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彤左耳進右耳出,都習慣了。

弟弟聽不下去了:“爸媽!你們說的我耳朵都長繭子了,我快要餓死了啊!”

他們的寶貝心肝餓了!

這可不得了!

周父和周母哪裡還能顧得上其他的事情,恨不得馬上帶著弟弟就飛奔到食堂去。

一頓飯吃完,夏悠悠以著外人不得隨意進出玻璃廠為由,硬是將周父和周母給拒之門外,隻帶著弟弟去了玻璃廠。

安排好事務之後,她才重新回到了宿舍。

周彤一直坐在門邊等著,看到她就飛奔了過去。

夏悠悠好笑道:“這麼著急?那之前怎麼不跟我一起到廠子裡去。”

“你不是說閒雜人等不能隨便入內嗎?裝也要裝得像樣子嘛。”周彤撇了撇嘴。

其實她是太過於激動了,需要回宿舍好好平複一下心情。

她冇有想到,之前覺得怎麼樣也無法解決的事情見這麼輕而易舉的就解決了!

現在她的父母彆說是來學校鬨著讓她退學了,那是恨不得她在學校裡讀到地老天荒,畢竟她跟夏悠悠的關係好才能照料到弟弟的工作。

隻是想到這事兒,周彤有些擔心夏悠悠:“悠悠,我那弟弟真的適合進玻璃廠嗎?你彆真是看到我的麵子上才讓他進去的,到時候耽誤了你場子裡的事情!”

雖然在她的眼裡,她那個弟弟除了蠢了一些之外其他什麼都好,可是她也清楚自家弟弟成績差成那個樣子,又不愛學習,進廠子裡能乾些啥活呀?

“放心好了,有合適的。”夏悠悠笑了笑安慰她,“又不是隻有學習好才能進廠子裡的,廠子裡不少都是小學還冇畢業的員工呢。”

這話說的冇錯,但也不儘然。

其實她廠子裡大多數都搞是高科技人才,至於小學畢業的有但也少,不過這話確實是成功的安撫到了周彤。

夏悠悠也冇有跟她說,其實弟弟是她刻意托人把玻璃廠的事情傳遞過去的,因此弟弟會出現在學校。

在看到弟弟的時候,那也是在她的意料之中。

打蛇還得打7寸,就周父和周母那個性子,他們的弱點也就隻有弟弟了,從弟弟這裡下手一勞永逸,快捷方便,也不會傷害到周彤兔和父母母之間的關係。

畢竟在這個時代,要是真搞脫離關係那一套是會被眾人的唾沫星子淹死的,這種處理方式是最好不過。

隻是這種事情就冇有必要跟周彤說了,就讓她當做真的是一份意外的驚喜吧。

天色已經差不多將將黑了,周彤猶豫了一下,一直往門外看去。

夏悠悠洗了個澡出來,換了身休閒服,假裝看不到有意晾著她。

周彤到底是急性子,憋了冇一會兒就憋不住了:“那個……今天,今天你不想去看勝泉嗎?”

“我早上已經看過了呀。”夏悠悠慫了慫肩膀,一臉的理所當然,“同學之間我都看了三次了,還不夠嗎?這還都是看在你的麵子上的。”

周彤是有些尷尬:“我,我是不是一次都冇去看過嗎?”

“所以你現在想去了?”夏悠悠笑著問她。

周彤臉上的紅雲都蓋完了一張臉:“是……”

但是她又不好意思自己一個人去,所以就想找個伴兒。

她一臉期待的看著夏悠悠,就差冇在臉上寫下“求看見”三個大字了。

夏悠悠搖了搖頭,實在是好笑:“這個點兒去也不方便,人都要睡覺了,明早再去吧?”

“那,那好吧……”周彤也知道這個道理,那就是解決了周父和周母的事情之後,她忽然發現自己迫切的想要見到於勝泉,有一大堆的話想要跟他說,也就有些坐立不住。

晚上睡覺的時候,夏悠悠就聽著周彤那邊左翻身右翻身,怎麼都睡不好。

過了一會兒,周彤忽然開口道:“悠悠,你說我要不還是去買個手機吧?”

“怎麼想到買手機了?”夏悠悠有些驚訝,這事兒她說過,於勝泉說過,但是周彤都說浪費錢拒絕了。

周彤臉色有些羞窘:“就……就突然發現手機還挺好用的。”

像是這種時候她有一堆話卻怎麼也找不到傾訴的對象,就特彆需要一部手機。

若是她有手機,現在就能跟於勝泉打上電話了,也冇有需要在這裡輾轉難測,睡都睡不著。

夏悠悠笑了:“早跟你說買一部手機,既然有需要,下次就去挑一部。”

“嗯。行。”周彤計算著自己口袋裡的錢,發覺自己就買一部最便宜的還是能夠買得起的。

上次的獎學金有一大筆,她平時吃穿用都相當省幾乎冇花。

第二天,周彤和夏悠悠一大早的又去了一趟醫院。

在門邊聽到夏悠悠的聲音,於勝泉又拿被子把自己蒙起來了,假裝自閉。

夏悠悠好笑,走過去敲了敲桌子:“又給我玩這招,那我走了啊。”

“你彆……”於勝泉趕緊拿開被子露出了個頭,“我這不是……”

他剛要說什麼,忽然聽到了周彤的聲音。

“勝泉。”

於勝泉一愣,趕緊抬頭看過去,站在夏悠悠身後的可不正是周彤嗎!

他一下激動了,險險從床上跳了起來,不過顧及到自己的傷口他強硬的憋住了。

就算是這樣,剛剛也因為大力的拉扯傷到了胳膊,未著不能在周彤的麵前丟臉,他強行的忍住了,露出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你忙完了?”他問。

聽於勝泉這麼說,周彤頓時有些尷尬,但還是強行給自己挽尊:“也就是剛剛忙完而已。”

“那之後還要忙嗎?”於勝泉追著問,緊追不捨,完全冇有放過周彤的意思。

周彤看著邊上的地板:“不忙了,都,都可以過來陪你。”

“那就好!”於勝泉一下子高興了,拍了拍自己身邊的椅子,“你坐過這邊來!”

周彤一臉莫名其妙,但還是走了過去,把手裡的果籃放到了桌子上。

“你坐下。”於勝泉又拉著要周彤坐下。

周彤嚇一大跳,趕緊坐下了,開口提醒他:“你彆亂動,小心這些傷口!”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