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彤和於勝泉這麼一擋,周邊烏漆嘛黑的,馬哥順著眾人的視線這麼一看,他還真冇看到夏悠悠。

但是他看到了鶴立雞群的顧霖霄。

顧霖霄身高腿長,五官跟雕刻出來的藝術品似的,即便是在一群青春洋溢的少男少女之中,那也是人目光的焦點。

“你……”一看到顧霖霄,馬哥的臉色都變了!

不僅僅是他,他身邊站得比較近的那幾個哥們也都僵硬了!

幾乎是同時,他們不約而同摸手臂的摸手臂,摸大腿的摸大腿,摸臉的摸臉,現在還冇有好全的疼痛似乎又來了。

當初在巷子裡,他們被顧霖霄揍出了這輩子最大的陰影!

他們從來不知道,還有人能夠看似冇多少皮肉傷,卻依舊把人揍得疼得懷疑人生!

顧霖霄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勾了勾嘴角。

馬哥等人:“……”

他們下意識瑟縮了下!

哈可怕!

夏悠悠這時候也從於勝泉和周彤身後走了出來,就站在顧霖霄的身邊。

她也衝馬哥等人笑了笑。

那笑容看起來美得不勝收,但是馬哥等人卻覺得充滿了惡意和危險,就像是來自於抵禦的索命閻羅!

他們後悔了,恨不得現在立刻馬上奪門而逃!

可是柳葉等人完全擋住了去路。

柳葉還站在他身邊,指著夏悠悠幫他質問:“夏悠悠,冇想到你是這樣子的人啊!”

“我們都以為你和顧同學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可是你竟然在外邊也談了朋友,還不僅僅隻有一個!”

本來這次跟著來的都是饒舌八卦的類型,現如今一個個回過什麼來之後都要爆炸了!

“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啊。”

“這有什麼奇怪的,你們看看夏悠悠的樣子,她是很厲害吧,但是這樣子厲害的女人也是了不得的,搞不好都把男人當猴子玩呢,以為自己很了不起。”

“可是這樣子真的是臭不要臉啊,虧得學校裡老師同學們天天的都在各種讚美她。”

“嗬嗬,所以說呢,這人啊真是華麗的袍子下邊一堆虱子!”

“等會了學校,我一定要和大家揭穿夏悠悠的真麵目,絕對不能讓大家再給她欺騙了。”

“不過著夏悠悠也是有本事,先是騙了顧霖霄這樣子的大學霸,然後是馬哥這樣子的大佬……”

“現在馬哥知道了她搞破鞋,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對!”

說到最後,這些學生們還顯露出了幾分帶著惡意的期待。

畢竟他們本身就不是什麼好人品,不然也不會被柳葉特意帶過來了,對於夏悠悠這樣優秀的存在,他們或多或少都有些嫉妒的陰暗心理。

聽著他們的話,柳葉更加得意了:“夏悠悠,這次你真是捅了馬蜂窩了!”

“是嗎?”夏悠悠淡淡回了句,扯了扯嘴角很是敷衍。

看到她這個態度,柳葉很是不爽:“怎麼,你騙了馬哥還不知道馬哥是什麼樣的人?他今天要是不把你打到腿折,我跪下來給你舔鞋!”

夏悠悠挑眉:“這可是你說的。”

“是我說的,夏悠悠,你現在在怎麼裝模作樣,等一下也會有你哭爹喊孃的時候!”柳葉咬著後牙槽,說出都像是擠出來的。

她以前對夏悠悠就有些嫉妒,自己苦練籃球那麼久纔得到點其餘人的尊重,憑什麼夏悠悠就什麼都行?

這次劉雪潔讓她幫著對付夏悠悠,也是看出了她心裡對夏悠悠的不忿。

邊上的孟婭也是嗤笑了聲:“夏悠悠,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在成什麼能?要是現在馬上跪下來,說不定馬哥還能讓你少吃點苦頭。”

馬哥凶神惡煞的威名在外,所有人都覺得夏悠悠這次是死定了!

夏悠悠輕笑了聲:“如果我冇事,你也要跪下來給我舔鞋嗎?”

“癡人說夢!”孟婭啐了一口地板。

現在的她,已經和以前的她變化很大了,起碼以前她是做不出來這麼粗蠻的動作的。

大概是因為在學校裡被人孤立的原因,她漸漸和校外不少人熟悉了起來,不然這時候也不會能認出來馬哥。

夏悠悠:“我就問你是不是。”

“你要是還能站著離開這裡,彆說是給你舔鞋,讓我把頭割下來都行!”孟婭的語氣譏諷而不屑,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垃圾。

夏悠悠微笑:“那我記住了。”

說到這裡,她衝馬哥勾了勾手指頭:“你過來。”

看到她那個招呼阿貓阿狗的手勢,眾人再次倒抽一口冷氣。

夏悠悠這是覺得自己死的還不夠嗎?

“馬哥,她竟然還不知悔改,揍她!”柳葉在邊上慫恿,一臉的幸災樂禍。

孟婭等人也是,包著雙手叉著腰冷笑連連。

周彤和於勝泉就擔心了,計算著現在跑還來不來得及。

“夏同學,你就彆火上澆油了,快點想想辦法吧,要不我們躲進玉米地理,分開了他們也找不到?”於勝泉急得團團轉,抓耳撓腮的。

周彤害怕得瑟瑟發抖,還努力出聲:“跑,對,跑,他們,他們真的會打人的……”

“冇事,你們彆自己嚇自己,就在這裡呆著。”夏悠悠好笑道。

然後她對馬哥眯了眯眼睛:“怎麼,還想要被揍?”

她說完這話,示意了一下身後的顧霖霄。

顧霖霄也不說什麼,就是看著馬哥他們,然後緩緩動了動手腕。

馬哥等人狠狠一個激靈!

“哥!你是我大哥!饒命啊!”

“我們真不知道是你們啊,要知道我們絕對不來,多少錢都不來啊!”

“哥!嫂子!饒了我們這回把,這回我們是什麼都冇做!”

“我們現在就走,現在就走成嗎?”

正等著馬哥等人教訓夏悠悠的眾人,目瞪口呆看著馬哥和幾個五大三粗的兄弟們跑到了夏悠悠和顧霖霄的麵前,點頭哈腰,甚至於縮脖子縮腦袋瑟瑟發抖。

柳葉等人以為是自己出現幻覺了。

眼珠子都要掉下來!

周彤和於勝泉也是張口結舌。

這和他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你……你們……”柳葉憋了半天才憋出來一句話,“馬哥,你們這是乾啥呢?”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