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不,那幾個頑固的學生會成員瞬間被帶動,跟著說好話,周圍學生們就因為他們的話對馬美家的觀感出現了動搖和對比。

聽著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夏悠悠心裡明明白白,忍不住在心裡冷笑了聲,嗤笑道:“你們確定要遊過去嗎?”

“怎麼,難道你還不是個旱鴨子?那就真是太可惜了,這裡你過不去呢!”李璿現在看夏悠悠就有氣,就跟一個炮筒似的。

夏悠悠聳聳肩膀,讓出位置:“那你們請。”

看到她這模樣,李璿反倒是有些狐疑了。

馬美家笑了聲:“夏同學不會遊泳,所以故意故弄玄虛嚇唬我們呢?我們直接過去吧。”

劉雪潔和肖建修深以為然,毫不猶豫地跟上。

但是在他們打算下水之前,邊上的忽然有學生被什麼東西絆了下,低下頭就撿起來一塊木牌子。

那學生看清楚之後,趕緊出聲:“警示!警示!是警示標誌的牌子!”

馬美家等人一愣。

“這是什麼情況?”李璿開始有些犯怵了。

馬美家皺眉:“應該是故意嚇唬我們的?”

現在她對這些什麼警示都已經不信任了,而且都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了。

“下去?”劉雪潔也出現了些猶豫,拿不定主意。

肖建修皺眉,看著那塊不知道是不是被風雨刮掉落的警示牌:“我覺得有問題,最好再觀察一下。”

夏悠悠笑了出聲,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看到她這個樣子,馬美家忍無可忍:“肯定是故意騙我們的,會長,建修,我們直接過去!”

說著她就要踩下了水!

看到她這樣,劉雪潔和肖建修不再多想,自然是要跟著的。

進他們現在就是一個利益共同體,自然要站在馬美家這邊。

就在這時候,顧霖霄忽然走了出來。

“不能過去。”他冷冷道。

與此同時,在其他人反應過來之前,他撿起了邊上的一塊大石頭,狠狠地朝著水中央砸了下去!

一隻巨大的鱷魚腦袋從水裡冒了出來!

看著那綠光閃閃的眼睛,馬美家尖叫著往後跑!劉雪潔和肖建修也趕緊後退!

其餘學生們見狀,一個個都目瞪口呆,手腳發涼,也冇敢再動作。

“哎呀,嚇死我了!”

“好嚇人啊!話說,剛剛我好像看到那鱷魚嘴巴裡還叼著一根白骨呢!”

“天啊,我們怎麼來到了這麼可怕的地方!”

“不是,馬美家到底是怎麼帶路的啊!”

“我好怕,快點走吧……”

“早知道我就不相信會長他們了。”

鱷魚綠油油的眼睛盯著岸邊,還遊動了過來,岸邊嘰嘰喳喳的學生們噤若寒蟬。

大概是察覺到無法捕捉獵物,鱷魚的大腦袋再次鑽回了渾濁的水中。

眾學生們都可以聽見彼此喘出一口氣的聲音。

“太……太嚇人了!”

施雲夢看著馬美家他們:“幸好你們冇下去,不然真的要變成鱷魚的點心了!”

馬美家和劉雪潔他們此刻心臟還在劇烈跳動,雙手雙腳發軟,聽到這話,臉色愈發的難看了。

“美家,剛剛我都說了可能有問題的……”李璿咬著下唇,眼前陣陣發白。

要是馬美家他們真的下水,她肯定也要跟著下水的,到時候……

她的身子抖得更厲害了,牙齒都發出了讓人汗毛倒豎的“嘎嘎”聲。

“我……我……我不知道啊……”馬美家咬著下唇,臉色死白。

確實是她提議要遊過去的。

可是麵對著那麼多雙眼睛裡麵的責怪,她根本不想要承認自己的失誤。

餘光瞥到了夏悠悠,她當即回過頭,眼眶赤紅:“夏同學,你一開始就知道這沼澤裡有鱷魚,卻故意不說,你……”

“夏悠悠,你是故意想要害我們嗎?”劉雪潔反應過來她的意思,頓時滿腔恐懼都變成了怒火燒向夏悠悠。

肖建修和李璿也怒瞪著夏悠悠:“你這個惡毒的女人!”

就算是平時有口角,但是卻故意看著他們去死,這也實在是太讓人毛骨悚然了!

“你們是在搞笑嗎?”

夏悠悠看著他們的控訴,嗤笑了聲:“先不說我怎麼會知道裡麵有鱷魚,你們都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會知道?是你們自己咬下去的,又不是我把你們推下去的。”

“再說了,我要是真的故意看你們去死,霖霄纔不會提醒你們呢。”

顧霖霄:“忘恩負義的東西,早知道就不提醒你們了。”

馬美家等人頓時漲紅了臉。

夏悠悠看顧霖霄的表情,忍俊不禁。

她確實是要提醒他們的,但是顧霖霄卻偏偏選擇在他們要下水靠得最近的時候故意招惹了鱷魚出來。

他這小心思實在是太可愛了,看看馬美家他們都嚇成什麼樣子了。

於勝泉在後邊樂不可支,跟周彤咬耳朵:“哈哈哈哈哈,我最喜歡看霖霄麵無表情懟人了!”

其餘學生們聽了他們的話,也對劉雪潔和馬美家等人不滿。

“我之前光知道馬美家腦子有坑亂帶路,卻是不知道學生會裡麵的人腦子也都有坑,所以這是什麼,同類相吸?”

“腦子有坑冇坑倒是不知道,但是感覺學生會這幾個,他們一直都在被馬美家帶節奏針對夏悠悠倒是真的。”

與此同時,劉雪潔他們也回過神來了。

他們在眾目睽睽之下,原則上夏悠悠總不可能真的敢讓他們去喂鱷魚。

看著夏悠悠譏諷的目光,劉雪潔和李璿他們的臉一瞬間漲得通紅,剛剛的指責都變成了現在扇在自己臉上的巴掌。

李璿咬著下唇,暗恨地瞪了一眼馬美家。

她忽然覺得馬美家越來越不靠譜的,這傢夥以前這麼蠢的嗎,怎麼現在才發現呢?

以前在學生會的時候,看到馬美家一次次整彆人娛樂大眾,她看得哈哈大笑。

冇有想到,現在輪到了她被馬美家帶著一起成笑話了!

馬美家剛剛急著拉夏悠悠下水,推卸責任,現如今被點醒也是一臉的尷尬。

“我……我太害怕了,冇反應過來,對不起……”她一手拉住劉雪潔,一手拉住肖建修,眼圈發紅,眼淚差點想要掉下來了。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