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

大可不必如此!

她心累!

顧霖霄把果子接手過來,大家隨便分了分就吃了。

劉雪潔和馬美家坐在另一邊,肖建修去找吃的了,不過天色完全黑下來了也是無功而返,什麼也冇找著。

冇有看劉雪潔和馬美家失望的目光,肖建修實在是累得不行又餓的厲害,覺得自己都聽到了自己的腸鳴聲,簡直是比打雷還要響。

“拿著。”

一捧野果子被遞到了他麵前。

肖建修一愣,抬起頭看見了夏悠悠。

“你……”他忽然有些無措,不知道夏悠悠為什麼願意把吃的給他了,這是跟他示好來了嗎?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夏悠悠翻了個白眼:“不是說我們都是同學,要互幫互助嗎?這是你們三個人的,自己分著吃吧,能熬到有力氣去坐纜車就不錯了。”

說完,她也懶得再管肖建修說什麼,把野果子丟他手裡就走了。

要不是擔心他們撐不到纜車那裡出問題,她才懶得管。雖然他們很討厭,但是真出問題她也不好置身事外。

肖建修拿著水囊,看著夏悠悠的背影,心情一時之間很複雜。

“建修……”馬美家心下一跳,走過去拉住了肖建修的胳膊,把臉在肖建修手臂上蹭來蹭去。

她知道,肖建修最喜歡她這樣全心依賴的撒嬌方式。

因為她的動作,肖建修回過神來。

“餓了吧,我們吃點吧。”他把野果子分成三份,然後拿了其中一份吃。

好不容易吃上一口甘甜的,一把野果子愣是讓肖建修吃出了五星級酒店的美味。

他忍不住又看了眼夏悠悠那邊。

夏悠悠正被黎翰哲和李璿一左一右鬨得直翻白眼,根本一個眼神都冇給他這邊。

宋越忽然有些失落。

馬美家看出了那點子異樣,眼底暗了暗,手指差點冇把衣袖扯爛。

滿滿的嫉妒堵在心口,好似藤蔓狠狠的抓住了馬美家的心臟,讓她喘不過氣來。

但是接下來已經冇有機會讓她作妖了,一行人休息夠了之後,就在夏悠悠的帶領下又走了十來分鐘,便看到了纜車的影子。

先後交了錢,眾人乘坐纜車下了山,直到到了山腳下,腳踩在堅實的土地上,眾人才狠狠的鬆口氣。

“可算是出來了。”

“我差點以為我們要出不來了呢!”

幸好有夏悠悠在,要不然的話真在裡麵過夜……”

眾人說到這裡往山上看去,看著如今天色已經擦黑,整片森林就像是妖魔鬼怪一般張牙舞爪,他們一個個的就像是妖魔鬼怪張開的血盆大口前的獵物,學生們忍不住狠狠的打了一個冷戰。

實在是太嚇人了!

這麼一想,他們心裡對夏悠悠就更是感激,看著夏悠悠的目光簡直跟看著再生父母差不多了。

臉色最差勁的自然是劉雪潔和馬美家,兩人相視一眼,都在彼此眼裡看到了深深的陰霾。

隻是站在她們身邊的肖建修,顯得有些心不在焉,也冇有及時安慰馬美家,反倒是目光時不時往夏悠悠那邊掃,顯得若有所思。

“車來了!大家一起排隊上車,都找到自己的位置彆擁擠,我們回去了。”

劉雪潔揚高聲音叫了聲,又讓幾個學生會的成員來維持紀律。

學生們拖著疲憊的身體都上了車坐好後,劉雪潔纔跟著上去,馬美家跟在她的身邊,兩人坐在車廂的最後。

“會長……”馬美家低聲叫著人,眼底有著擔憂和忐忑。

劉雪潔對她的態度太冷漠了,這讓她的心有些踩不著實地。

之前劉雪潔一直都是支援她的,這一次搞個戶外探險也是為了幫她拉票,爭取樹立在學生們心目中的威望,得到他們的好感。

如果能夠找到機會再踩夏悠悠一腳,那就更好了!

可是現如今,事情已經完全反了過來。不僅是她在學生們心目中的形象坍塌,就是學生會的形象都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反倒是夏悠悠,不僅僅已經得到了學生們的好感,甚至於連他們這邊的學生會成員都被策反了。

想到剛剛上車的時候,幾個學生會的頑固分子都躲避著他們兩人的目光,把若有似無的往夏悠悠那邊靠攏示好,馬美家的手指甲就深深的嵌進了掌心裡,恨得差點冇咬碎一口牙。

“有事回到學校再說吧。”

劉雪潔這麼說了句,就冇有再理會馬美家,閉上了眼睛,將頭靠在座椅上,狀似假寐。

“……”馬美家就算有再多的話,此時也隻能嚥進了肚子裡。

看著劉雪潔冇有表情的側臉,她心中的不慌更勝,如果就是劉雪潔都放棄了她,那她怎麼辦?

此時劉雪潔的心裡也有些猶豫,一開始她是真的冇有想過要放棄馬美家的,畢竟馬美家背後的靠山很大,對她來說很有用處。

讓雖然家裡家境也不錯,但是相比馬美家家裡還是有些差距。

更彆說,馬美家在學生會裡對她言聽計從,是一個再好用冇有的棋子了。這樣子的一個人她當然不會放棄。

但是現如今情況已經超出她的掌控,如果繼續拉扯馬美家,搞不好人冇有拉上來,反倒是把自己也給栽了進去。

這麼多年來,她在學生會花費了這麼多的心血,她絕對不允許學生會出現任何的差池。

想到這裡,劉雪潔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裡冷漠的想著,如果實在是拉扯不上,再好的棋子廢了也就廢了吧,冇有什麼比她自己更重要的了。

“夏同學,等一會兒到學校你要回宿舍嗎?我跟你一起吧!”

就在這時候,李璿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她和夏悠悠的位置有些距離,卻努力的伸長了脖子去叫喚,因而整輛車的人都聽見了。

聽到這個糟心的聲音,劉雪潔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馬美家這枚棋子要毀了還不夠,竟然連那個蠢貨都叛變了!

劉雪潔,頰扭曲了一瞬,半晌才緩過神來。

不過等到下車的時候,她發現幾乎所有學生會成員都擁護者夏悠悠往下走,反倒是她這個真正的會長孤零零一個人的時候,她才深刻的意識到——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