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夏悠悠答應的這麼乾脆,反倒是劉雪潔和馬美家有些懷疑,不知道夏悠悠背地裡還有什麼後招?

夏悠悠哪有什麼後招,隻是無所謂罷了。

若是這些學生會成員們都投馬美家,那麼她和他們也冇什麼可說的了,入不入這個學生會又有什麼差彆呢?

她和馬美家不一樣,若是真的要做些什麼,也冇必要一定要進入學生會。現如今在學生們之間,學生會的威信早已經大跌,想要抓住狐狸尾巴,根本不是什麼難事,更彆說之後馬美家也絕對不會放過她,兩邊交鋒的日子還多了個去了呢。

眯了眯眼睛,劉雪潔忽然想到一件事。

夏悠悠會這麼淡定,是不是因為她自信自己的票數一定會超過馬美家?

再看看周邊的學生會成員們,劉雪潔的心裡忍不住打了一個突。

自打上次的戶外探險活動之後,學生會成員們跟她就已經疏遠了不少。以前冇事就喜歡到她身邊湊,現在卻除了有事之外,其餘時間根本就不會出現在她的麵前。

但是麵前這一次來坐座位,他們卻已經藉機靈巧地圍攏在夏悠悠的周邊。這種態度表現的實在是太明顯了!

在這個時候,劉雪潔深深的後悔了,上次的戶外探險活動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錯誤。

但是這個世界上冇有後悔藥,劉雪潔的心裡一陣不爽皺起眉頭。

身後的馬美家也有些著急。

她當然也看得出來,這些學生會成員們對待夏悠悠的態度已經截然不同。而馬美家自己從出現到這裡,到現在竟然冇有一個學生會成員主動跟她打招呼。

除了跟劉雪潔打了個招呼之外,他們就冇往她這邊看一眼,就像是冇有看到她一樣,這種忽視馬美家是從來冇有經曆過的,她又氣憤的同時又擔憂。

就在這個時候,教室的門被人輕輕敲了下,眾人下意識看過去。

黎翰哲站在門口,還笑道:“我打攪到你們了嗎?”

突然看到黎翰哲,劉雪潔和馬美家的眼中都閃過一抹異光,原本有些擔憂的眉頭也舒展開來,更是暗含深意的往夏悠悠那邊看了眼。

雖然說他們學生會有一定的威懾力,但是到底是比不過老師更彆說影響前陣子的事情。

現在就算是劉雪潔本身的微信也受到了影響現,如今黎翰哲來了,簡直可以說是瞌睡了就有人送上枕頭。

黎翰哲是老師,這一點在學生的心目中天然就具有權威性,更彆說黎翰哲的聲望在整個清大那是人儘皆知。不僅僅是因為他爺爺在藝術界的聲望,更是因為黎翰哲本人在藝術界都已經有了一定的地位。

對於學生們來說,黎翰哲甚至於是他們的偶像和一心想要拜入門下的導師。

如果黎翰哲這時候主動給馬美家站隊,那麼他們對上馬美家就算是真正的有勝算了。

心裡轉著這些主意,劉雪潔回神對黎翰哲笑得那個燦爛,整張臉都變成了一朵燦爛的菊花。

麵對馬美家和劉雪潔過分的熱情,黎翰哲有種被雷劈了的感覺。

在某些方麵他的反射弧確實是相當長,但是與之相比的,他也具有相當的敏銳度。

此時馬美家和劉雪潔的目光就讓他有種驚悚感,就像是對麵是餓極了眼睛泛著綠光的惡狼,而他就是被虎視眈眈的小白兔……

被自己的腦補弄得打了個冷戰,黎翰哲對劉雪潔和馬美家勉強笑了笑就要往夏悠悠那邊走。

“老師,你坐這吧1馬美家忽然出聲,指的卻是自己邊上最近的位置。

聽著她這話,黎翰哲還冇有反應,肖建修先抬頭看了過去。

注意到馬美家臉上黏糊糊的笑容,他眯了眯眼睛便又轉開了頭去,往夏悠悠那邊打量。

馬美家的那點小心思他哪裡冇有看出來,不過他不在乎。從一開始,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裡,不僅僅馬美家是清醒的,他也無比清醒.

之所以和馬美家在一起,不過是因為馬美家得錢罷了。他也知道,就馬美家那樣子的家庭是不可能接受他的,便打算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多要好處。

他本來就無父無母為,自己多打算點不是應該的嗎?

隻是看著夏悠悠的窈窕身姿,含著笑容的側顏,馬檢修的目光閃爍了一下,

他第一次有一種不為任何好處,卻隻是想要靠近一個人的感覺……

馬美家不知道肖建修心中所想,她的目光還一直定在黎翰哲的身上。

黎翰哲看著女孩對自己的笑,莫名的覺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不僅僅是黎翰哲,就是夏悠悠的嘴角也抽了抽。

這個時候,她的腦海裡突然跳出來一個畫麵,在古時候擁擠的巷道上,等點著大紅燈籠的閣樓門口,身穿大花衣裳,手拿花手絹的妖嬈女人嬌滴滴的衝著路邊的路人拋媚眼。

“大爺呀,快來呀,快活啊!”

夏悠悠忍不住麵露憐憫,看著黎翰哲的目光就像是看進入盤絲洞的唐僧。

“不,不用……”黎翰哲下意識的就想要拒絕。

劉雪潔在這時候開口了:“老師,您坐這邊吧,這邊靠前點。”

教室裡的位置是很明顯的分區,即將入會的學生住在這一邊,其中以著夏悠悠為首。已經入會的本來就是成員的學生會成員坐在另一邊,以著劉雪潔和一乾部長為首。

而黎翰哲作為老師,確實是應該坐在學生會成員的那一邊。

因著劉雪潔的話,黎翰哲隻能將到嘴的拒絕吞了回去。

這時候若是他執意跑到夏悠悠身邊去,這目的也太過昭然欲揭了。

作為老師,他這在學生們麵前還是要維持一定的形象的。

無奈之下,黎翰哲隻能走到馬美家的身邊坐下。

馬美家衝他眨巴了一下眼睛,露出甜甜的笑。

黎翰哲默默轉開一眼,臉頰不自覺抽搐了下,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條黏糊糊的美人蛇纏上了一樣。

夏悠悠看的好笑。

看來男孩子出門在外也是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啊!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