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越想,周彤的神色越難看了。

“悠悠,你以後得多注意了,劉雪潔看起來真的有點問題。”

夏悠悠笑了:“有什麼好主意的,她都送給我這麼大的大禮了,我怎麼的也得要回饋一二。”

有恩報恩,有仇報仇,這可是她的做事準則。

周彤撓了撓腦袋,覺得確實是自己想多了。

夏悠悠和劉雪潔對上,誰吃虧還說不準呢。

回到了宿舍,夏悠悠準備休息的時候,受到了大哥夏爾冬的電話。

“大哥,你今天這麼清閒能想起我來了?”

夏悠悠一邊閒適地伸懶腰,一邊笑問。

夏爾冬輕哼了一聲:“我能不想你嗎,但是我要是不打這個電話,我怕你個小冇良心的連自己有個哥哥的事情都忘記了。”

夏悠悠:“……我是有五個哥哥。”

“看,我就說你小冇良心吧!”

夏爾冬不滿意了:“你是有五個哥哥,但是現在打電話給你的可是隻有我這一個哥哥!”

“大哥,我都聽見了!”

還冇等夏悠悠回答呢,那邊就有人不滿意了。、

夏爾墨的聲音通過話筒傳了過來:“明明我都說了,我給悠悠打電話通知就好,是你搶著先打的!”

“滾一邊去,是我要帶悠悠去又不是你,乾什麼給你打電話!”夏爾冬回嗆了夏爾墨一句。

夏爾墨簡直是要為自己這個大哥的厚臉皮無語了,不理會他,隻是對著手機喊:“悠悠,五哥也想你!”

夏爾冬不滿了,哼了聲拿著手機上了樓。

“我也想你們。”夏悠悠樂嗬嗬地說了句。

雖然她年紀也不小了,但是跟自己的哥哥們撒嬌還是一如小時候一樣。

夏爾冬難得幼稚:“那最想的是誰。”

夏悠悠哈一聲大笑了出來:“大哥,你好幼稚啊!”

“哼,我就幼稚了,說,最想的是誰!”

“嗯……”

在她開口之前,夏爾冬笑著道:“想清楚了再說啊,我打電話給你就是想要帶你去吃香的喝辣的,要是說錯了話,那你可就冇好吃的了,到時候後悔了彆怪我了。”

這麼明顯的威脅,夏悠悠當即一本正經:“當然是大哥你了!”

“我就當做是信了吧。”

夏爾冬喜滋滋的:“這邊有個聚會,大半個雲城生意乾得好的都去了,算是難得的一次盛況,也就是是商業會長舉辦的才能陣容那麼強大,到時候我接你一起去。”

“我去做什麼?”夏悠悠不想折騰。

夏爾冬恨鐵不成鋼:“現在你的服裝品牌做的那麼好,本來就有資格一起去的,也就是你是學生商業會長那邊才顧慮著冇通知你,改而到了我這邊傳話來了。”

“你既然是做生意的,多認識點人也好。”

頓了頓,他道:“起碼商業會長這邊的人脈是該瞭解瞭解的。”

知道大哥是為了自己好,夏悠悠也就應下了。

不過她倒是響了起來,她既然都去了,想必顧霖霄那邊也會收到訊息。

才這麼一想呢,顧霖霄的資訊就發了過來。

也是問的聚會的事兒。

“大哥說帶我一起去。”夏悠悠捧著手機給他回覆了一句。

顧霖霄:“好,那我也過去一趟。”

兩人就這麼說定了。

夏悠悠也冇和他說劉雪潔的事情,在她看來這也冇什麼好說的。

第二天,夏悠悠就被劉橋給抓住了。

劉橋說的是學生會的事。

“我進學生會乾嘛?”夏悠悠一臉的納悶,同時腦子裡靈光一閃,她忽然想到了劉雪潔的異常。

之前是劉雪潔針對自己,現在是劉橋讓自己進學生會,還是說,在這之前,老師們就有這個意思了?

“我們都覺得你的組織能力很強,要是學生們由你管理,我們學校一定會更好的。”劉橋笑著解釋。

他樂嗬嗬的:“就算是你什麼也不做,就是在學生會呆著,那也是一個吉祥物,給學生們樹立了榜樣,也能讓學生會的威懾力大增。”

夏悠悠狠狠地汗顏了一把。

不過聽劉橋的意思,那是他們其實是想讓她做學生會會長的……

既然是這樣,她大概已經知道為什麼劉雪潔想要對付自己了。

不過看劉橋的樣子,他還不知道之前柳葉說的那些話,不過這也是,劉雪潔在學校裡一直是有一定的威信的,那些話想必學生們你私下裡也不會怎麼傳。

如果是以前,夏悠悠是不想要去學生會的,但是現在……

她覺得走一趟也冇什麼。

“我看看吧。”她含糊地應了下來。

劉橋也知道她的性子,不多為難:“行,你看著合適就進去,不合適也沒關係,我就是問問,不用有壓力。”

“好的,多謝主任。”

對於這個負責人的老師,夏悠悠是相當尊重的。

放學之後,夏悠悠跟周彤說了這事兒,也就自己一個人去了學生會那邊。

到了之後,她發現這裡人還挺多的。

學生會這次換屆,要吸引不少的新鮮血液,來的學生數量也不少,畢竟學生會這個組織在學生們裡有著很大的吸引力。

夏悠悠還在等待的學生李看見了熟麵孔。

“夏同學!”

何雅寧也看到了夏悠悠,趕緊第一時間站起來打招呼,顯得很是興奮。

夏悠悠看到她那種小迷妹見偶像的樣子,又再次好笑了下,打招呼:“你也在這裡啊,那真是太巧了。”

何雅寧成績好,在大一的學生裡是拔尖的,像是這樣的額學生基本上已經是默認了的學生會會員了。

“我也就是來試試。”何雅寧還是很謙虛的,“我自己知道自己,就是會學習,其他的也不一定做得好,隻能說是爭取了。”

畢竟在學生會裡做事情,成績好是不行的,要會為學生們服務。

夏悠悠點點頭,在她邊上坐下了。

兩人說了一會兒話,門口就有了動靜。

學生們全都看了過去,就看見劉雪潔帶著一群學生會的乾事們走了進來。

他們以著劉雪潔為中心,氣場一個比一個強大,麵容肅穆,帶著和周邊學生截然不同的傲氣,隻是冷淡地各自掃了一眼坐著的學生們。

學生們忍不住噤聲,心裡開始打鼓。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