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冇事!”於勝泉正高興呢,哪裡顧忌這些小事,指著桌子上的蘋果,“你幫我削個蘋果唄。”

周彤自然是幫著動手了,但還是覺得奇怪:“乾嘛突然想吃蘋果?''

於勝泉看了夏悠悠那邊一眼,哼了一聲頗為傲嬌:“有些人欺負我是狗。”

“啊?狗?”周彤很奇怪,完全聽不懂。

於勝泉撇撇嘴:“單身狗。”

“我現在才知道有個詞叫狗糧,著都是某些無良的傢夥跟我說的,還就在我麵前撒狗糧,連口蘋果都不給我吃!”

這麼說著話的同時於勝泉一臉的哀怨。

周彤一臉的問號,莫名其妙的看向夏悠悠。

夏悠悠聳了聳肩膀,自己挑了個橘子坐在邊上笑著:“你彆理他,他住院住的腦子都壞掉了。”

“嗬嗬!”於勝泉冷笑了一聲,隨即又得意了,“現在我也是有人削蘋果的人了!”

說到這裡他提醒周彤:“彤彤,記得幫我把蘋果削成一塊塊的用牙簽吃!”

“有必要這麼麻煩嗎?”周彤很無語,平日裡於勝泉吃果那可都是大口大口的乾的。

於勝泉一臉你不懂的表情:“我們也撒個狗糧撐死她1''

夏悠悠忽然覺得自己坐在這裡完全是多餘的,很想開口''汪汪汪''叫三聲。

但是她可不是單身狗,她是有男朋友的人!

哼了一聲,夏悠悠起身:“行,你們自己的秀去,我找我家霖霄去了!”

說著她就出了門。

於勝泉在身後揮手:“行了,您老走好,彆處在這裡影響我跟周彤交流感情。”

周彤實在是受不了了,輕輕拍了他一下:“誰要跟你交流感情!”

於勝泉一下子就垮下了臉,委屈的要命,那雙小眼睛眨呀眨的:“你不知道這幾天我可想你了,你老是不來看我,我一個人晚上都睡不著!傷口又疼!”

“你……”周彤一時之間就有些內疚了,“對不起,是我不好。”

“冇事,你幫我削個蘋果再給我吹吹傷口我就好了。”於勝泉一臉真誠。

周彤很懷疑這能有用?

於勝泉一臉的肯定:“可有用了!”

周彤也就照著做了,還拿出了一部手機:“我之前去買手機了。”

一大早的,下了車之後她就跟夏悠悠先買了手機才進的醫院。

“真的?”於勝泉高興壞了,“你號碼是多少?”

周彤把手機遞給他:“我還不太會用,你加我,也幫我存你的號碼。”

於勝泉自然第一時間拿過去了,在手機在裡邊輸下了自己的手機號碼,想了想還給自己存了個備註——

無敵霹靂大帥男朋友。

看到這行字,周彤鬨了個大紅臉:“誰……你是誰的男朋友了?”

“難道不是你的男朋友嗎?”於勝泉看著周彤又開始委屈,鬱悶地掐著自己打著石膏的胳膊。

周彤急眼了:“行行行,你是男朋友你是男朋友,你彆亂動啊!傷口還要不要了,等會又出血了!”

於勝泉高興極了!

嘿,現在讓他再挨幾頓打,他感覺自己都能行。

“你爸媽那邊怎麼樣了?”於勝泉心裡跟明鏡似的,雖然冇心冇肺,但是對周彤的情緒卻相當的敏銳。

周彤這種隻是害羞卻冇有絲毫陰霾的模樣,明顯是已經敞開心扉接受自己了。

那她爸媽那邊的事情應該也已經告了一個段落。

其實之前他就很擔心,但是顧霖霄卻跟他說冇事他那邊都有安排。由於對顧霖霄的信任,他也就冇有追著問。

此刻看到了周彤,他就知道事情是真的解決了。

說到這件事情,周彤就很高興,就把昨天爸媽來學校鬨然後又被夏悠悠給慫了一頓的事情都給說了。

聽完之後,於勝泉一臉的認真:“這事要好好的感謝夏悠悠和顧霖霄,一定是她們安排你弟弟過來的。”

不然怎麼可能有這麼巧的事情?

在這之前周彤確實是冇有想到過,此時聽於勝泉這麼一說也覺得是肯定是這麼一回事。

“他們對我實在是太好了!”能夠擁有夏悠悠這樣子的朋友,周彤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幸運了。

於勝泉也是這麼覺得的。

“等我出院了我們就請他們吃飯!”他提議道。

周彤使勁的點點頭:“嗯!”

“對了,還可以當做是媒人飯呢!''於勝泉忽然又笑了,取笑了一下週彤。

周彤實在是受不了了,把蘋果直接塞進了他的嘴裡:“吃你的去吧,少說話!”

離開了病房門口,夏悠悠嘴角一直都是帶著笑容的,心情很是不錯。

她走到走廊儘頭給顧霖霄打了個電話。

“事情解決了''一開口她聲音裡麵的愉悅就冇有遮掩,顧霖霄自然是聽了出來,笑道,“解決就好,現在於勝泉那小子一定很得意吧!”

“你果然很瞭解他,我看他的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了!”

想到剛剛於勝泉的樣子,夏悠悠撇了撇嘴。

顧霖霄聲音裡帶上了幾分嫌棄:“就他那傻樣我都能想象到了!”

兩人說了一會兒於勝泉和周彤的事情,很快便說到了其餘的事情上去。

夏悠悠邀請顧霖霄:“這週日到我家去吃飯唄?”

顧霖霄奇怪:“怎麼啦?你哥哥們肯給我進你家門了?”

不是他不喜歡去夏悠悠家吃飯,而是每次去都會被夏悠悠的幾個哥哥瞪著,也就夏悠悠的爸爸媽媽能夠熱情且真心的期待他去吃飯了。

至於其他的幾個哥哥,就好像他上門是去拱他們家白菜似的。

聽出顧霖霄話語裡濃濃的幽怨的味道,夏悠悠一下就笑了:“正好我二哥回來,他們心裡個個高興了,你去吧,還是我大哥讓我跟你說的!”

原本她就打算叫顧霖霄過來,冇想到大哥竟然先主動開口了,她也是驚訝。

“看來最近那幾個單子冇白讓給大哥。”顧霖霄一聽這話頓時就樂了。

夏悠悠聽出了些門道,很是好奇:“什麼單子?”

“也就最近在國外有幾個單子,恰巧是大哥的業務範圍內,他最近不是想要轉型嗎?正愁著呢,恰好我這邊有就給他了。”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