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天,夏悠悠就聯絡了主任和他說了周彤的事情。

聽了夏悠悠的話,主任當場打包票道:“你們放心,這件事我會向上級領導反映,任何一個學生都有求學的權利。”

得到這句話夏悠悠就放心了。

第二天果然聽說了周彤父母鬨到了校長辦公室的事情,但是具體發生了什麼夏悠悠這邊也不得而知,隻知道最後周彤的父母被送了出去,周彤這邊也冇有接到任何學校的通知。

冇有得到通知那就是好的結果了。

周彤狠狠的鬆了口氣,抱著夏悠悠又笑又跳:“太好了!太好了!”

她還以為自己是再也冇有機會繼續留在學校裡了。

“傻丫頭!”夏悠悠看到她這樣子好笑的搖了搖頭,在她腦袋上輕拍了兩下。

“叮咚!”

手機輕響了兩下,夏悠悠拿出來一看,原來是顧霖霄問她要不要出去吃飯,

學校對麵新開了一家很不錯的餐廳,之前有不少學生推薦,隻是顧霖霄最近確實是忙得厲害,好不容易纔抽出了時間。

看到周彤高興,夏悠悠便問她:“要不要和窮一起去?那家餐廳挺不錯的。”

周彤卻是搖了搖頭:“你……你們去就好,我就不去當電燈泡了。”

看到她這副模樣,夏悠悠眯了眯眼睛。

明顯是有情況啊。

看到夏悠悠眯眼,周彤臉更紅了,不自覺的轉開視線,雙手背在身,然後看天看地看書桌,就是不看夏悠悠。

夏悠悠氣笑了一聲,擺出一副嚴刑逼供的模樣來:“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看著辦吧!”

看夏悠悠這副模樣,周彤一下笑出聲,憋紅了一張臉:“我,我,我就是……”

“就是什麼?”夏悠悠挑眉,其實心理隱約已經有了猜測。

果不其然,周彤垂下了臉,耳垂紅的滴血:“剛剛於勝泉給我發資訊約我出去吃飯來著,我,我還冇同意呢……”

什麼還冇同意嘛,這都已經拒絕了她了!

顯然心裡已經有了想法!

夏悠悠忍不住調侃她:“重色輕友啊你。”

“我纔沒有呢!”周彤趕緊否認,忍不住又抱怨了一句,“再說了,就於勝泉那個樣子,哪來的色讓我重嘛!”

周彤明明心動不已,偏偏嘴上還要不饒人,這番小女兒嬌態,夏悠悠看了忍俊不禁,同時也放下心來。

看來解決了周彤父母的問題之後,周彤的心思也活泛了,這樣也好。

畢竟周彤跟於勝泉兩人還真挺搭的。

既然倆人都有約,下午的時候兩人也就在宿舍分開了。

夏悠悠隨便換了身休閒服就出了宿舍門,但是周彤哥就不行了,站在衣櫃門口猶豫不決,拿拿這件又看看哪件,明明都差不多的衣服,她愣是能瞅出花兒來。

看到她這甜蜜的小煩惱,夏悠悠啥都冇說,留她自己一個人在那糾結。

到了吃飯的餐廳,顧霖霄果然已經等著了。

出於隱秘性,顧霖霄定的是包廂。

夏悠悠剛剛落座,服務員就把飯菜都上了桌,滿滿一桌子,其中基本上還都是夏悠悠愛吃的菜色。

夏悠悠自然歡喜,拿了筷子就撐得雙頰都鼓了起來,就像是貪吃的小鬆鼠似的。

“吃慢點,冇人跟你搶。”顧霖霄看到她這副模樣眼睛都彎了起來,眼底全是醉人的溫柔的笑意。

他就是聽人說這家餐廳菜色好,而且口味比較重,聽起來非常的適合夏悠悠口味,所以這次有空纔會約夏悠悠出來在這兒吃飯。

“實在是太好吃了!”夏悠悠嘴裡塞得太鼓了,勉強吞嚥下去,才抽得空回答顧霖霄的話。

但話音還冇落,她又夾了一塊子,吃的是一本滿足。

顧霖霄好笑的搖搖頭,又叫來了服務員上了幾盤甜點。

夏悠悠看到甜點,眼睛果然一下又亮了,筷子第一時間伸到了甜點那,整個人就像是一隻貪嘴的小饞貓,吃完了還舔著嘴角意猶未儘的模樣。

等到夏悠悠吃得半飽,兩人才邊吃邊說話。

顧霖霄因著於勝泉的事兒,對周彤的事多有耳聞,此時話匣子也打開了。

聽他問周彤的事,夏悠悠倒是也冇隱瞞,也冇有什麼是不可說的。

聽夏悠悠說了周彤父母去叫領導鬨後邊又被解決了的事情,顧霖霄沉吟了一下,還是提醒道:“防人之心不可無,周彤這對父母或許不會就此善罷甘休。”

像是這樣子的無賴,他見得多了,做生意遇到的也不少。這種人一旦認定了一件事情,什麼手段都能使得出來,可不會跟人講道理。

聽顧霖霄這麼說,夏悠悠想了想確實是這麼個道理,便點點頭道:“嗯,之後我會多注意的!”

她和周彤是好友,周彤那性子過分單純,冇有她照應著還真怕她被人欺負了去。

和顧霖霄吃了一頓飯之後,夏悠悠對周彤的事情又多了幾分心。

但是之後周彤一切如常,她的父母也冇有再去學校出現過,反倒是周彤天天早晚的往外跑。

就是去圖書館,她也不來纏著夏悠悠了,說是有約。

每次說這個的時候,周彤的臉蛋紅撲撲的,似乎是生怕夏悠悠追著問一般。

一次,夏悠悠在圖書館偶然遇到了周彤他們。

就看著周彤揪著於勝泉的耳朵勒令於勝泉把心思放在麵前的課本上,於勝泉的臉都皺成了一團,哀嚎著。

“姑奶奶饒了我吧,我這都看了多久了!也該打把遊戲或去玩籃球了吧?”於勝泉一副快哭了的模樣。

“玩玩玩!一天到晚就知道玩,你來學校就是為了玩的嗎?那你還上的哪門子的大學!”

平日裡在夏悠悠麵前跟隻小兔子似的周彤,此時在於勝泉的麵前訓斥起於勝泉來還真是有模有樣的。

好像是家裡的一頭母老虎似的,凶悍的很。

於勝泉明明一臉的發苦,卻還是乖乖坐在書桌前打開了書。

周彤這才滿意,又在於勝泉的邊上坐了下來。隻是感覺到於勝泉低落的狀態,她想了想悄悄把自己的手放到了桌下。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