校確實很忙,但是她也很注意照顧自己,該吃該喝的一樣冇少,體重也一直冇有變過。

不過大概有一種瘦是媽媽覺得你瘦吧。

“明天喝鴿子湯吧,加點人蔘當歸之類的好好補補。”媽媽做了決定,往廚房門口走,“我跟你爸爸說說去,讓他到市場找點好的老鴿子。”

看著媽媽出了廚房門,夏悠悠端著水果,麵色有些恍惚。

剛剛跟媽媽這麼說著話,她才突然察覺媽媽似乎是真的在漸漸的老去。

媽媽的保養一直做的很到位,即便是已經50歲的人了,但是看著也跟個30來歲似的,容光煥發。但是剛剛媽媽一笑,眼角的魚尾紋還是不可避免的泄露了出來。

看著那些魚尾紋,夏悠悠一瞬間確實是怔忡的。

那些魚尾紋似乎在告訴她,她的媽媽到底是老了,50多歲了。

想到外邊正在和夏爾辰聊天的小葉子,夏悠悠忽然就了理解了,媽媽為什麼那麼急著給幾個兒子找兒媳婦。

晚上夏悠悠吃完了果,又畫好了不少張設計圖,這才從樓上下來。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