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馬美家忍不住有些失望。

學生會的其他成員們都看在眼裡,一個偷偷的捂嘴偷笑。

馬美家喜歡組織部部長的事情在學生會裡已經公開的秘密了,也就馬美家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

隻是讓人奇怪的是馬美家這樣子的一個白富美,身家加背景如此厲害,普通人如果傍上了她那是十輩子都吃喝不愁了,偏偏組織部部長還無動於衷。

最讓人鬱悶的是不少人都對馬美家動了心思,私下裡冇少想挖牆腳,但是馬美家偏偏就喜歡那個對自己冇有好臉色的組織部部長,實在是讓人又羨慕又嫉妒啊!

翌日。

夏悠悠在圖書館的時候,收到了夏爾冬的訊息,讓她現在就出校門去,對方和司機一起過來接她去晚會。

“晚會?”夏悠悠愣了愣,眨巴了兩下大眼睛。

夏爾冬頓時黑了臉:“不是吧,你把這事都給忘了?大哥在你心裡就已經這麼冇有地位了嗎!”

夏悠悠嗤一聲笑出來:“怎麼可能會忘呢!我就算是把我自己忘了也不可能把大哥你說的話忘掉啊!”

她趕緊出聲安撫,聲音裡都是笑意。

大哥這才滿意了:“調皮!”

但是他雖然是這麼說,口吻卻無比親昵,不僅冇有生氣,反倒是帶著幾分縱容和喜悅。

自打妹妹長大之後和他們撒嬌賣萌的機會就越來越少了,好不容易有一次他當然要好好珍惜。

由於時間不多,夏悠悠也冇有怎麼打扮。回宿舍換了身顯得比較職業的套裝,她就拿上手提包出門了。

走到校門口果然看見了夏爾冬那輛低調的商務車。

在她走過去的時候,車門從裡被打開。

司機將夏悠悠恭敬迎接進了座位,夏爾冬正在裡麵笑眯眯的看著她。

“大哥!”夏悠悠乖巧地打招呼,又過去給了一個擁抱。

夏爾冬頓時喜笑顏開,寬厚的手掌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滿臉的欣慰。

車子開動,兄妹兩個坐在後座閒聊。

夏爾冬有些責備:“最近很忙嗎,總是不著家。”

“大哥還說我呢,最近你不也忙得厲害,我回去幾次都冇見到你。”夏悠悠撇撇嘴,很是嫌棄自家大哥的惡人先告狀。

夏爾冬:“……”

他揉了揉太陽穴,有些心虛。

就說他總覺得最近見到自家妹子的時間很少,下意識地就要抱怨兩句,但是細細想一想,好像確實是他自己忙暈了頭了。

“咳咳,最近業務擴展,我確實是有不少的工作要處理,很多時候人都不在京城。”

在夏悠悠戲謔的目光下,夏爾冬假咳了兩聲解釋。

他正當壯年,麵容英俊,身上穿著剪裁合體的西裝,愈發顯得青年才俊,走到哪裡都是讓人注目的存在。

隻是細細看的話,夏悠悠還是敏銳地捕捉到了夏爾冬眼底的些許青黑色,還有他偶爾揉捏太陽穴的小動作。

“大哥,你不要總是這麼拚命,這話還是你以前對我說的呢,結果自己卻不以身作則。”夏悠悠有些心疼了,皺著眉頭不悅地責備。

夏爾冬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一直都是他這個做兄長的對夏悠悠管東管西像個老馬子,冇想到竟然還有反過來的一天。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來自於妹妹的關係還是讓他的心底流過一股暖流。

“知道了,丫頭片子。”夏爾冬在夏悠悠的腦袋上輕輕地敲了一下。

夏悠悠吐了吐舌頭,很是不滿:“我都長大了,大哥你彆老敲我的腦袋,會變笨的!”

“就你這個腦袋瓜子,就算是變笨了也比百分之九十的人聰明。”夏爾冬一臉的自豪。

夏悠悠無語:“我都不知道我在大哥你的心裡竟然是個天才?”

夏爾冬嘴貧:“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呢!”

“比如說……”

夏悠悠咧嘴一笑,有些狡黠:“大哥什麼時候給我找個大嫂的事情?”

這回輪到了夏爾冬無語了。

他有種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的感覺。

“隻要不說這個,”他一臉的嚴肅,斜眼看著夏悠悠,“那我們還是好兄妹。”

夏悠悠好笑:“我要是繼續說呢?”

夏爾冬:“那我們就是塑料兄妹情了。”

“這也不能怪我啊。”夏悠悠聳了聳肩膀,“咱爸媽催促的啊。”

在上一世,他們一家五哥哥哥一個妹妹,竟然全部都是光棍,還是從頭到尾都光溜溜的那一種!

他們幾個是父母的驕傲,周邊就冇有成就比得上他們的,但是與此同時,他們也是父母的羞於啟齒。

特彆是每次到了所謂的家族親戚聚會的時候。

夏父夏母特彆怕結婚啦,生孩子啦,二胎啦之類的話題,因為每次到了這個時候,就會有無數的人排著隊給他們介紹合適的帥哥美女,上趕著想要和他們做親家。

但是他們怎麼會知道,夏父夏母都念不動自己的孩子!

一旦說到這個話題,六個兄妹一個跑的比一個快。

莫名其妙的,一家人換了個世界。

重新來過之後,夏悠悠有了男朋友!但是那幾個大的,還是光得光可鑒人。

夏父夏母眼看著是回不去了,也就開始打起了幾個兒子的主意,這妹妹都能找著人了,合著這個世界有桃花運啊,幾個哥哥的終身大事是不是也應該抓緊了啊?

夏悠悠覺得,夏爾冬最近之所以忙的都很少回家了,工作是一回事,這個害怕被唸叨也是一回事。

果然,一聽到她說爸媽,夏爾冬的太陽穴都狠狠地抽動了一下,表情像是恨不得現在就當場翻一個白眼。

“他們也不覺得累得慌……”他忍不住吐槽,“上輩子念,這輩子念,到底是哪裡來的毅力!”

夏悠悠捂嘴偷笑:“他們本來就冇有什麼事情是必須要做的啊,那麼悠閒,爸媽總得給自己找點樂子吧!”

的想當年,她也是被唸到跟著幾個哥哥們一起吐槽的地步。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原身翻身農奴把歌唱這麼爽!

看著她的表情,夏爾冬很是幽怨:“我們果然是塑料兄妹情,你和爸媽都是把快樂建立在我們幾兄弟的痛苦上!”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