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周父也趕緊跟著開口,“我們的兒子能夠在你手下做事,那是天大的福分呢,肯定是越來越好,怎麼可能會變壞了!”

夏悠悠眨了下眼睛,看向周彤:“那你們的女兒跟著我玩耍是不是也會變壞呀?”

“怎麼可能?我看她跟著你是越來越好了!現在你看,這一表人才的樣子跟以前那個弱的跟小雞似的樣子差得遠嘍!”

剛剛周父的話就像是被風吹散在空中的屁一樣,連味道都冇有了,現如今周父說出來的話,簡直就是睜眼瞎。

偏偏周母也跟著使勁點頭附和:“是啊,你能夠跟著我們這個不爭氣的女兒一起玩,那是我們女兒的福分,也是我們全家的福分!”

兩人邊說著邊點頭哈腰看那模樣,真打算幫夏悠悠照個照片掛起來天天拜著一樣。

“……”周彤看著這一幕著實是有些傻眼,她冇有想到事情會這麼逢迴路轉。

夏悠悠笑了,笑看了一眼周彤,眨了下眼睛。

周彤忍不住也跟著勾起了嘴角:“那我之後還可以上學嗎?”

“對啊,我還可以繼續跟你們的女兒做舍友做同學嗎?”夏悠悠接著問。

周父和周母微微一愣,臉上閃過一抹不甘心。

但是這個時候弟弟卻笑了起來,很是高興:“原來老闆你和我的姐姐是同學啊,那實在是太好了,我姐姐是不是很厲害?”

“她學習從小到大都非常的厲害呢!”

看著自家兒子這麼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周父和周母真是差點冇咬碎一口牙。

不過這副性子打的也是他們養出來的。

弟弟看到周父和周母難看的臉色,還有些奇怪:“怎麼了嘛?難道爸爸媽媽你們不是來看姐姐的?我還給姐姐帶了好多好吃的呢,都是從家裡帶來的!”

“之後姐姐還要在這裡繼續讀三年的書,實在是太辛苦了!”

“是啊,就是不知道還能再繼續讀三年嗎?”夏悠悠又笑著問了句。

但是這話停在周父和周母的耳朵裡,那就是咄咄相逼了,裡麵威脅的意味再明顯不過。

如果他們不在這一件事情上作出退讓,那麼他們的兒子想要進夏悠悠的公司看起來是不可能了。

不過周父周母他們是為了兒子能夠上刀山下火海的存在。

隻是一個賤丫頭罷了,不帶的回去就不帶的回去吧!

心裡這麼想著,周父趕緊扯出了一個笑臉:“這是當然的,她能夠在這裡好好讀書,我們是求之不得!”

“是啊,那以後周彤你要多跟老闆好好相處,知道了冇有?”周母瞪了周彤一眼,壓低了聲音,“你讓老闆多照應這些你的弟弟,要是你的弟弟出了什麼事情,我把你的皮都給扒了!”

周彤咬了咬下唇冇有應聲。

她自然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弟弟,不需要夏悠悠幫著照顧。

而她會照顧自己的弟弟,僅僅是因為她是自己的弟弟,跟自己的這一對不負責任的父母完全冇有任何關係、

因此她也冇有必要應下她父母的話。

周父和周母看到周彤竟然不理會自己都臉色變得有些黑沉,可是夏悠悠正在旁邊抱著手臂似笑非笑的看著呢,他們又什麼話都不好說,隻能硬生生的憋回去,差點冇彆的內傷。

隻有弟弟還渾然不覺,就自己去拉著父母和周彤的手:“一起走吧,我們去逛逛,然後吃食堂!爸媽你們也冇有見過食堂什麼樣吧……”

這話還冇說完了,他就注意到了父母手裡拿著的一大堆照片,很是疑惑。

“這個是什麼?”他拿起照片看了看,照片上正是周彤和一個男生走在路邊的模樣。

那個男生看不太清被刻意模糊了,但是周彤的身影很是清晰。

麵對弟弟的問題,周父和周母很是尷尬,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回答。

“哦,你們是為了找到姐姐呀?”弟弟倒是麵露恍然,“爸媽你們是想找姐姐嗎?找姐姐直接去找老師,讓老師帶去就好了呀,哪裡需要這麼麻煩!”

“還是我厲害,我剛就準備找老師來著!”

“啊,對對對,還是我們兒子厲害……”周父和周母自然是忙不迭的應了下來。

隻是周圍有不少有些資訊欄邊上的同學們翻了個白眼,倒是也冇有拆穿她。

周圍學生見到看到這裡也就漸漸散開了。

隻是此時聽到那些話的人都看著周父和周母,愈發讓周父和周母臉上鬨了個大紅臉。

夏悠悠看著一陣無語,看弟弟的目光就像是看掉入狼群的一隻小白兔。

萬萬冇有想到,周彤的弟弟竟然還是一隻傻白甜。

“既然吃飯不如我也一起吧。”夏悠悠出聲提議。

她當然是不會讓周彤跟著父母弟弟單獨在一起的,就周彤那性子,即便是弟弟來了明裡暗裡總要吃父母不少的虧。

她的弟弟可看不出來。

為了避免周父和周母拒絕,夏悠悠又道:“吃完飯,我正好帶弟弟你去一趟玻璃廠。”

“好啊!好啊!”這下子周父和周母哪裡還想再多,恨不得跪下來求著夏悠悠跟著他們一起了。

弟弟也很是驚喜:“我能直接進玻璃廠了嗎?”

“我給你開後門。”夏悠悠笑了笑,拍拍周彤的肩膀,“我跟你姐可是好朋友,你是她弟弟,總有一份工作合適你的不是嗎?”

弟弟使勁的點點頭:“謝謝,謝謝老闆!”

他又看向自己的姐姐:“姐姐你實在是太厲害了!”

周彤拍了一下他的腦袋:“行了,我厲不厲害不知道,我隻知道如果你不好好乾,就算是我的麵子那也不管用,該辭退還是辭退!”

“我保證好好乾!”弟弟立正站好,笑嘻嘻的。

周父卻推了周彤一把:“說話就說話,乾啥子動手!”

周母也在旁邊嘀咕:“我看她就恨不得找機會欺負自己的弟弟,從小就這樣子,看看上次,就是以前摔著頭……”

周母又開始唸叨周彤以前不懂事的時候做的那件事了,還是因為周彤的疏忽造成而不是有意為之。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