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夏悠悠顧霖霄 >   第343章 投票

-

馬美家想到這裡,她馬上打定了了現如今最重要的還是把握住黎翰哲。隻有這樣她能才能在自己的家擁有一定的話語權,到時候就算是她在外麵養著個男人,想必家裡會幫她隱瞞。

隻要不要讓黎翰哲家那邊知道就行!

心裡主意已定,馬美家當即露出了自得意滿的笑容:“我知道了嗎,媽,你彆擔心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她承諾道:“你隻管等著到老爸麵前邀功吧!”

“哎,我就知道你靠譜。”

一聽她這麼說,馬母頓時就高興了,喜不自生:“到時候我就要讓那些外頭的狐妹子瞧瞧到底誰纔是這一家之母!

由於她隻生了一子一女就因為傷了身體冇法再孕育,所以他家那個死男人就去外麵養了好幾房外事,生了不少的私生子女。

雖然說現在家裡的部分產業已經轉移到了她兒子馬平家的手裡,但是還有更多還握在那個死男人的手裡不願意放權了。

若是等那個死男人死了之後把這些東西分給外麵的狐媚子生的野種,馬母覺得自己肯定要氣到吐血。

因此一方麵她讓兒子馬平家不死死的抓緊手中的權利,另一方麵她也打算利用馬美家的聯姻鞏固自己在家裡的地位。

其實跟她一樣,馬美家也對父親在外麵的那些搶遺產的兄弟姐妹很是生氣。

聽母親這麼說,她當即點頭道:“你等著女兒的好訊息,到時候我親自帶著黎翰哲去那些狐媚子麵前晃一圈,給您老出出氣!”

馬母一聽就忍不住得意的大笑出聲,好似現在已經看到了那樣子的場麵。

想到那些狐媚子子的臉色,她真是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母女倆暢想了一下未來,這才掛斷電話。

抬眼看到看著自己的劉雪潔,馬美家稍稍愣神之後卻反應過來。

先前她急著和劉雪潔說事情,後邊跟馬母說了黎翰哲的事情之後反倒因為心情太過於激動,以至於把劉雪潔還在一邊都給忘記了。

“會長。”她有些尷尬,回想自己剛剛跟母親說的話,臉上莫名有些發虛。

畢竟她剛剛的得意和虛榮實在是表現的太明顯了,這些全都被劉雪潔看了去。

“冇事。”

劉雪潔輕聲笑了下,揉揉她的腦袋:“你之前不是一直說我就跟你的姐姐一樣嗎?從你進入學生會就一直是我帶著的,你什麼樣子我冇有見過,現在還學會在我麵前害臊了。”

感覺到劉雪潔的親昵,馬美家有些驚喜的瞪圓了眼睛。

她確實是很依賴劉雪潔,或者說在這個學生會裡大部分的成員都很依賴劉雪潔。

劉雪潔一直都是他們的指明燈,帶著他們整個學生會蒸蒸日上,現如今劉雪潔似乎又恢複了以前的樣子,馬平家哪能不欣喜?

“之前你說的事情我認真的考慮過了。”劉雪潔看到她這麼容易就重新歸順於自己,心裡嗤笑了聲,麵上卻是一臉的溫柔說,“不管發生什麼我們也是好姐妹,我不能真就讓你這麼出去。”

“行,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聽到這個準話,馬美家一下子就激動了:“會長,你對我實在是太好了!”

她感激得不行,原本就對劉雪潔言聽計從,現在更是當成了再生父母。

當兩個人出去以後,學生們在學生會成員們的主持下,各就各位,現場一片寂靜。

夏悠悠也已經早到了,學生們自覺的把前邊的位置讓給了她。

劉雪潔親自走到夏悠悠的麵前,含笑道:“夏同學,之前答應你的事情現在也到了履行承諾的時候。你和美家的背書我們內部都看過了,確實是你更勝一籌。”

這話說完之後,她卻並冇有要向眾人展示那份背書的意思。

畢竟那份背書要是拿出來,可不是當眾狠狠的扇馬美家幾巴掌嘛?馬美家的背書上隻有寥寥幾個名字,夏悠悠的背書上卻是簽得滿滿噹噹,甚至於都冇位置可簽了才停止。

夏悠悠也冇打算拆穿劉雪潔,含笑點頭:“那她……”

冇有繼續說下去,但是表達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似笑非笑的目光掃過了劉雪潔身後的馬美家,對於馬美家正用吃人的目光看著自己,夏悠悠覺得有些好笑。

以前馬美家還能裝模作樣一下,現在是真的撕破了麵具了,這麼明顯的嫉妒,表現在臉上絲毫不掩飾,這不是讓所有的人都等著看她的笑話嗎?

劉雪潔重重的咳嗽了兩聲,扯了一下馬美家的袖子讓她注意一點自己的表情,這才笑著開口道:“確實是要做出些改動。”

“隻是當初的話是我一家之言,而部長這個位置並不是由我一個人就能決定的。”

聽到這話,夏悠悠眯了眯眼睛笑著介麵道:“那,不知道會長的意思是?”

“往年我們的部長都是經由學生會成員們投票舉薦來確定。”劉雪潔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說的話也讓滴水不漏,“既然我已經承諾。如果你贏了馬美家那麼部長的位置就給你,所以我這一票必然是要投給你的。

但是其他成員們的票數……

說到這裡,她聳了聳肩膀:“你知道的,就算是我是會長,也不能讓這個學生會成為我的一言堂,該走的程式還得走。”

聽到這話,夏悠悠的心底一陣冷笑。

這個學生會難道不是早就已經是劉雪潔的一言堂了嗎?虧得她還能說出這麼虛偽違心的話。

原本其他的學生們都覺得劉雪潔出爾反爾相當不好,但是聽著劉雪潔這麼娓娓道來,他們又挑不著錯處,反倒有些還覺得劉雪潔相當的在乎他們,是他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一時之間學生會的成員們都冇有出聲反對。

看到這個情況,劉雪潔的嘴角微微勾起,馬美家的眼底也閃過了得意。

“夏同學,你以為呢?”

劉雪潔把問題拋回給了夏悠悠。

在眾人都不反對的情況下,如果夏悠悠還咄咄相逼,自然也就是夏悠悠的不對了。

夏悠悠當然也知道這一點,更知道這都是劉雪潔故意的,她點了點頭:“好啊。”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