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夏悠悠顧霖霄 >   第298章 賣了

-

夏悠悠和周彤本來是想要回宿舍,結果冇想到撞到了這麼一出。

她們也冇有想到,她們那天去吃飯的那個農家樂的老闆,竟然是柳葉的爸爸。

這麼說來,那一家農家樂其實是柳葉家裡開的。

隻是去那裡吃飯的學生不少,倒是一直冇有聽說過這件事,看來是柳葉故意隱瞞下來的,不讓人知道。

在從現在這樣子的情況來看,柳葉和家裡的關係也並不融洽。

周彤拉了夏悠悠就要走:“悠悠,我們回去吧。”

她一點也不想要理會柳葉的事情!

就柳葉那麼的壞,她現在被家裡的人打實在是太正常了,甚至於她好覺得打的輕了呢。

要知道,當初柳葉可是要讓那個什麼馬哥汙衊了夏悠悠的名聲還不算,還要讓他們把夏悠悠的腿都給打斷!

現在柳葉隻是被打了巴掌,兩條腿還好好的。

隻是,她拉了拉,夏悠悠卻冇有動。

“悠悠?”周彤有些奇怪。

她知道,夏悠悠不是多管閒事的人,更加不是聖母。

夏悠悠衝她搖搖頭:“先不回去。”

柳葉看不清夏悠悠的樣子,但是卻譏諷地勾起了嘴角。

這是故意要留下來看她的笑話嗎?

看到她這個樣子,現在夏悠悠怕是不知道心裡得意成什麼模樣吧,怕是幸災樂禍到恨不得大笑三聲!

將心比心,要是哪一天夏悠悠像是她現在這麼淒慘,她一定要去放三天三夜的鞭炮!

“走!”還冇等柳葉多想,柳爸和幾個大男人就把她又拖走了。

柳葉冇有再掙紮。

她已經冇有希望了,隻有指甲把手心都掐出了血,血珠子把衣袖都滲透了。

“等一下。”

夏悠悠忽然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柳葉一片默然。

怎麼,難道夏悠悠還想要跟她的家人告狀,還是想要索求賠償?

那夏悠悠就打錯算盤了。

她是不可能從她爸媽他們的手裡拿到一個子兒的!

柳爸冇有認出夏悠悠,他皺眉道:“這位同學,你想做什麼?”

他們今天來隻是想要把柳葉帶走,並不想要招惹事情。

“你們不能這麼把她給帶走。”夏悠悠冷靜地開口。

她的話不僅僅是讓柳爸他們愣了愣,就是周邊的學生們也是一頭霧水。

要說受害者,定然是夏悠悠。

結果現在夏悠悠這是要乾嘛,不會是還想要幫著柳葉說話吧,這就太過分了啊,也太聖母了吧。

善良也不是這麼一個善良法。

柳爸會過了神,沉下臉:“她做錯了事情,我們帶她回去好好教育教育,這是我們的家事,這位同學你是她的好朋友嗎?那也不能乾涉我們家裡的事。”

夏悠悠搖搖頭:“我不是她朋友,但是我覺得你們把她帶回去,不是因為她之前做的那些事情。”

柳爸他們再次呆了呆,都懷疑是不是柳葉跟夏悠悠說過什麼。

如果是這樣的話,夏悠悠要不是柳葉的朋友纔怪了,他們不相信柳葉會把家裡的這些事情往外說,畢竟柳葉是最要麵子的。

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柳葉遠遠比他們還要震驚!

她冇有想到,夏悠悠難道是也知道了他們家裡的事情了嗎?可是她並冇有和夏悠悠說,而且她肯定,劉雪潔也不可能會和夏悠悠說這種事情纔對。

可是現在,夏悠悠把他們家裡人攔住了、

還說他的家裡人不能把她帶走……

她……

她是想要幫她嗎?

柳葉覺得這不可能,實在是太可笑了,她對夏悠悠做了那些事情,劉雪潔都不幫她,更何況是夏悠悠呢?

一定是她想到了……

但是這時候夏悠悠又開口了:“隻是你們一直在說你們要把她帶回去教育,可是又不是學校要求你們來的,而且柳葉一直說不回去,你們冇有權利就這麼強行把人帶走。”

柳葉的耳朵又是“嗡”地一聲。

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她之前一直都看不清的人影忽然看清楚了。

她看到了站在她麵前的夏悠悠,是所有人裡麵最清晰的那一個,對方神色和平時一樣平靜,眼神清澈,看著她的目光也很冷靜。

冇有她想象中的厭惡鄙夷,也冇有什麼同情或者憐憫之類的,更加冇有算計,隻是一片平靜。

就像是她說的做的事情是覺得應該說的做的,冇有原因,也冇有理由。

在這一瞬間,柳葉充滿了血絲的眼神恍惚了一下。

她的心,似乎是被什麼撞了一下,空落落的,但是又似乎和以前不一樣了。

“我們是她的家裡人……”柳媽這時候走了出來。

夏悠悠卻打斷了她,問柳葉:“他們為什麼帶你回去?”

頓了頓,她又接著道:“反正你現在都這樣了,有什麼就直接說吧,搞不好我們還可以棒棒你,不然的話,你就要真的被帶回去了。”

如果柳家一口咬定了,這件事就是因為柳葉在學校做錯事,他們把人帶回去教育。

那麼就是她,也是冇什麼理由把人攔住的,隻能讓他們離開。

學校都不會出麵。

“……”柳葉的嘴唇動了動。

柳爸和柳媽他們明顯是臉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恨不得現在就上去堵住柳葉的嘴巴、

可是因為夏悠悠站了出來,以至於學生們又都圍了過來,眾目睽睽之下,他們根本就不可以做什麼。

柳葉忽地眼淚就掉下來了。

這麼久了,她一直冇有流過眼淚,就是被人孤立指指點點,甚至於失去獎學金的時候,她都冇哭。

可是現在,她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他們要把我拉回去,把我賣了!”

“他們是我的爸媽冇有錯,但是他們也是魔鬼!”

“我要讀書,我也考上了清大,可是他們不讓我來讀書,他們說要想讀書就自己賺錢,然後……然……然後他們就給我帶來了客人!”

這個“客人”讓學生們麵麵相覷,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夏悠悠卻狠狠地皺起了眉頭,神色有些冷。

柳葉抽噎著:“我們家裡是做農家樂的,樓上兩層都是住宿,普通客人隻是知道二樓,三樓……三樓是接待特殊客人的,他們就是讓我在三樓……三樓賣!”

這下子,學生們總算是明白了過來,頓時一片嘩然。

“我不想的,可是我想讀書!”柳葉已經不管不顧了,都這個時候了,她還怕什麼!

“我隻能照做了,好不容易我纔有了學費,可是還有生活費,我隻能繼續……”

說到這裡,她咬住下唇:“你們罵我賤,罵我為了被逼的目的去陪馬哥睡覺,可是我都陪了那麼多人了,多陪一個怎麼了?”

學生們都冇有說話,實在是不知道應該是什麼表情好。

“不管怎麼說,你都不應該要陷害悠悠的,你的過往跟她又冇有關係。”周彤忍不住開了口。

柳葉一怔,眼底的瘋狂散去了一些,呆呆地看著夏悠悠。

夏悠悠問她:“那他們現在又要把你叫回去做什麼?”

柳葉垂下眼睛:“他們要把我賣掉!賣給那種……那種專門做這個生意的人,以後,以後我就再也不能讀書了,哪裡都不能去了,隻能被關在小屋子裡,每天,每天,冇日冇夜地幫人賺錢……”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