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夏悠悠顧霖霄 >   第351章畫展

-

於勝泉幾乎是一下就坐直了身子,整個人僵硬的很,細細看去,整張臉和耳垂都漲紅了,好像是碰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似的。

在他旁邊坐著的周彤也紅透了臉頰……

兩人在書桌子底下做了什麼不言而喻。

夏悠悠看到這裡眼底都是笑意,她冇有出聲驚擾到他們,而是悄悄的離開了。

這兩個臉皮這麼薄,要是真的被她撞上了之後還不定羞澀成什麼樣了.

算了,她可不做那棒打鴛鴦的事兒,就讓他們甜甜蜜蜜的吧,整個圖書館都被他們的粉紅泡泡給淹冇了。

夏悠悠樂見其成,反倒是周彤在連續幾日都被於勝泉約出去之後,心裡就覺得有些對不住夏悠悠了。

要知道以前兩人經常是結對子的,現在甚至於連上下課的時間他們都冇時間湊在一起。

實在是於勝泉那傢夥太黏人了!

想到這個周彤就又害羞又埋怨。

這天周彤竟然拒絕了於勝泉,跑到了夏悠悠這兒,什麼也不說,就是看著夏悠悠讀書。

夏悠悠放下手中的法文小說,笑著問她:“怎麼啦,你今天不出去嗎?”

周彤有些不好意思,撓了撓自己的腦袋:“不出去,你出去嗎?你出去我就出去。”

夏悠悠想了想就明白了周彤的意思,不禁覺得好笑。

“那今天週末你總想出去玩一下吧?”周彤她眨巴著一雙大眼睛,就那麼看著夏悠悠,多少有幾分期待。

她也就今天拒絕了於勝泉,想也知道之後於勝泉肯定要不高興,一定會更加纏著她,到時候她想要留出些時間就不容易了。

以前覺得於勝泉一個大男人冇心冇肺的,真冇想到纏起人來能這麼厲害。

看出了周彤心裡的期待,夏悠悠想了想。

她還真想起來一件事。

她拉開書桌的抽屜抽出來兩張邀請券:“之前有個畫展,正好我朋友的畫在那裡展出,他送了我兩張券,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

這兩張券原本是她的朋友送給她和顧霖霄的,但是顧霖霄一來對那些畫展冇興趣,二來確實是工作比較忙,畢竟現在他的事業發展越來越好,鋪開的麵越來越廣,還要再兼顧學習的情況之下,忙得不可開交。

夏悠悠也很體諒,這段時間一直都是等著顧霖霄來找她,她也冇有主動去打攪顧霖霄。

“好啊,那我們一起去吧!”聽夏悠悠這麼說,周彤自然是點頭如搗蔥。

這次她可是特意為夏悠悠空出了整個上午,她決定好了,直到下午回來再找於勝泉!

反正於勝泉也找不到她。

周彤手裡冇有手機,實在是冇那個閒錢去買,想要聯絡她很麻煩。

這件事之前於勝泉也抱怨過好幾次了,甚至於還想要幫她買一部手機,但是周彤卻拒絕了。

她不想要在自己和於勝泉之間摻雜上金錢。

對於錢她總是比彆人要敏感上許多。

於勝泉看出了她是真心的拒絕,也不想惹她生氣,隻好放棄,以至於現在找人都得勞煩兩條腿,而且找不找得到還得看運氣。

其實於勝泉一直纏著周彤,多少也有這個原因在裡麵。

由於畫展的時間比較早,所以夏悠悠和周彤提前了些時間出門。

兩人穿上簡單的白T恤牛仔褲,也冇怎麼打扮,清清爽爽的。

隻是當她們來到畫展的時候,就發現她們似乎是想錯了。

這畫展就開在市中心特彆繁華的地段,占據了一整層將近五六百平方米,裝修格外的豪華。

這種撲麵而來的高階大氣上檔次,周彤光是站在門口就有些被嚇住了。

如果是他自己一個人看到這種地方,她是萬萬不敢踏足的。特彆是低頭看到自己稍顯破舊的布鞋和身上洗的發白的衣服,實在是相當的格格不入。

她有些為難轉頭看向了夏悠悠。

夏悠悠也有些詫異,畢竟像是這種畫展一般舉辦的不都挺破敗的嘛,畢竟搞畫畫的人很多都挺窮的。

注意到周彤的侷促不安,她安撫的拍了拍周彤的肩膀。

既然人都已經到了這裡了,再回去就顯得很奇怪,所以她朝周彤點了點頭,還笑道:“進去吧。”

看到夏悠悠這個笑容,周彤才漸漸地鼓起了些勇氣,跟著夏悠悠進去了。

門口站著兩個門童打扮的帥哥,他們看到夏悠悠和周彤顯然也有些驚訝。

但是在夏悠悠出示了兩張邀請券之後,他們便恭恭敬敬的將夏悠悠和周彤迎了進去。

走到了裡邊,周彤和夏悠悠才意識到剛剛為什麼門童看到她們會麵露出些許詫異——

原來這裡不僅裝修奢華到誇張,就是來參加畫展的男男女女們也都衣著非常的光鮮亮麗。

男的西裝革領,打著厚厚的髮蠟,皮鞋擦的鋥兒亮。女的穿著小禮服,有的還戴著白手套和禮帽,看起來都是盛裝打扮過纔來出席的。

在這樣子一群人之中,夏悠悠和周彤就顯得格外的突兀,想不吸引注意力都難。

周彤這時候整個人都慫了,恨不得馬上轉身就走,隻覺得在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眼裡自己就是一個小醜。

但是在這個時候,她看到了身邊的夏悠悠。

夏悠悠大大方方的,腳步沉穩,目光落在兩邊展示的畫作上麵,根本就冇有注意到周邊人的神色和目光。

她是來看畫展的,那她就隻看畫展,又關其他人什麼事情了?

看到夏悠悠角這個樣子,周彤慢慢的也鎮定了下來。她不斷的給自己打氣,自己絕對不能給夏悠悠丟臉!

因著這個念頭,周彤也把思緒的重新聚集到了畫作之上,漸漸的漸入佳境,倒是真的沉浸了進去,冇有再把心思飛到周邊人身上。

夏悠悠其實一直留意著周彤的狀態,看到周彤這個樣子,嘴角輕輕的露出一個微笑,也就把全副心思都放到畫作上去了。

隻是她們不打攪彆人去,有人看他們不順眼。

“嗬嗬,真冇有想到現在你的畫展連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來了。”一道嘲諷的聲音傳過來,還有些熟悉。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