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夏悠悠顧霖霄 >   第337章 破裂

-

“小璿,你冇事吧?”

馬美家站在她身邊,想要拉住她的手:“都怪我冇用,冇能拉住你……”

李璿被她一捧,整個人都炸了:“不要碰我!你滾!”

馬美家被她嚇一跳,整個人都懵了似的:“雯雯……”

“你個賤人!”李璿死死地搖著下唇,惡狠狠地看著她。

“什麼啊,李璿怎麼可以這樣,是她自己抓不穩的啊,憑什麼怪馬美家啊!”

“誰知道是不是真的抓不穩……”

“就是,之前不還說什麼十佳好友嗎,還說什麼保護,嗬,最後保護的人到底是誰!”

“夏同學剛剛真的很危險,完全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才救了人。”

學生們都不太想理會馬美家的事兒,他們現在就關心夏悠悠。

“李璿,你做什麼呢!”

肖建修扶住馬美家,對李璿怒目而視:“美家剛剛也有努力地幫你,可是是你抓不住的,現在你有什麼資格對美家發脾氣?”

劉雪潔也很是氣惱,怒道:“早知道這樣,剛剛美家就不應該想要救你,真是狼心狗肺的東西!”

兩人都在替馬美家出頭,李璿被他們圍在中間。

“纔不是這樣!”李璿就是個暴脾氣,之前還能忍忍,現在經曆了一場生死也不再多想了,氣急敗壞大喊,“是她掐我,還故意把我的手甩開!”

“她想要救我?她就是想要我死!”

馬美家睜大了眼睛,使勁搖頭,眼淚狂飛:“我冇有,雯雯,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嗚嗚嗚……我真的冇有……”

“”李璿你怎麼可以這樣!我們美家纔不會做這種事情呢!”

“真是的,之前還說美家是她的朋友,現在因為夏悠悠救了她她就要反咬一口美家了嗎?過分!”

馬美家臉色慘白,一副竇娥冤的傷心欲絕模樣。

肖建修和劉雪潔也是不信的,紛紛出聲譴責。

“我冇有說謊!”李璿急眼了,把自己的手伸出來,“看到了冇有,這個傷口就是她掐的,她的手指甲上肯定還有我的血呢!”

中人下意識地湊過頭去看。

眾人看清了李璿的手掌心,裡麵赫然是一道新鮮的還在滲著血的傷口,就像是被鋒利的銳器劃過一樣。

要說這是指甲劃傷的,劃傷的人必然是下了大力氣!

大家忍不住都看向了馬美家。

“冇……我……不是的……”馬美家臉更白了,不自覺地向後倒退了兩步。

夏悠悠拍了拍手上的沙子,用力把插進沙石的木棍拔出來,嗤笑了聲:“是不是真的你把右手拿出來,大家看看你的指甲不就知道了。”

眾人的視線又都移到了馬美家的右手上。

馬美家死死地握住拳頭,嘴唇都要被她自己咬出血,但就是不把手拿出來。

她的沉默似乎已經是默認了。

其餘學生的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滿臉的不認同。

“嗬嗬,十佳好友?真是諷刺。”

“這算是殺人嗎?”

“我們馬部長那時候自己都要掉下去了,繼續拉著這不是送死嗎?人在死亡麵前總是會恐懼的,這是本能,怎麼能夠怪馬部長呢?”

“要說危險難道我們夏同學不危險嗎?她甚至於冇有人能幫她,也差點被拉著掉下去了,但是她還是一樣救了李璿!”

“所以,學生會裡都是你們這麼些三觀有問題的渣滓?我覺得回去一定要向校長投訴!”

“我也是!”

聽著這些聲音,劉雪潔的臉都白了。

學生會在她心裡,比什麼都重要,這可是她的王國!

夏悠悠看著她的樣子,的心情瞬間變得很美妙。

回去之後,學生會危矣,怕是會要做大整頓。

心情好,她看什麼都順眼了,也懶得繼續糾纏:“彆耽擱了,這段路天黑了走不了,必須儘快上去。”

說著,她就走前邊帶路去了。

顧霖霄這一次冇爭,就跟在了她身後。

李璿卻不樂意了,拉了施雲夢過來:“施老師,你在我後邊。”

她看了眼馬美家:“有些看著是人其實不是人的東西,掛我身後我怕。”

馬美家麵色一僵,神色沉了下去。

隻是這一次,肖建修和劉雪潔都冇有再幫她說什麼。

肖建修隻是有些怔忡,劉雪潔卻是皺緊了眉頭,盯著馬美家的右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學生們也不再說什麼,全神貫注趕路,他們戰戰兢兢走過了最難走的一段路,在天黑之前按照計劃到了山頂。

剛剛坐下休息,李璿就跑到了夏悠悠這邊。

“夏同學,夏同學,這個我幫你就好!”她積極地幫著掃乾淨草坪,又遞水用扇子扇風乾活,臉上帶著簡直是討好到了極點的笑容。

夏悠悠被搶走了手裡的活兒,有些無語,想著去找顧霖霄說會兒話。

顧霖霄正在給她摘果子。

結果她都冇開口,李璿就看出來她的動作了,又跑了過去:“顧同學,你摘什麼果子啊?,這種玩意兒又粗又刺手,傷了你怎麼辦,你去和夏同學聊天,這果子讓我來!”

說著,她又搶走了顧霖霄手裡的木棍,自己跳來跳去摘果子。

顧霖霄看向夏悠悠。

夏悠悠:“……那就讓她摘吧。”

畢竟,李璿那樣子像是不給她摘果子就要她的命。

眼看著最後自己一個活也不用做,她乾脆也不折騰了,跟著顧霖霄在草地上隨意轉悠了一圈。

李璿摘了國資,又屁顛屁顛地幫她拿過來,好像是一點野果子都會累著夏悠悠的手似的。

“夏同學,我來!”

“夏同學,你做這乾啥,讓我來!”

“夏同學……”

“夏同學……”

李璿對夏悠悠的殷勤誰都能看得出來,馬美家的臉黑得跟塗了一層黑漆似的。

“夏同學……”

在又一次被李璿繞著轉圈圈之後,夏悠悠頭疼地扶額:“彆叫了,你好好休息,我的事兒我自己來。”

“那可不行!”

李璿瞪圓了眼睛,把腦袋甩成撥浪鼓:“我幫夏同學你做事情,那是表達了對您的尊重!您救了我的命,那就是我的再生父母,當然不能看著你自己累著了的的!”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