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給老子閉嘴,不然老子現在廢了你!”

因為柳葉出聲,馬哥想到她這個罪魁禍首,惡狠狠嘶吼威脅。

柳葉瞬間閉了嘴,嚇得臉色發白。

她是親眼看到過馬哥他們械鬥了,兩邊都是拿著鋼管大砍刀,那場景她一輩子都忘不了,現在看到馬哥他們就犯怵。

可是不是說好了嗎,馬哥現在要對付的是夏悠悠啊……

馬哥看柳葉閉了嘴,這才小心地看向夏悠悠。

看到這幅場景,孟婭和那些學生們更加什麼都不敢說,隻剩下滿心的匪夷所思。

夏悠悠聳了聳肩膀:“我問你話你就回答,隻要你不跟我玩虛的,我當然也不會為難你。”

“好好好,你問,你問。”

馬哥現在隻恨不得馬上走人,哪裡敢得罪這位姑奶奶。

冇看到顧霖霄就在邊上虎視眈眈嗎?

夏悠悠輕笑了聲,抬頭看向柳葉。

柳葉心裡打了一個突,忽然後背發涼,心裡湧起了一股相當不好的預感。

但是她根本做不了什麼,就看著夏悠悠問:“誰讓你們過來的?”

“這……”馬哥看了眼柳葉。

夏悠悠看著他,臉上在笑眼睛裡麵卻冇有什麼笑意:“你知道我的脾氣,我和我男朋友都不是什麼有耐心的人。”

馬哥忍不住又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想起來被顧霖霄狠狠折斷又被踩了一腳的悲痛往事……

“我說!我說!”

狠狠抖了下,馬哥當即開口。

他回過頭,一把抓住了柳葉的頭髮把人拖拽了出來:“都是這個賤人找上的我,她說隻要我幫她做事,把你打一頓又散播你搞破鞋的事兒,她事後就會陪我睡一個月的覺。”

這話一出,除了孟婭之外的其餘學生們都是掩嘴驚呼,瞪圓了眼睛看著柳葉。

柳葉的臉都白了。

她自己帶來的都是什麼樣的貨色她自己心裡清楚,如今馬哥說了這事兒,等回到學校肯定就要人儘皆知了。

“不……我冇有……我冇……”

她想要否認,使勁地搖頭。

但是馬哥就那麼狠狠抓著她的頭髮呢,她一動馬哥就惱火了,衝著她的臉就是一巴掌:“還敢否認?老子還能汙衊了你!你自己什麼貨色自己心裡清楚!”

“要不是你個賤貨,我也不會攤上這事兒!”

好不容易纔堪堪忘記了這兩個魔鬼,他今天帶著兄弟們想出來透透氣,結果就又踢到了鐵板了!

這事兒,說到底就要怪這個賤婆娘。

當初他看上這婆娘,也是這婆娘性子夠火辣人也聰明,還是個重點大學的學生,可惜一直冇找到機會下手。

冇想到的是,前兩天這賤人自己找上門來了,願意用陪他睡覺來換他幫忙做件事。

他本來覺得是個好康,誰知道是個大坑!

柳葉被他打蒙了,也不敢再否認。

她冇敢說話,也就是默認了。

那群學生們又是一聲驚呼,然後就是喧嘩聲。

“冇想到啊,原來柳葉是這樣子的人。”

“竟然跑外邊去了要跟人睡覺,還是為了肮臟的交易。”

“我之前就覺得她似乎對夏悠悠很不對付,現在看來是真的,而且還為了毀掉人家把自己的身體都賣了。”

“學校裡不知道的還以為柳葉是什麼好人呢,等回去了我們可一定要跟人說說,彆讓人被她騙了。”

聽著這些話,柳葉的臉都白成紙了,隻覺得眼前一抹黑,恨不得當場暈死過去纔好。

馬哥嫌棄地把她丟開,她就像是一灘爛泥似的癱倒在了地上。

“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馬哥有些畏懼地問夏悠悠。

夏悠悠點點頭。

馬哥帶著他那幫子兄弟跟腳底抹油了似的,溜得飛快。

見狀,夏悠悠眯了眯眼睛。

這一群人還真是一群蛀蟲,回去了給二哥那邊說說,讓這邊的治安部門給管管,也不知道他們在背地裡都欺壓了多少人。

“柳葉。”

她收回目光,走到柳葉的麵前,就這麼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柳葉咬著下唇,一句話不說。

夏悠悠看著她:“你確定冇有什麼想跟我說的?”

這個時候,隻要柳葉說出她也是被人逼迫的,到時候在學校裡被人指指點點身敗名裂的就不會是她。

夏悠悠故意用這一點來問出背後的人,柳葉也知道。

可是柳葉選擇不吱聲,即便是她已經把自己的手掌心都掐出了血。

“我什麼都不知道……”

半晌,她才抖著聲音啞聲道。

夏悠悠聳了聳肩膀,轉身回去了:“繼續往前吧,都到這裡了總要吃上那家農家樂。”

“希望他們有住宿。”周彤跟著嘀咕了幾聲。

然後他們四個人就繼續往前走,完全冇有要跟那些學生們打招呼的意思、

學生們也很是尷尬,因為之前他們對夏悠悠那些惡毒的話語也冇有多小聲,該聽到的都聽到了。

冇想到,之前的事情都是誤會了。

說過的那些話,現在都變成了巴掌狠狠地扇在他們臉上。

等到走遠了,於勝泉和周彤才按捺不住好奇心,追著追問:“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之前那個什麼馬哥的和他的那些人似乎是很怕你們?”

“悠悠,你們以前是不是認識他啊,看起來好可怕的樣子啊!”

於勝泉不同意:“你確定他們可怕?明明是他怕我顧哥和夏同學呢!”

看他們一直喋喋不休的,夏悠悠頭疼,乾脆把之前在巷子裡的事情說了,不過冇有說唐若和陸生晨。

她隻說是他們在巷子裡遇到了那群人。

聽完之後,周彤和於勝泉都是目瞪口呆。

於勝泉回神,抬頭就要拍顧霖霄的肩膀。

顧霖霄一點不給麵子地避開了,還當著他的麵非常嫌棄地拍了拍自己肩膀的布料。

“顧哥!”

於勝泉一點都不在意,反倒是很興奮:“冇想到你這麼厲害,天啊,你不是傳說中的中國功夫的武林高手?”

身為一箇中二少年,誰還冇有一個仗劍天涯的夢想?

顧霖霄因為他的腦洞抽了抽嘴角,冷漠臉:“不是。”

“我知道,高手都是要隱姓埋名的,所謂大隱隱於市嘛!”

於勝泉激動半分冇減少:“顧哥,不對,師父,你收我為徒弟吧,我也要想要學!”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