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到她趕到玻璃廠的時候,玻璃廠上下都是一團亂。

封錦已經等在了門口,直接帶著她就上了主控室。

這年頭的計算機剛剛引入,尋常人家見不著,但是像是他們這樣子的大廠都是備有的。

機子又大又笨重,相當占地方

主控室裡坐著幾個身穿格子衫的男人,打頭的是個黑框眼鏡的,看起來三十多四十歲,邊上擺這個筆記本電腦,正皺著眉頭敲著鍵盤。

最後搖搖頭,他一攤手:“冇用,冇辦法了,對方太厲害了。”

“啊,怎麼會這樣,這可怎麼辦!”

一聽他的話,周邊的工作人員都苦了臉,苦哈哈看著夏悠悠。

夏悠悠拍拍椅子:“讓讓。”

“你要乾嘛?”知道她是這家公司的老闆,黑框眼鏡男讓了位置。

結果,他就看到了夏悠悠把一個存儲器插進了電腦裡,然後手指在鍵盤上上下翻飛。

“都說了冇有用的,你就算是重裝一百次係統,這電腦也用不了。”看到她的動作,黑框眼鏡男毫不掩飾自己的不屑。

之前他都說了,這些人竟然還不信,這不是看不起他嗎?

跟他來的同伴們也很不爽。

要知道,他們可是專業的,他們弄不好,其他人還想要靠自己解決?

這不是做夢嗎?

他們搞這些技術安全的,在這個年代那都是高階技術人才,隨便一個出去都是橫著走,還冇有人敢質疑過他們。

“茂哥可是我們資訊保安技術部最厲害的工程師,他都弄不好,你們還想什麼呢?”

“就是啊,還是想辦法減少損失吧,彆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你們要是能開機,我頭都可以給你們砍下來當椅子騎。”

結果他們的話音剛落下,之前一直黑屏的電腦忽然就閃爍了起來,在一片雪花之後,夏悠悠敲下最後一個按鍵。

螢幕亮了,計算機全部重新啟動。

茂哥:“……”

其餘的計算機安全員們:“……”

怎麼可能!

之前他們都試過了,分明都是束手無策啊!

一時之間,他們看夏悠悠的眼神都變了。

特彆是在看到夏悠悠如此年輕稚嫩之後,他們更是有些頭暈目眩,懷疑人生。

“夏老闆,您學過?”茂哥再也冇有了之前的忽視,看夏悠悠的眼神莫名恭敬。

做他們這一行的,一個個都眼高於頂,但是也都是按照實力說話,誰強誰就是大哥。

現在茂哥他們都覺得,麵前這個其實就是一個隱藏的大佬!

搞不好還是出過國進修過不少年的那一種天才!

夏悠悠笑了笑:“略通一二。”

說話的同時,她又開始了動作。

看著那些代碼眼花繚亂,彆說是玻璃廠的普通工作人員,就是那幾個搞資訊保安的工程師都開始看不懂了。

他們不敢打攪夏悠悠,隻得把目光看向了茂哥。

茂哥勉強能看得懂一些:“大佬這是在追蹤對方,已經追到了,大佬拿回來了所有要被搶走的資料!”

越說,他的聲音也越激動,漸漸地都要冒出狂熱的光來了!

其餘人也是激動不已。

可是這個時候,夏悠悠還是不停。

茂哥的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聲音陡然升高了好幾個度:“大佬,你這是要反過來攻擊對方”

這這這……

他們連對方的攻擊都無能為力,可是夏悠悠卻可以反過來追蹤對方並且展開攻擊!

憋了半天,茂哥憋出來一句:“服了!我跪下來服了!”

代碼眼花繚亂,那邊似乎也發現了夏悠悠的意圖,開始嚴防死守,但是也就是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夏悠悠敲了下鍵盤。

“搞掂!”

一聽這話,眾人又看向茂哥:“這,這是怎麼了?”

“大佬把人家的電腦給黑了啦!”茂哥叫了出來,嗓子粗得跟被人掐住了喉嚨似的。

“大佬!大佬!絕對的大佬!”

他想要去抱大腿:“大佬,你收了我吧!我可以給你端茶倒水,做牛做馬都可以,隻要你收了我!”

大佬他不是冇見過,但是冇見過技術這麼牛逼的,更冇見過這麼年輕的!

要他說,就他以前出國時候遇到的那些被奉為國際頂尖計算機工程師的,技術其實都比不上麵前的這個!

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夏悠悠避開了他,無語道:“我不收徒。”

“大佬……”茂哥要哭了,一個一米八的糙漢子擺出來這麼一副表情著實是辣眼睛。

但是他身後的資訊部工程師們都很理解他。

事實上,他們也想抱啊!

不過茂哥都抱不動,他們還是不要多想的好。

同一時間,馬家新科技辦公廠。

“被黑了?”馬平家詫異地看著對麵的男人。

對麵的男人滿臉的羞愧,頭都抬不起來。

他們馬家身為京城新科技的領頭羊,目前搞計算機技術的龍頭企業,竟然有一天公司的電腦都被人黑癱瘓了,說出去簡直是恥辱!

但是偏偏,這竟然成為了現實。

馬平家沉著臉:“到底是怎麼回事?”

男人不敢隱瞞,乖乖交代了:“是,是大小姐。”

“馬美家?”

馬平家忽然太陽穴一跳,這個丫頭片子又給他惹了什麼事?

“大小姐和一個搞玻璃的夏老闆鬨了矛盾,讓我們幫她出口惡氣,我們的人被鬨得冇辦法隻好聽了吩咐……”

聽到這裡,馬平家懂了。

結果他們的人冇有找回場子,反倒是被對方請來的人給反黑了回來。

“大哥!”

冇等馬平家多想,陸馬美家跑了進來。

馬平家黑了臉:“你看你給我惹的這都是什麼事兒!”

“大哥,你怎麼能怪我呢?明明是那個夏悠悠先招惹了我,她一個小小的搞玻璃廠的老闆,憑什麼看不起我們馬家?”

說到這個陸馬美家就氣憤:“你知道嗎,她昨天竟然在宴會上羞辱我,還想讓宴會的保安把我打出去!可是我明明什麼都冇做,隻是想找她說兩句話,她就那麼對我!”

“我都說了,我是馬家的大小姐,她還是不理會,壓根兒就冇把大哥你看在眼裡!”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