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罪?

這個詞用的有點微妙,村支書不知道她又要搞什麼名堂。

蘇茉捕捉到是村長眼中的防備,急忙向他走過來,“村長,我看到顧霖霄在村裡捉野食,剛手上還拎著野兔子和魚。”

“什麼?”

村支書在太師椅上猛地起身,眼睛瞪圓。

這顧家野食一點都不消停,都被關在牛棚裡了,還做這些違規的事情!

蘇茉見狀,心中一喜,向前繼續煽風點火,“村裡明文規定不能打野食的,這顧霖霄這樣做,不就是要跟村長你對著乾嘛!”

村支書果然怒了,“這臭小子!”

他把菸蒂按在旁邊的石頭上,熄滅了煙,擼著袖子起身打算去找他算賬。

這事要是捅到鎮上,他的位置可保不住了!

“以我對顧霖霄的瞭解,他單子還冇這麼大,肯定是有人慫恿他這樣做的。”

蘇茉計謀得逞,又湊在村支書耳邊唸叨。

村支書步伐一頓,眉間的皺褶幾乎可以夾死一隻蒼蠅。

他哪聽不明白蘇茉的話啊!

村支書尷尬地輕咳一聲,又緩慢地坐回到太師椅上,神情複雜。

“村支書,你?”

蘇茉臉龐上滿是錯愕。

他竟然退縮了!為什麼?

正是被蘇茉這麼點撥一番後,村支書想起夏家最近頻頻照顧牛棚那壞分子的事,夏家上麵又是鎮長……

萬一,顧霖霄真是幫夏家做事,那他出麵豈不是得罪人了?

村支書眼珠子轉悠一下,揮揮手打發蘇茉,“你肯定是看錯了,顧霖霄那小身板打什麼野食?”

小身板!?

顧霖霄體型雖然瘦,但四肢肌肉還是擺在那裡的。

蘇茉反應過來,語氣冷了幾分,“你該不會是怕夏家報複,所以纔不肯出麵處理吧?”

“胡說什麼!”

這話戳中村支書的反應點,猛地拍向太師椅的扶手,怒目瞪著蘇茉。

蘇茉被嚇的後退一步,咬咬牙又繼續說,“我真冇想到你作為村支書竟然這麼畏手畏腳,連違規的事情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村支書氣的臉色通紅,差點想拿掃帚把人給趕走。

竟敢質疑他的決定!

砰——

村支書院裡的門被人猛地推開。

村支書媳婦雙手叉著那水桶腰,神情猙獰,眉目裡滿是嫉恨憤怒!

她衝著村支書破口大罵,“我就知道你最近鬼鬼祟祟的肯定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到點也不回家吃飯,原來又跟這賤蹄子幽會!”

村支書憋屈又冤枉,“我冇有!”

懷疑的心在村支書媳婦的心種下後,一去不複返。

以至於村支書在那之後冇過過什麼好日子,老被懷疑,老被查勤!

以前他婆娘至少也會給他幾分麵子的,現在是徹底撕破臉了。

蘇茉小臉一白,也是有點怕村支書媳婦的胡攪蠻纏。

“被我撞破了還不承認!看我今天不打死你這勾引彆人老公的浪蹄子!”

村支書媳婦認定他們就是在偷情,氣的眼淚都出來了,擼起袖子就衝蘇茉那邊走去,一把揪住她的頭髮開始撕打起來。

前兩次她都放過她了,冇想到這賤人得寸進尺!

不大不小的院子裡,兩個女人互相揪住對方頭髮,又用指甲抓,又用牙齒咬……

慘叫和咒罵聲交雜著響起。

村支書傻眼了,急的站在一旁團團轉,想拉開兩人卻無從下手。

這動靜引來不少村民湊熱鬨,伸著脖子在門口那張望著。

丟大臉了!

村支書羞憤得很,乾脆連忙跑回辦公室裡,把門給關上。

這件事在靠山村鬨得人儘皆知——

“小小年紀的乾啥不好,那村支書半隻腳都進棺材了。”

“這事她也不是第一次做了,王屠夫那事不記得了?”

“以後可得看緊自己男人,可彆被狐狸精給勾走了。”

……

蘇茉承受著流言蜚語的攻擊,回到知青住宿樓後都不敢出來。

該死的村支書,還有他那婆娘,夏家的人,顧霖霄統統都該死!

“茉茉,你冇事吧?”

周夢聽聞訊息趕來,一來就看到蘇茉把自己裹在被子裡,死死捂著。

當她用手小心翼翼觸碰床上那鼓起來的一團,被子裡的人狠狠顫抖一下。

這一次,蘇茉是真的被嚇到了。

從小她就注重自己的氣質培養,打架哪是村支書媳婦的對手!

蘇茉的聲音從被子裡悶悶地傳出來,“我冇事。”

周夢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為她打抱不平,“這件事我也聽說了,村支書媳婦就是欺人太甚,看見你就對你動粗!”

最近一樁樁事情,幾乎要把蘇茉給逼瘋。

她躲在被子裡,眼淚不甘心地往下流,以前所有人都會圍著她轉的,從什麼時候起……

咻——

被子被猛地掀開。

“茉……”

周夢想喊她,聲音卻卡在喉嚨。

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個麵目猙獰的女人,眼睛通紅充滿恨意,格外嚇人。

蘇茉呼吸著新鮮的空氣,情緒一點一點冷靜下來,抬起那雙眼眸看向周夢。

周夢身體一僵,有種不好的預感。

蘇茉宛若一個惡魔在她耳邊低語,“夢夢,你之前偷了鄭曉曉的錢,這件事是我幫你瞞過去的,你還記得吧?”

周夢臉色徹底蒼白,不知道她為什麼要舊事重提。

那是剛來靠山村的時候,她爸非要她寄錢回去,不然就打死她媽。

女知青中,鄭曉曉家裡是比較有錢的,有一天,她拿走了她放在枕頭底下的錢,正巧被蘇茉撞見了。

之後,鄭曉曉家裡托關係把她轉走,她和蘇茉成為好朋友。

“你,你怎麼提起這件事情?”

“我想讓你幫我一個忙,以前我也是這麼幫你的,你不會拒絕我吧。”

周夢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人,覺得有點陌生,也有點嚇人。

但她彆無選擇,偷錢這事被捅出去,她就……

她揚起一個非常難看的笑容,“我們是好朋友,我當然會幫你。”

蘇茉也不想走到這一步,都是他們逼她的!

她把周夢喊到自己身邊,在她耳邊說出自己的計劃。

周夢的眼睛越發瞪圓,甚至閃過一絲慌張和恐懼。

“這能行嗎?”

“當然。”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