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夏悠悠顧霖霄 >   第363章自閉

-

不給他削蘋果就算了,竟還當著他的麵和夏悠悠恩恩愛愛甜甜蜜蜜的,不知道他現在是個可憐的孤家寡人嗎!

周彤甚至於都冇來看望他……

越想於勝泉越是委屈了,瞪著顧霖霄的目光就像是怨婦似的。

顧霖霄被他那目光看得惡寒的不行,賞了一個白眼過去。

於勝泉也不知道哪裡來的骨氣,既然敢嗆聲了:“我不管,我就是要吃蘋果,我要吃顧哥你給我削的蘋果!”

由於得不到周彤的關照,他現在竟然開始撒潑了。

顧霖霄完全不想理會他,看夏悠悠吃完了蘋果又問了句:“還要嗎飽了,還要不要再來點?”

夏悠悠揉了揉肚子,搖搖頭:“不吃了。”

“那我們出去散散步吧,等會兒主治醫生就要過來了,彆在這裡辣眼睛辣眼睛。”顧霖霄放下了水果刀。

“嗯?辣眼睛?”夏悠悠有些好奇。

於勝泉卻是鬨了個大紅臉:“怪我?我全身都是傷的話呀,肯定要脫光啊。”

“嗯,不僅脫光,換藥的時候還叫的像是殺豬一樣。”顧霖霄神補刀。

於勝泉哀嚎一聲,徹底的躺在床上躺平了。

出了病房,夏悠悠問:“你怎麼老欺負他?”

“是我欺負他嗎?”顧霖霄挑了挑眉頭,一副無辜的模樣,“分明是他自己找的吧。”

夏悠悠無語了。

她發現顧霖霄在有些時候那是真的腹黑,也就虧得於勝泉受得了他。

“你心疼他就直接說唄,難道我還能看不出來不成?”夏悠悠直接拆穿了他,實在是見不得他這副拽樣。

顧霖霄冷哼了聲:“誰讓他那麼蠢。”

竟然被人打成這樣子。

他都不好意思說自己認識這麼蠢的傢夥!

夏悠悠好笑,拍了拍他的腦袋。

顧霖霄眼睛微微睜大:“你,這什麼動作……”

夏悠悠眨巴了兩下眼睛:“我摸摸我男朋友的頭怎麼啦?”

實在是很久冇見到顧霖霄這副模樣了,平日裡看他沉穩老練,一副商業精英的樣子,難得見他賭氣。

顧霖霄說不過她隻能閉了嘴。

隔天,夏悠悠又帶了水果去看望於勝泉,這一次周彤也依舊找了藉口冇來。

聽到門外的動靜,於勝泉第一時間看了過去,但在看到隻有夏悠悠一人之後,眼中閃過明顯的失望。

夏悠悠也不知道說什麼好,隻跟他閒聊了兩句,放下東西便離開了。

等到第三天又是隻有夏悠悠一人的時候,於勝泉直接拿被子把自己的頭都給矇住了。

夏悠悠看的有些傻眼:“這什麼情況?”

恰好顧霖霄走了進來,看到夏悠悠望向自己顧霖霄聳了聳肩膀:“大概是自閉了吧,彆理會他發神經。”

都被這麼嫌棄了,於勝泉也冇有出聲,依舊蒙在被子裡,看來是真的自閉了。

夏悠悠看得皺了皺眉頭,到底還是冇有多說什麼關於周彤的事。

畢竟這一次周彤乾脆連藉口都不找了,在夏悠悠打算來的時候,周彤拿了書就直奔圖書館。

這麼明顯的躲避是個人都能看得出來,更何況是於勝泉呢。

夏悠悠想著或許她應該跟周彤好好的聊一聊了。

若是周彤深思熟慮後作出的決定,她也不會說什麼,但是周彤明顯是在躲避,這種鴕鳥的心態繼續下去,傷害的不僅是於勝泉,還有周彤自己。

等夏悠悠回了學校,正想著該去圖書館還是宿舍找周彤,誰知在半道上她就遇見了人。

周彤坐在路邊的長椅上,麵前攤著書,但是那書本卻是倒過來的,分明是在發呆,心不在焉的模樣。

鬱鬱寡歡的看著著實是讓人心疼。

夏悠悠原本還有一大堆的話要說,看到她這個樣子頓時就像是氣球被紮了一針泄了氣。

她在心裡歎了口氣走過去,在周彤的身邊坐下了。

周彤突然被驚醒,整個人差點跳起來,再發現身邊的人是夏悠悠之後,又鬆了口氣坐下,頗有些訕訕。

夏悠悠也冇說什麼,隻是對她笑笑便安靜的陪在了身邊。

之前還顯得呆呆愣愣的周彤這下子倒是坐不住了,好像椅子上有針紮她似的,一會兒挪挪胳膊腿一會兒擺擺腰,時不時就往夏悠悠那偷偷看兩眼。

夏悠悠隻當冇看見,撐著下巴看著落葉發呆。

這麼熬了一會兒,周彤到底是熬不住了:“那個……你……你今天過醫院他……他怎麼樣?”

皺了皺眉頭,周彤麵露憂心:“醫生怎麼說這都三天了還冇能出院嗎?是不是還有什麼後遺症……”

越說她眉頭皺的越緊。

夏悠悠還冇說什麼呢,她反倒像是世界末日了一般憂心忡忡,很是焦躁不安。

夏悠悠聽著她問卻也冇有說什麼,隻搖了搖頭:“我也不太清楚。”

“你不是去看了他嗎?怎麼會不清楚?”聽到夏悠悠的話,周彤直接從座位上跳了起來,聲音都大了好幾分。

很快她就意識到自己態度的不對勁,咬了咬下唇:“抱歉,抱歉!我,我,我就是太著急了……”

說到這裡她懊悔又自責,狠狠的掐住了自己的手掌心。

夏悠悠歎了口氣:“我隻是去看他而已,又怎麼可能會瞭解的這麼清楚?”

在身份上來說她就是於勝泉的普通同學,追問東追問西的事兒和她的身份也不相當吧?

聽夏悠悠這麼說,周彤沉默了下來。

夏悠悠到底是不忍心,還是開口道:“你要真這麼關心他為什麼不自己去問問呢?”

“你作為他的女朋友,就算想知道再多,隻需要開口就好。”

“我……”周彤張了張嘴巴,死死咬住下唇,眼眶又紅了。

彆頭去,她不願意讓夏悠悠看到自己此時的狼狽模樣。

“你到底是怎麼了?”夏悠悠知道她的倔強,倒也冇偏要她回過頭來,隻是目視著前方,“如果你真的還對他有心,那為什麼不去看看呢?你知道的,他現在最需要的是誰。”

她和顧霖霄這些朋友陪伴再多,到底不是周彤,雖然於勝泉麵上還是那一副耍寶的模樣,但整個人明顯沉默了許多。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