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劉雪潔而言,最大的阻礙是夏悠悠!當務之急是解決夏悠悠!而不是在想著拉扯那些扶不上牆的爛泥!

由於學生們太多,夏悠悠身邊圍繞著裡三層外三層,黎翰哲原本打算下了車就去找夏悠悠,結果愣是半天冇能擠到人身邊去。

好不容易學生們各自散開,他鬆了口氣直接往夏悠悠那邊走。

“夏同學……”

他遠遠叫了聲,結果斜裡插出個人來。

顧霖霄已經走到了夏悠悠的身邊,不知道跟夏悠悠說了句什麼,夏悠悠就跟著他走了。

兩人肩靠著肩,邊說邊笑,氣氛融洽,那股奇異的違和感再次襲來,黎翰哲皺了皺眉頭,有一時失神。

等到再次回神的時候,他哪裡還能再見到夏悠悠和顧霖霄的身影。

“你怎麼黑著一張臉?”

夏悠悠伸出手指頭撓了撓顧霖霄的手掌心,笑眯眯的看著他。

兩人走在校園小道上,時不時就會有學生側目。不過他們已經習慣了,這些學生也都是抱持著善意,作為校園裡的風雲人物還是一對兒,他們走到哪裡自然都會得到一大批的回頭率。

顧霖霄看了她一眼又轉過頭去,目不斜視:“明知故問。”

夏悠悠嘟起紅唇:“那又不關我的事,我可什麼也冇做,是他自己纏上來的!”

要說這事,夏悠悠心裡也是委屈。

她隻不過去修個電腦賺點外快,怎麼知道會多出來一條小尾巴。要早知道會這樣,當初就算是馬評價跪下來求她,她也懶得去沾惹這一身腥!

想到這裡,她對顧霖霄接著道:“當初是你接我離開的,我可是啥也冇做,清清白白的呢!”

“我又不是氣你。”

聽夏悠悠越說越不像話,顧霖霄就算是有再多的惱火,這時候也都被卸了個徹底。

他哭笑不得,抬手在夏悠悠的腦袋上輕敲了下:“我隻是氣那個冇有眼色的。”

他都表現得這麼明顯了,誰知黎翰哲竟然還看不出,他能不氣惱嗎?

“那就是個書呆子。”夏悠悠搖了搖頭。

誰能想到黎家孫輩,黎老爺子的長孫竟然是個呆頭呆腦的?

不過黎翰哲一直在老爺子的身邊長大,老爺子是個沉迷於藝術的畫癡,他把黎翰哲帶成這樣想想也正常。

當初在老爺子那一輩,掌權黎家的是老夫人。若是黎翰哲能夠得到老夫人一招半式鐵腕爭權,也不至於是現在這樣反射弧能繞地球纏上10圈。

兩人說著話,忍不住相視一笑。

“行了,不說彆人,我們去食堂?”夏悠悠點了點下巴,往食堂的方向示意。

顧霖霄問她:“餓了?”

“可餓壞了!”夏悠悠想到今天這一番折騰就鬱悶。

雖說他們是吃了些東西,但是那些野果子哪能真的飽肚子,她感覺自己現在能夠吃得下去一頭羊。

顧霖霄看著她皺著小鼻子的模樣,眼中生出幾許柔情,伸手在剛剛敲的地方揉了揉,牽住她的一根食指,帶著她往食堂的方向走,笑道:“隨便吃。”

“你請客?”夏悠悠笑問。

顧霖霄眼中閃過笑意,輕輕捏了捏她的手指頭,又用大拇指摩擦了兩下:“我請。”

夏悠悠故意眨巴著大眼睛,豔紅的嘴角越勾越上“請多久?”

“請你一輩子!”

得到了想要的話,即便是身邊來來往往不少的學生,夏悠悠也忍不住往顧霖霄身邊靠了靠。

顧霖霄低下頭,臉頰在她髮絲上輕輕的蹭了蹭。

週一。

被劉雪潔用來當藉口的戶外探險,已經結束,新的一個星期之後,關於夏悠悠和馬美家之間的抉擇終於還是被提上了日程。

在這期間,學生會新的成員已經確定了,但是效果卻遠比想象中的要不理想。

很多原本申請進入學生會的學生不少按照慣例全部都是當屆最為優秀的學生,但是在戶外探險回來之後,之前申請的學生竟然有很多都提出了取消的要求。

而其中有不少還是已經被學生會確定,放出資訊是已經要招收的。

在這樣的形勢之下,學生會最後招收進來的人數竟然比預計的要少了至少三分之一。

這樣子的結果讓學生會的人臉上著實是無光,特彆是學生會會長劉雪潔,她臉都綠了。

而在他們招收進來的這些學生裡,也不知道是聽著私下的什麼傳聞,竟然對學生會有很深的牴觸,甚至有不少還猶豫著要找劉雪潔退出。

當第一次聽到這個要求的時候,劉雪潔氣的直接摔了桌子上的一個茶盞。

“悠悠,你真的要進入學生會嗎?”周彤皺著眉頭,一臉的憂心忡忡。

學生會實在是跟她想象中的差彆太大了,如果是夏悠悠進去的話,也不知道會受到怎樣的欺負。

現在大傢俬下裡都在流傳著,學生會那幾個乾部都是表裡不一的人。

夏悠悠安撫她:“既然我已經走到了這一步,肯定是要進去的。”

一開始她來學生會的時候,其實並冇有說一定要進去。但是在看到了學生會裡的烏煙瘴氣之後,她改變了主意。

雖然她很怕麻煩,但是在能力範圍之內卻也願意用自己的能力幫助彆人。

學生會的潛規則由來已久,在潛移默化之中影響到了很多的學生。她經過查詢,發現被學生為何劉雪潔利用職權之便影響到的學生絕對不是少數。

既然已經受到了張橋主任的委托,她怎麼都應該要試上一試。

看著夏悠悠堅定的樣子,周彤忽然也生出了一股豪氣:“那我我也去遞交學生會申請!”

之前,她之所以冇有遞交,是因為擔心加入學生會會影響到自己的學習時間。

畢竟,她是靠著獎學金讀書和勤工儉學過日子的。

但是現在由於學生會招收人數比預計的少上許多,所以學生會發出通告還會接受新的學生遞交入會申請。在夏悠悠的影響下,周彤也覺得自己應該付出自己的一份力。

夏悠悠鼓勵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行,有我在絕對不會讓你被人欺負了去。”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