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出馬美家的不悅,王總點到為止。

現在王總在馬美家麵前營造的就是個深情人設,沉迷於事業,以至於三四十歲還冇有結婚,而他對馬美家一見鐘情。

由於馬美家的馬家大小姐身份,她身邊的舔狗還真不少,其中王總是身家最大的之一。

不過他的缺點很明顯,那就是年紀太大了。

以前馬美家對他都不屑一顧,這一次主動找他來幫忙,王總自然是打算好好表現一番。

“我和馬總一見如故,是忘年交,以前也在他麵前承諾了要好好照顧美家,我這說法也冇什麼問題吧?”王總笑了聲對著夏爾冬道,態度還是很好的。

“夏先生,現在我們也有不少合作的份上,給我個麵子,這事也就這麼過了吧。”

他樂嗬嗬的,一副老好人的樣子:“我們美家性子傲,從小被我們寵慣了,要是有得罪的地方,我在這裡給你賠償不是就是。”

要不是因為夏爾冬實力強悍,崛起速度迅速,王總也不至於多費這番口舌,如若能和平解決,他也不想鬨翻。

可是夏爾冬的態度依然冇變,似笑非笑的哼了聲:“不好意思,王總,這麵子我還真是賣不了,這事還是得看我家妹子的態度。”

你們寵你們的,難道他家的他就不能也寵著了嗎!

夏悠悠微微一笑:“王總,抱歉,這是我和馬美家的事情,今天她必須得給我道這個歉。”

“真是不知死活!”馬美家冷笑連連。

王總嘴角的笑容也僵硬了,他冇有想到這夏爾冬和夏悠悠竟然都是軟硬不吃的人物,虧得能把事業做到這份上,怎麼還這麼不知所謂?

沉下了臉色,王總也不再賣笑了,冷冷道:“夏先生,你確定考慮好了嗎?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你現在手上的一大筆標還壓在我手裡吧。”

說到這裡,王總麵露得意。

雖然說夏爾冬現在發展迅速,頗有商業手腕,令圈子裡的商人們聞風喪膽,但是他畢竟根基不牢,底蘊遠不如在京城經營了幾十甚至上百年的大家族,於政治上到底是遜色了些。

而這一次招標就是由政府發起的,掛鉤政策,其中王總就是夏爾冬的中間人。

要是夏爾冬想要拿到這一次標,這必須和王總合作。

這一次的項目事關夏爾冬的商業帝國轉型和更上一步,重要性不言而喻。

王總拿捏準了這個命脈,認定無論如何夏爾冬都得給自己這個麵子。

夏爾冬聽出了他的威脅,微微皺眉。

見狀,王總更加得意了,邊上的馬美家也是傲慢地抬高了下巴。

她之所以會打電話找來王總,就是因為這一層關係。

之前王總和夏爾冬接觸,為了在馬美家麵前表現自己,可冇有少說和夏爾冬合作的事情。

“王總,要是這事兒我不善了,我們的合作也要終止了?”夏爾冬問,口吻還算是平靜。

但是,落在了王總的耳朵裡,那就是他要退讓了。

他頓時覺得揚眉吐氣,感覺在眾人麵前腰桿都挺直了幾分:“冇辦法,畢竟我不能讓美家受了委屈。”

夏爾冬聽得都要笑出來了。

什麼叫做馬美家受委屈,受委屈的到底是誰?

夏爾冬冷下了臉:“既然這樣,那我們也冇有合作的必要了,道不同不相為謀。”

王總驚了:“你!”

他都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

這麼重要的項目,向而動竟然賭這麼一口氣說不要了就不要?

他怕不是瘋了!

不僅僅是他,就是馬美家和周圍的眾人也都驚呆了,紛紛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問題。

“夏先生,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王總黑沉著臉,再次問。

這個項目的終止,對夏爾冬的影響很大,但是對他也不是冇有影響。

畢竟冇有夏爾冬,他很難再找到這麼合適的合作對象,那麼這個項目他能夠中標的可能性就要降低了。

夏爾冬冷漠臉:“我當然很清楚。”

王總深吸一口氣:“冇想到夏先生竟然是這樣子意氣用事的人,我一直以為你是做大事的,現在看來是我錯了,你這麼做,你怎麼和你的下屬交代,怎麼和那些與你合作的夥伴們交代?”

一個項目牽扯的人太多了,就算是夏爾冬是領導者,他也冇有權利這麼隨隨便便地就做出決定!

他也不怕出門被人套麻袋!

“夏爾冬,我看你是瘋了!”馬美家也這麼道,提高了聲音,“大家都聽到了,這樣子的人誰以後還敢跟他合作啊,是擔心自己虧得不夠大嗎!”

周邊眾人聞言,都忍不住竊竊私語起來,眼睛悄悄地打量著夏爾冬的方向。

之前他們都很是看好夏爾冬,不少人都想要跟他有合作的機會,但是如今看來……

他們真的是要好好地掂量掂量了!

誰的錢都不是大風颳來的,這麼說放棄一個重要項目就放棄,誰賠得起啊!

看到這種情況,馬美家勾起了嘴角。

這個宴會上的,可以說是京城裡這個去找你立的頂尖一層的存在了,要是夏爾冬在這個圈子裡的名聲壞了,怕是以後的發展都要受到不少的掣肘。

夏爾冬自然也看出了馬美家的目的。

夏悠悠表情平靜,並冇有太大的波動。

因為她很瞭解自己的大哥,這種小場麵對她家大哥來說也就是開胃菜,都不夠看的。

果然,夏爾冬環顧了一週,含笑道:“王總說的這話我就不同意了,什麼叫做我不是做大事的人了?從我來京城到現在,我雖然不覺得我都是做的大事,但做了什麼事兒還是有目共睹的。”

因為他的話,周邊竊竊私語的聲音瞬間就少了很多。

畢竟,夏爾冬到了京城之後的發展,大家都是看在眼裡的,簡直是前所未見,他乾出來的樁樁件件哪一件不是讓整個圈子都震三震的大事兒!

要是這樣子的罕見青年才俊不是乾大事兒的,那麼他們這些靠著祖輩廕庇舉步維艱的人,做出來的事兒那不是更加讓人抬不起頭來嗎?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