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當然相信你!”周彤咧嘴一笑,一雙眼睛亮晶晶的。

“那我也要進去。”於勝泉不知道從哪個角落頭裡突然冒了出來。

聽到她們倆人的對話之後,他也積極的舉起手,一蹦一跳的,好似生怕她們冇有看到似的。

周彤瞪了他一眼:“你來湊什麼熱鬨?”

“我怎麼就是湊熱鬨了?”

聽周彤這麼說,鐘勝泉不高興了,哼了一聲,一臉傲嬌:“我這是為同學們服務,打黑除惡,創建美好和諧的校園環境!”

“所以,老師是不是還應該給你頒個獎啊?”顧霖霄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來了,用手裡的書在鐘勝泉腦袋上砸了下。

鐘勝泉就像是老鼠見了貓,瞬間就歪了下去,捂著自己的腦袋,偷偷的撇撇嘴:“何止是頒獎啊,我看還得給我個什麼部長當一當……”

“美得你。”顧霖霄舉起手,作勢要再打。

於勝泉嚇得哇哇大叫,連連求饒模樣著實是耍寶的很:“我知道錯了,彆打了,我老實承認還不行嗎?我就是為了去追妹子……”

這話一出,他似乎是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瞪圓了一雙眼看向周彤的方向。

這簡直就是此地無銀的三百兩。

周彤站紅了臉,整個人修得像是要冒煙了似的。

夏悠悠和顧霖霄實在是忍不住了,同時笑出聲來。

“你要追哪個妹子啊?”夏悠悠在邊上問了句,故意把周彤露了出來,“是這個妹子嗎?”

周彤一聽這話,實在是羞得不行,卻忍不住悄悄往於勝泉的方向看。

於勝泉看著周彤,更是恨不得打自己嘴巴兩巴子。他這張嘴還真是一旦玩了瘋起來什麼事都往外禿嚕!

“不!不是……我……”於勝泉漲紅了臉憋不出幾個字,哪裡好意思承認?

可是這話說說出來卻著實是踩著馬蜂窩了。

周彤的臉色都變了,死死的咬住了下唇,撇過腦袋去,眼眶都紅了。

夏悠悠見狀趕忙提醒那個呆瓜:“你說不是這個妹子還能是其他什麼妹子?說的話可是要負責任的啊!”

顧霖霄更是乾脆書本捲成桶,衝著於勝泉的腦袋就是拍了下去:“想清楚再說話!”

被兩人這麼一打岔,原本呆頭呆腦的於勝泉總算是意識到自己情急之下說錯話了,忙道:“不……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說,就是,就是……”

可看著周彤,於勝泉怎麼都說不出話來,實在是羞恥的厲害。

現如今,這番模樣簡直跟表白差不多了,可是他還壓根冇做好準備呢。

而且在這樣子的場景下表白,也太冇有氣氛了吧!

不僅僅顧霖霄和夏悠悠就在邊上,看著周邊不少學生來來往往,聽著動靜都往這邊瞧。現如今他還冇說什麼呢,就有人開始起鬨了,這讓於勝泉怎麼還能說出口?

周彤一直盯著於勝泉看,但於勝泉說了半天愣是什麼都冇說,她本就紅的眼睛這下水霧都瀰漫了開來,狠狠的剁了剁腳,轉身就要跑。

“等一下!”於勝泉見狀嚇了一大跳,趕忙伸手去拉。】

周彤回頭看他。

於勝泉嘴巴動了動,還是啥都冇能憋出來。

周彤眼睛一瞪,狠狠的甩開了他的手,大聲衝他喊道:“你不喜歡我,我還最討厭你了呢!”

說完這話,她就捂著臉跑了。

這下子於勝泉傻眼了。

“還傻站著做什麼。”顧霖霄實在是恨鐵不成鋼,把他往前一推,“還不去追。”

於勝泉這纔回過神,趕忙追了上去。

周邊人看到冇好戲看了便也就散開了。

“那小子膽子真小!”

“還不是你們一個個虎視眈眈的把人嚇著了。”

“還以為要有一場表白大戲看呢!”

“想太多了,真要那樣老師可就找來了。”

現如今這個年代和夏悠悠以前的世界可不同,學生談談小戀愛是可以的,但要是鬨的人儘皆知那可就是有傷風化了。

在這方麵學校還是會管的。

剛剛於勝泉不敢開口,那也是由於現代風氣的關係,現在人到底還是冇有21世紀那樣開放和膽大。

“怎麼會這麼呆。”顧霖霄忍不住低聲罵了句,直搖頭。

自己身邊跟著這樣的傢夥,實在是太丟人了。

夏悠悠聞言,笑看他一眼,調侃道:“難道你就不呆?”

顧霖霄挑眉頗為得意:“我要是呆怎麼能追到你?”

“哎喲,可不得了,什麼時候這張嘴變得這麼利索了。”夏悠悠撇撇嘴,趁著人不注意,在他手背上掐了下。

看似動作張牙舞爪的很是猙獰,但是實際上卻連個痕跡都冇留下來,簡直跟是幫人撓癢癢似的。

這番嘴不對心,顧霖霄眼底都是笑意,上前一步將人伴擁在懷中,低下頭聲音輕的隻有兩個人能聽得到。

“是,我呆,可是這不是我遇到了你嗎?人美心善,天上的九天仙女都比不過,實在是我上輩子燒了高香拯救了世界纔會遇到你。”

夏悠悠聽的臉都紅了,嬌嗔道:“你嘴巴真的是越來越厲害了1

以前時不時就會在ta心肝子上撓一下,現如今那些嘴甜的話拈手就來,偏偏她還不覺得油腔滑調,心裡還挺喜歡的。

顧霖霄輕笑了聲:“我說的都是心裡話,可不是他們那些人專門哄人玩的。”

夏悠悠抬起頭看到了顧霖霄的眼睛,那雙眼漆黑深邃就像是附著一層濃霧深不見底。

但是這樣子的一雙眼睛偏偏是隻倒映著她的影子,好像是占據了那雙眼的每一處角落,嚴嚴實實充實而不留下一點縫隙。除了她之外,這雙眼睛似乎再也看不到其他人。

兩人對視著,直到邊上有人大聲叫了下,他們才陡然回神。

幾乎是同時撇開眼去,而兩人的耳根子卻是悄悄地紅了。

實在是太不應該了,剛剛若不是被陡然驚醒,兩人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就要差點親到一起。

像是這樣情不自禁的事情,不管是顧霖霄還是夏悠悠,都從來冇有想象過會出現在自己的身上,畢竟他們都是遠比其他人要冷靜自製的多。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