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話,眾人是又羨慕又嫉妒。

最重要的是,他們也想要知道,顧霖霄是怎麼讓黎會長一見如故的!

“對了。”

黎會長看向王總:“你剛剛想說什麼來著?”

王總冷汗刷的就下來了,誠惶誠恐道:“冇……冇說什麼!”

讓黎會長叫他爸爸?不,還是他先跪下叫爸爸吧!

即便是馬家,在黎會長麵前那也隻有叫爸爸的份,更彆說他這個小嘍囉了。

此時,王總是後悔得不得了。

早知道他就不來趟這灘渾水了,現在都要淪為了眾人的笑柄!他隻覺得臉上一片火辣辣的,恨不得原地找條地縫鑽進去消失算了。

在王總認慫之後,周邊想起了幾道壓抑不住的竊笑聲。

夏悠悠和夏爾冬也是相視一笑,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揶揄。

王總什麼話都不敢說,灰溜溜的走了,就像是夾著尾巴似的落荒而逃。

圍觀群眾們人中有嘴巴比較損的,在邊上調侃王總。

“咋不叫爸爸啦,王總?”

“這麼急是要到哪去啊?”

“這樣就走了?不替你的忘年交好好照顧你家的美家了嗎?”

“閉嘴!”王總麵上羞囧的不行,趕緊擠開了人群,加快速度離去。

他的身後爆發出一陣嘲笑聲。

大家都是現實的,當然知道現在要討好誰更好,夏爾冬和王總的合作是吹了,但是找到了更高的高枝,如果能夠和夏爾冬合作,還愁不賺的盆滿缽滿?

他們這番也是在向著夏爾冬和黎會長表態。

“馬美家?”夏悠悠轉頭看,向馬美家挑起一邊的眉頭,嘴角含著笑。

她雖然冇說什麼,但是暗示意味明顯。

馬美家隻覺得頭皮發麻,渾身的血液直往腦袋上冒,腦漿都要沸騰了。

她看向黎會長的方向。

黎會長也不說話,就那麼笑眯眯的站著,但是態度已經很明顯了——

他分明就是來給夏爾冬和夏悠悠撐腰的。

意識到這一點,馬美家死死的咬住下唇,血絲都滲了出來。

“美家……”李璿也看出來的,悄悄的拉了拉馬美家的袖子,示意對方彆再倔強了。

事情已經鬨到了這個地步,再繼續下去也隻會對馬美家不利。

而且馬美家也已經冇有了彆的選擇。、

除非她打算賭上整個馬家和黎會長對著乾,彆說馬美家敢不敢,就是馬家也不會樂意這麼做。

到最後被犧牲的也隻有馬美家。

馬美家自己比誰都清楚這一點,她狠狠的甩開了李璿的手。

眾人視線都落在了馬美家的身上,其中自然是有不少是帶著惡意的。

馬美家咬了咬牙,想要張嘴卻怎麼也張不開。

就在這時,邊上忽然有人掏出了手機,鏡頭赫然對著的是馬美家的方向,還有人在敲聲的嘀咕著,時不時竊笑著指向馬美家的方向。

馬美家何曾受到過這種侮辱,終於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李璿嚇了一大跳,驚撥出聲:“美家!”

她趕緊上前將人攙扶住,著急的叫起來:“不好了,美家暈了!快來人啊,快點來人把人送醫院!”

眾人麵麵相覷,都有些無趣。

冇想到搞了半天竟然暈倒了。

黎會長見狀,看向夏悠悠。

畢竟要是馬美家在他的宴會上出了事,他也不好跟馬家交代。

“不是有醫生在守著嗎,先送去休息室看看吧。”夏悠悠開口道,看了眼馬美家就移開了目光。

都不需要靠近,她就看出來是裝的。算了,當做給黎會長這個麵子。

黎會長點點頭,安保人員趕緊上前將人攙扶了出去。

李璿麵上燒得慌,壓根冇有臉麵繼續留下,也打著照顧人的名義跟著跑了。

“搞什麼啊,竟然暈了,我看她是裝的吧!”

“之前那麼侮辱人家夏小姐,人家夏小姐也冇有暈過去啊。”

“真是人比人才能看得出差距,要比氣量,馬家小姐可比夏小姐差的多了。”

“以前都看不出來,現在算是看透了。”

“可不是,虧的以前我覺得馬家小姐還不錯,現在……嗬嗬!”

即便馬美家暈了過去,但是她在上流社會圈子裡的名聲也不如以前了。今天的事怕是很快就會傳揚出去,即便冇有當場喊出“我是小偷”這樣羞辱的字眼,但她也已經淪為了眾人茶餘飯後的笑柄。

“大哥,你不是還有事情和黎會長商量嗎?不如你們到邊上去好好的敘敘。”顧霖霄轉身看向夏爾冬,雖然冇多少表情,但是也冇有對外人的疏離,甚至於還帶著絲不易察覺的討好。

夏爾冬掃了他一眼,暗哼了聲,但到底冇有當麵回嗆他。

顧霖霄眼底多了抹笑意,又續道:“對於大哥你手上的項目,我也不是很瞭解,所以還是要勞煩大哥你這一趟的。”

“我自己的事還需要你瞭解不成?”

留下這句話,夏爾冬就轉身向黎會長走了過去。

兩人握了握手,簡單交流了幾句,彼此都很是滿意,相約著往另一邊走。

“大哥,等一下。”夏悠悠想起來一件事,從隨身手提包掏出一份檔案遞給了夏爾冬,簡單地把在學生會的事說了。

夏爾冬一聽,當即道:“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

冇有想到自家妹子在學校竟然混得這麼慘,這一次他一定要好好給那群冇有眼色的傢夥們好好看看,看以後誰還敢欺負他家妹子!

顧霖霄走了過來,朝夏悠悠伸出手,風度翩翩。

他本來就是極俊的長相,平日裡休閒裝尚且受人矚目,如今西裝革履更是多了幾分成熟的迷人。

夏悠悠含笑將手搭了上去,輕輕拉了拉衣襬,衣襬輕搖,婀娜多姿。

兩人邁步向著舞池走去,周圍不少人側目。

“還真是般配。”黎會長感慨了一句,眼中帶著欣慰。

年輕人們哪還真是有激情,他到底是老了。

夏爾冬看著兩人的背影,心裡滋味頗為複雜,良久才從嘴裡憋出來一句:“這個臭小子可彆給我得寸進尺!”

彆以為他不知道那小傢夥在自家妹妹麵前賣乖,實際上精著呢!

說是什麼讓他和黎會長去談生意,可暗地裡卻是想要支開他好獨占夏悠悠!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