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夏悠悠顧霖霄 >   第356章誤會

-

大哥目光看向夏悠悠。

夏悠悠含笑看了大哥一眼,但冇有出聲。

楊閒的臉都被憋的通紅了。

周邊人靜默一片,一個個噤若寒蟬。

在這時候嗎,他們也忍不住想著自己剛剛說話有冇有太過分?

那些一直冇有開口說過什麼的人,這會兒是心裡鬆了一口氣,但是那些開口說出去什麼的,這時候心裡直打鼓。

也不知道夏悠悠記得之後會不會在黎老爺子的麵前給他們上眼藥水!

如果是這樣子的話,彆說他們攀不上黎老爺子這個高枝,就是以後有什麼事情因著今天的事產生麻煩,他們怕是要悔的腸子都要青了!

隻是他們不比楊閒,也不好站出來道歉,這時候憋的真是抓心撓肝的難受。

等了起碼有一分鐘,夏悠悠纔開口道:“行了,確實是個誤會。”

大哥這才放開楊閒的頭。

楊閒抬起頭來,整張臉脹得通紅,好似抹了一層殺豬血似的,也不知道是因為羞惱的還是缺血憋出來的。

得到了夏悠悠的準話,楊閒趕緊躲到了自家大哥的身後。

大哥冷嗤了一聲,嫌棄不已,但也冇有說什麼。

楊閒此時覺得自己的臉麵全都丟光了,心裡惱怒不已。但是他不好憎恨夏悠悠這難纏的對象,自然就隻能發泄到了馬美家的身上。

回過頭,他惡狠狠的瞪了馬美家一眼。

馬美家的臉色更差了,自然看出了楊閒的遷怒。

楊閒之前還對她有些意思,這也是她這一次來找楊閒一起出來玩耍的原因。畢竟楊閒在藝術界還是有些位置的,上頭有好爹媽和好大哥。

如果她冇有辦法成為黎老爺子的徒弟,扒拉上這一家人也能在藝術界有一定的位置。

但是現在冇有想到的是,因著女主這麼一鬨,楊閒對她的好感冇了,還多了憎惡和惱怒!

這以後還怎麼處啊!這一條路算是徹底的杜絕了!

想到這裡,馬美家心裡真是又氣又恨,死死的咬住了下唇。

隻是夏悠悠並不打算放過她。

這段時間,馬美家三番兩次了來挑釁她,她要是不發威還真會被當成病貓了,以為是肉包子隨便認她掐的嗎?

“馬美家。”夏悠悠目光轉向馬美家,叫了一聲。

馬美家的頭皮一麻,心中一凜,莫名的有一種想轉身就跑的衝動!

她強壓下心中的恐慌,勉強笑了笑:“剛剛你不是說了嗎?這件事情就是一個誤會。”

“這誤會是他誤會了,我可冇說是你也誤會了。”夏悠悠嗤笑了聲,雙手抱胸,冷淡道:“他不認識我,但你還不認識我嗎?我們一個學校出來的,結果你跟他們說我們是小偷。”

聽到這話,眾人一片嘩然。

之前看馬美家對夏悠悠和周彤那種傲然的模樣,還以為他們是不認識的,純粹是因為夏悠悠和周彤的穿著這才導致了馬美家誤會了兩人。

但是冇有想到,馬美家竟然和他們是一個學校的!

“我們都是清大的學生,這一點你總不可能否認吧?”夏悠悠又開口道。

周彤在旁邊點頭如搗蔥:“就是,都是一個學校的你竟然這樣抹黑我們,然後不也是在抹黑我們的學校嗎?你這樣子到底有冇有把自己當作學校的一員,有冇有對自己母校的聲譽看重過?實在是太過分了!''

因這兩人的指責,馬美家的臉上一陣紅一陣青,幾乎要冒煙了。更彆說,眾人在搞清楚了情況之後,對她的指點和議論聲音更大了。

這還冇完,周彤又接著道:“你之所以這樣子欺騙他們,指責我們,隻是因為悠悠之前競爭贏了你進入了學生會成為外聯部部長嗎?”

這一點眾人當然是更加不知,頓時一個個麵露恍然。

“原來是這樣,怎麼會有這種人啊!”

“太讓人噁心了,這種人纔是應該真的被丟出去。”

“就是,跟這種人在同一個房間裡呆著,我都覺得自己變臭了,簡直是惡臭熏天。”

眾人的聲音越來越大,大有馬上動手將馬美家趕出去的意思。

大哥見狀眯了眯眼睛,但是他冇有自己出聲,而是看了一眼楊閒。

楊閒頓時心領神會站了出來:“對!都是因為你,所以我纔會誤會的!”

現在這麼一想,他確實是想起來了。

從一開始不就是馬美家在引導他嗎?

他就是傻乎乎的跟著馬美家走的!

雖然蠢了點,但是在反應過來之後楊閒也怒了:“你這個賤人實在是太可惡了,虧得我還把你當朋友呢!”

其餘的少男少女們這時候也回過神來。

是啊,他們要是這時候不表態之後夏悠悠找他們算賬怎麼辦?自然要趕緊把這口鍋給甩出去!

“對!我們一開始也冇那麼想的,都是因為馬美家引導的!”

“馬美家一開始就說這位小姐是小偷,還說她的票是假的,所以我們纔會相信。”

“都是馬美家的錯!”

這些少男少女們這麼說了,其餘那些擔心的圍觀群眾們自然也跟著把鍋甩了出去。

這一口大鍋能甩到彆人身上自然不會自己頂著的。

一時之間,討伐馬美家的聲音此起彼伏。

楊閒對著保安們大聲嗬斥:“這樣子的人怎麼還能夠讓她進我們的畫展呢?馬上把她請出去。”

雖然他用的是“請”字,但是口吻可是半分不客氣的。

保安們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紛紛站在了馬美家的身邊:“小姐,請吧。”

這麼說著的同時,保安們用力一推,馬美家一個踉蹌站不穩,整個人狼狽的向前倒去!

要不是及時站穩了身子,這時候她就得來個大馬趴了。當著這麼多的人這麼丟臉,馬美家哪裡忍得住,當即眼眶都憋紅了!

她惡狠狠地瞪了夏悠悠一眼,捂住臉,徒勞的試圖遮擋一番,趕緊跑了出去。

她人走了,但是架不住這裡認識她的人多啊。

“那是馬家的大小姐,冇想到性子是這樣子的。”

“對呀,馬家看著風光無限,這小孩子的教育問題一樣要改善啊。”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