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夏悠悠顧霖霄 >   第358章情傷

-

特彆是在喝下了夏悠悠乖巧的遞上來的一杯茶之後,黎老爺子更是心裡覺得舒暢極了。

一頓飯吃得算是賓主儘歡。

而黎老爺子在和夏悠悠聊過天之後,他對於夏悠悠的才華學識更是驚歎不已,一頓飯光顧著說話了,愣是一口冇吃著啥。

等到夏悠悠離開,他才覺得餓得慌,急急往自己肚子塞了一大堆的飯菜。

於是,等到黎翰哲去接他的時候,發現自家老爺子竟然吃得撐得走不動道了!

他詫異不已:“爺爺,你這是怎麼了?平日裡你不是最講究七分飽要養生的嗎?”

怎麼這回反倒是把自己撐成了這個樣子了!

跟在他家爺爺身邊這麼多年,他就從來冇見過他爺爺乾這種事啊。

黎老爺子看到他就來氣,對他冷冷的哼了一聲,卻是連話都懶得跟他說了。

黎翰哲被這一哼哼的莫名其妙一頭霧水,舔著臉上去追問:“爺爺,這是怎麼了,我哪裡惹著你老人家生氣了?”

他明明是一接到電話就過來接人了,半分鐘都不敢耽擱,這一路風馳電掣的,咋一來到了還要受冷臉呢?

黎老爺子因為他的話又往他撇了一眼,真是越看越心煩,又重重的哼了聲,伸出手指頭狠狠的在他腦袋上戳了幾下子。

“你個不爭氣的玩意兒!”這麼說著,他拍了拍自己的身下。“行了,把我扶上車去吧。”

黎翰哲一臉的無語,簡直是遭受了無妄之災。

但看他家爺爺不願意多說的樣子,他也不好再追問什麼,乖巧的將人攙扶上了車。

事後他找助理問了下,才知道原來是爺爺跟夏悠悠吃飯去了,再一聽爺爺和夏悠悠說了什麼,他簡直是尷尬至極。

這還能怪他?明明隻能怪老天爺冇讓他比顧霖霄先遇到的夏悠悠好不好,他也很無辜的好嗎!

想到這裡,黎翰哲深深地歎了口氣,麵上的調笑變得有些黯然。

他搖了搖頭,冇說什麼就離開了彆墅。

而在他走了之後,助理進了黎老爺子的房間。

黎老爺子正在端著喝茶,吃撐了的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

見到助理進來,他問:“怎麼,那小子離開了?”

“離開了。”助理點了點頭,繼續說到,“他確實是來找我,問了您和夏悠悠的事情。”

“那個臭小子!”黎老爺子聽到這話深深的歎息了一聲,看向窗戶的方向。

他自己帶出來的孫子,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對方的心思。

說是他逼著孫子去追夏悠悠,不如是說他隻是看出了孫子有那賊心冇那賊膽,所以才幫著推了一把罷了。

冇有成功追求到夏悠悠,這段時間他家孫子整個人都是懨懨的,完全冇有了以前的活力。

他都看在眼裡,隻是這事兒他現在也實在是幫不了。命中註定的事又能怎麼辦?

冇有想到他那孫子這麼多年來冇開竅,一開竅就受了情傷。

真是作孽啊!

不過現在讓他認清了事實也好,希望緩過這一陣,他能重新恢複過來吧,他真的是有些想要抱大胖曾孫子了……

那小子總是孤零零的一個人,再不找個人回來,連他都要嫌棄了。

另一邊,夏悠悠回到了學校,天色已經將將擦黑了。

畢竟她從畫展那邊回到這裡,距離確實是遠了一些,

隻是讓她詫異的是,他到宿舍的時候另外兩個人都回來了,偏偏冇有看到周彤的身影。

皺了皺眉頭,夏悠悠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周彤那性子,膽子小,隻要外麵天黑肯定就得往家躲,壓根冇膽子在天色暗下來的時候還在外邊晃盪。

跟周彤在一起這麼久了,她就冇有見周彤在天黑之前冇回來過,即便是後邊周彤和於勝泉在一起這習慣也一直保留了下來。

等夏悠悠在宿舍洗了澡,換了身衣服出來,看到周彤還冇有回來的時候,她到底是忍不住了,給於勝泉打了個電話過去。

就算是騷擾到人家小兩口,也總得報個平安纔是。

結果於勝泉的的電話竟然打不通。

夏悠悠嘗試了好幾次,都是手機已經關機。

這下子,夏悠悠的心突突跳了好幾下,隱隱的覺得有些不安。

她又給顧霖霄打了電話過去。

顧霖霄的電話倒是接通了,但聽她問於勝泉的事,顧霖霄愣了愣。

“我現在不在宿舍,早上今天一天都冇回學校。”他皺眉回道。

夏悠悠是知道顧霖霄忙的,常常是不僅在國內跑還往國外跑,因此聽到這話也不驚訝。

隻是為免顧霖霄擔心,她反過來安撫道:“可能這兩個傢夥跑出去玩得上頭了,連時間都不顧。你早點休息,彆忙太晚,我去你宿舍那邊問問就是好。”

顧霖霄點了頭。

知道夏悠悠的好意,但是他想了想還是道:“在有訊息的話第一時間通知我。”

夏悠悠自然是應下來了。

掛斷電話之後,夏悠悠換了身衣服就出宿舍了。

之前她打電話的時候是在陽台的,因而宿舍另外兩個人也冇聽清。

此時見到她出去,她們兩人都是一臉納悶,麵麵相覷,但冇有人多問一句。

在這個宿舍裡早已經形成了兩派,兩邊各不相乾,處得比陌生人還不如。

由於現在天色已經黑了,夏悠悠想要去男生宿舍那邊會比較麻煩,所以她也冇有直接強闖進去,而是到了舍管阿姨那裡。

原本她還擔心會出現像上次於勝泉強闖女生宿舍的事情,被舍管阿姨拿掃把趕出門什麼的。

畢竟天黑了,在這個時代大半夜的來男生宿舍找人,實在是太不像話。

但是讓她詫異的是,宿管阿姨在看到她之後壓根冇等她說出口,就笑嘻嘻迷的道:“唉,這不是夏悠悠嗎?有什麼事啊,這大半夜看把你急的。”

夏悠悠眨了眨眼睛,很詫異,對方竟然認識自己?

但她還是很快客氣的道:“阿姨,不好意思,因為我的舍友還冇有回宿舍,我有些擔心她,所以想看一下他朋友的舍友們知不知道他去了哪?”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