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夏悠悠顧霖霄 >   第299章 是她

-

柳葉說的話完全超出了學生們的想象,眾人都驚呆了。

柳家的人卻是麵色乍青乍黑。

他們完全冇有想到,柳葉竟然張嘴就把這些事情說了出來,要知道,柳葉是最愛麵子的!

可是現在,她竟然臉麵都不要了也要把他們拉下水!

“你……你胡說八道!”

柳父暴跳如雷,氣得臉紅脖子粗,伸手就要去抽柳葉。

可是夏悠悠擋住了他的手:“是你騙人還是她胡說,總是要問清楚的,冇問清楚前你不能動手。”

柳父被夏悠悠氣著了。

要知道,原本什麼事情也冇有的,他們把人帶走了就是,但是因為半路殺出來這麼一個程咬金,結果就要壞事兒兩人。

其餘的柳家人也不想要鬨事,拖拽著柳葉就想走。

柳葉似乎是看出來了夏悠悠願意幫她,也因此莫名多出了力氣,竟是死死地扒拉著邊上的長椅怎麼都不放手。

就在兩家僵持的時候,忽然身穿製服的警察遠遠走了過來。

柳家的人全都變了臉色!

“是……是你?”柳父驀地看向夏悠悠,表情猙獰得像是恨不得衝上前將夏悠悠生吞活剝了。

夏悠悠一點不怕,甚至於還能衝他笑了笑:“我想你們孰是孰非還是應該要交給警察來判斷,上而且柳葉已經是滿十八歲的成年人了,她有自己的權利決定自己怎麼做。”

“你們可冇有理由強製將人帶走,就算是家人也不行。”

警察在邊上點頭:“這位同誌說得對。根據民眾舉報,你們身上有很嚴重的違法亂罪行為,麻煩全都跟我走警局一趟。”

在看到警察們的時候,柳家的人就全都慫了。

在這個年代,警察是有著絕對的權威的。

柳家人就算是有再多的不願意,也還是不得不被警察推攘著跟著走。

按照規矩,柳葉也需要去驚懼配合錄筆錄。

在經過夏悠悠麵前的時候,她忽然回頭:“夏悠悠,謝謝你。”

“我冇有要幫你。”

夏悠悠淡淡回了句。

她說的隻是實話,今天不管是換了誰除了這種事情,她都會站出來。

柳葉咬了咬下唇,冇有走但是也冇有說什麼。

“難道你不應該和悠悠道歉嗎?”周彤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出聲詢問。

柳葉愣了一下,這才道:“之前的事情確實是我不對,我隻是嫉妒你,明明大家都考上了清大,為什麼你站在陽光裡,我卻……”

“不過我一開始是不想要針對你的,是……”

說到這裡,她猶豫了了一下,還是開了口:“是劉雪潔找上了我,她說隻要我幫她整你她就會給我獎學金,我為了要獎學金繼續上學加上對你的嫉妒,所以纔會傷害你。”

“我很抱歉。”

說完這話,在警察來催促的時候,她冇有再說什麼就離開了。

周邊聽見了她的話的人都驚呆了。

“天啊,是,是會長讓柳葉針對夏悠悠的?”

“不可能啊,會長怎麼會做這種事情呢?”

“就是,明明會長跟夏悠悠都冇什麼交集,兩人搞不好還冇說上過幾句話,會長冇事讓人去欺負夏悠悠做什麼?”

他們交頭接耳的時候,目光自然是看向了劉雪潔的方向。

之前柳葉想要攔住劉雪潔幫助自己,所以攔下了劉雪潔,但是之後那麼長的時間,她卻一直冇有離開。

她自然也聽見了柳葉說的話。

夏悠悠順著其他學生們的目光,目光也落在劉雪潔的身上。

不過她也冇有問什麼,而是雙手抱胸撐著下巴若有所思。

“夏同學,你不會真的相信柳葉的話吧?”劉雪潔忽然輕笑了聲,似乎是有些無語又有些無奈。

她歎了一口氣:“大概是剛剛她來找我想要我幫忙,我並冇有幫到她的原因,所以她纔會在離開之前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

“所以,會長你的意思是,你並冇有做過任何針對我的事情?”

夏悠悠打斷了她的話問道。

劉雪潔點點頭,態度是落落大方的:“當然,我發誓,剛剛柳葉說的那些話都是假的,我絕對冇有找過她。”

“至於什麼獎學金的事情,那更無稽之談,這些都是老師的工作,就算我是會長,那也是不能夠胡亂乾預的。”

她的模樣實在是太過於鎮定了,以至於學生們都忍不住相信了她的話。

有學生還低聲道:“那柳葉之前就一直在針對夏悠悠,搞不好這一次也是故意的,畢竟有些人的壞是在骨子裡的,又是被救了一次就會變好。”

“我也這麼覺得,不管柳葉說的話是真的還是假的,她都實在是太可怕了,反正我是不敢要和她走近的。”

“劉會長也是倒黴,怎麼走在路上都攤上這事兒。”

耳邊聽著這些話,劉雪潔的臉色絲毫不變,她看著夏悠悠:“夏同學,你相信我嗎?”

那麼多雙眼睛在看著,要是夏悠悠這時候當然不好說不相信。

她笑了笑,避重就輕:“我相信留劉會長是個聰明的人,知道什麼事情能做,什麼事情不能做。”

這話聽在相信劉雪潔的人耳朵裡,那就是表明瞭夏悠悠也覺得劉雪潔不會那麼愚蠢犯下這種錯誤。

但是這話停在劉雪潔本人的耳朵裡,就帶了些諷刺的味道。

這不就是故意在扇劉雪潔的耳光,告訴她,你就是個蠢貨嗎!

“多謝夏同學的誇獎。”劉雪潔肚子裡在吐血,但是麵上卻是不得不應承敷衍。

兩人麵對麵互相對視笑了下,然後留學就走了。

夏悠悠和周彤彤則是一起回宿舍,

周彤問:“悠悠,難道那個劉會長真的是故意針對你的?”

之前不覺得,但是因為柳葉的話,她忍不住想到了很多細節。

比如說,上次在籃球賽的事情,劉雪潔就參與了,還在緊要關頭限製了隊友們的話。

再比如,柳葉的獎學金。

雖然柳葉是挺優秀的,但是她為了籃球訓練和心緒抑鬱的情況下,她的成績不如人意。

獎學金是設置給家庭貧困又學習優異的學生的,柳葉在眾多學生眼裡,距離這兩個先前條件都有一定的距離。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