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在東邊緩緩升起時,靠山村的村民早已開始下田乾活。

往與往日不同的是今天少了幾個知青。

有人發現了也不敢說什麼,平日裡這些知青就愛偷懶。

然而,靠山村地界的一處山上。

幾個身影在叢林間鬼鬼祟祟地前進著,壓低著聲音似是在說什麼。

“你確定是在這裡嗎?”

“我昨天確實看見他上這座山了。”

“那行吧。”

這幾人正是偷偷溜出來的幾個知青。

周夢那天得到蘇茉的授意,故意透露給其他知青山上可以打野食的事情。

除了拿來吃,還可以賣錢。

好幾個蠢蠢欲動,幾人商量後就湊在一起行動。

這些知青不乏家庭經濟不錯的,但來到這窮鄉僻壤的地方,錢的用途就冇那麼明顯了。

天天饅頭包子!

正好搞點野食打打牙祭也好。

“要是有野山羊就好了,以前我爸在邊疆出差帶回來了烤全羊,可好吃了。”

說話的人是這裡最有錢的男知青,名字叫洪廣濤,家裡可是當官的。

他一描述,其餘的人都餓的不行,加快尋找的腳步。

周夢環顧這野草叢生的樹林,眼睛一定,語氣激動起來,“誒,你們看!”

隻見一隻深灰色毛茸茸的野兔在不遠處覓食,擁有著一雙紅色的眼睛,十分惹眼。

肉來了!

洪廣濤也貪婪地舔了一下嘴唇,“這和剛纔的野蘑菇放在一起燉了,足夠我們吃頓飽的。”

“噓!”

眾人早已饑腸轆轆,趕緊打了一個手勢,生怕驚動那隻野兔子。

他們放慢腳步,靜悄悄地拉近和野兔子的距離。

十米,五米,三米……

洪廣濤為首正準備撲上去,腳底卻是一空!

撲!

“啊!”

原本還在地麵上的幾個知青掉進了獵人挖好的陷阱裡,發出慘叫。

此時,山頭的另一邊。

顧霖霄行走在林間,渾身都繃緊,警惕性提高到極致。

打野食存在很多風險,尤其是很多獵人會設下陷阱。

他有好幾次差點中招。

“咻咻咻……”

寂靜的山林間,響起一些詭異的聲音,像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顧霖霄眼眸一沉,擰緊眉心注意聲音的方向。

那聲音越來越清晰,顯然那動物也在向他接近。

不過,他纔是獵人!

一個呼吸之間,顧霖霄拔出腰間的鈍刀,轉身往前狠狠一捅,直擊那隻野山羊的脖子大動脈。

帶著腥味的血液濺到他那張冰冷的臉龐,妖冶又危險!

顧霖霄憑藉著自己的經驗,眼睛也不眨一眼,斷了野山羊最後一口氣。

“呼。”

他鬆了口氣。

野生動物的世界裡更殘酷,誰強大誰才能活下去,所以野生動物的戰鬥力都非常強。

麵前這隻野山羊的四肢肌肉非常結實,彈跳力極強,剛纔他就是想要生撲他,直接咬斷他的脖子。

但他贏得了這場博弈!

顧霖霄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眼中的寒意漸散。之前他都隻獵到一些野兔子,第一次遇到這麼大的獵物,他已經想好要送哪些給夏家了。

就在顧霖霄正打算拖著野山羊下山時,卻聽到一聲淒厲的慘叫。

他條件反射地進入警戒狀態,旋即眉心緊緊皺著。

有人遇難?

這座山非常大,剛纔的聲音也很遙遠,顧霖霄不確定在哪個方位。

顧霖霄目光落在野山羊身上,轉身下山。

橘紅色的夕陽光芒散落在山間,染紅了整個山頭。

幾個知青被困了大半天,早已餓的不行,已經有些絕望。

這鬼地方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都怪你!都說了很危險,你非要我們上山!”

洪廣濤從小被家裡縱容著,哪裡吃過這樣的苦,一通脾氣就直衝著慫恿者周夢去。

周夢神色一僵,轉而怒火四起,“要不是你非要去捉那隻兔子,我們怎麼會掉入到陷阱裡?”

“你什麼意思!”

“你什麼意思我就什麼意思!”

兩人吵了起來,隱約還有動手的跡象。

另外兩個知青都餓到冇力氣說話了,也懶得勸阻他們。

他們真的要死在這個鬼地方嗎?

洪廣濤吵著吵著竟哭了出來,抱頭唸叨著,“我不能死,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噓!你們聽,是不是有什麼聲音?”

忽然,另外一個知青用手捂住洪廣濤的嘴,轉悠的眼珠裡滿是期待。

希望的曙光忽然出現,一張張蒼白憔悴的臉上都浮現出笑意。

呼喚聲漸近。

“廣濤!”

“周夢!你們在嗎?”

這幾個知青確切聽到自己的名字,激動的雙眼泛起淚光。

周夢拚儘自己最後一絲力氣,歇斯底裡地迴應,“我在這裡!”

其他幾個也跟著叫喊,總算引來拯救的人。

村支書帶著一些村民和其他知青來的,熙熙攘攘一大群人,蘇茉也在裡麵。

大傢夥確認他們安全後都鬆一口氣。

蘇茉心裡暗暗咒罵周夢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不過,這樣也好。

蘇茉站出來率先教訓周夢,“你怎麼來這裡了?荒山野嶺的,要不是有人給村支書傳紙條說你們的位置都找不到你們。”

有人傳紙條?

幾個知青先是一愣,總覺得哪裡不對。

大家的重點卻是落在蘇茉的前半句,所以這幾個知青閒的冇事上山乾嘛?

周夢接收到蘇茉的眼神,心裡打了個顫,“我,我們前兩天看見有人在山上打野食,所以也想……”

“打野食!這可是違規的啊。”

其中一個知青頓時出聲集中要點。

村支書神色一僵,心底飄出一些心虛來。

村民們平日嘴碎八卦,關鍵時候還是團結起來幫忙上山救人,冇想到這些人竟然乾這種事!

簡直白費他們一番好心!

頓時就有村民衝著村支書大聲吆喝,“村支書,這幾人公然違規,必須要懲罰!”

“對啊,這要是不罰,以後大家都上山打野食了。”

村支書聽到他們聲音就覺得頭疼,也知道這件事掀不過去。

這幾個蠢貨確實過分!

組隊上山打野食,可不就是公然挑釁他村支書的威望。

村支書打了個停止的手勢,“現在天色很晚了,等下山再處理他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