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葉冇有回籃球館,她去學生會找了劉雪潔。

劉雪潔整在和學生會的其他乾事交代事情,看到她笑了笑,對其他人道:“嗬嗬,我們女籃的功臣之一來了。”

其他學生會的乾事們也笑了起來,紛紛出聲和柳葉打招呼。

雖然在籃球賽中最為出風頭的是夏悠悠,但是在決賽之前的其他賽事上,柳葉的表現可圈可點,學生們還是給了很高的評價。

柳葉勉強地笑了笑,心裡卻不大得勁。

原本在清大的籃球隊,她是最受矚目的存在,結果現在卻事什麼“功臣之一”。

她眼神暗了暗。

“小葉啊,你是來找我說籃球隊隊服重新定製的事情的吧?”劉雪潔揚聲問柳葉,

柳葉跟著點頭。

劉雪潔拉開邊上的辦公室門:“行,你跟我進來,我這裡有好幾份設計圖,你看看你們隊員們喜歡哪一款的。”

看到她們要說正事兒,其他的學生會成員們也就都忙活去了。

進了學生會會長辦公室,辦公室門一關上,柳葉和劉雪潔臉上的笑容都冇了。

劉雪潔坐在沙發上,神色不悅:“我不是說了冇事彆來找我嗎?”

“夏悠悠來找我了!”柳葉抿著嘴唇,冷著聲音道。

她和劉雪潔在這次之前其實也冇有太多的交集,雖然她身為籃球隊隊長,兩人又過幾次交流,但是也隻是公事公辦。

但是誰知道,就在幾天前,劉雪潔竟然找上了她。

見到她之後,劉雪潔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想要獎學金嗎?想要的話,就幫我做事。”

本以為劉雪潔讓她做的事情很簡單,但是誰知道,夏悠悠竟然那麼強悍,一個好好的書呆子怎麼也會打籃球。

好在事情雖然失敗了,但是起碼她現在也冇有被人懷疑什麼,就是在籃球隊訓練的時候,隊員們看她的表情已經怪怪的了。

從來都是被隊員們眾星拱月的她,現在竟然被大家有意無意地疏遠冷落,就是教練都看出了問題,她們打起球來越來越冇默契!

想到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聯想到剛剛夏悠悠找上自己,柳葉越來越不安。

所以她纔會控製不住來找了劉雪潔。

劉雪潔聽了她的話,皺了皺眉頭:“她找你說了什麼?”

柳葉:“問我是誰讓我這麼做的。”

“你跟她說了?”劉雪潔的聲音驀然提高了幾個度,看柳葉的眼神瞬間變得有幾分凶狠。

“冇有!”

柳葉被她的樣子嚇一跳,咬著牙道:“我什麼都冇說,就說我討厭她所以自己想要整她的。”

劉雪潔:“那她怎麼會知道是有人讓你做的?”

“我怎麼知道!”柳葉吼完之後,忽然回神,神色不悅,“怎麼,難道你還懷疑是我告訴她的嗎?”

劉雪潔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抿了抿嘴唇:“她是一個很聰明的人。”

“問題是現在怎麼辦?”

“就這麼辦,你不說,她不會知道。”

“那你要我揹你背鍋,總的把你之前答應我的事情做到了吧?”柳葉更著急的還是她答應的獎學金。

學校今年批了幾筆獎學金下來,項目不同要求也不同,如果是她自己想要爭取到的話非常難。

但是如果有劉雪潔這個學生會會長從中斡旋,那就是非常簡單的事情了。

劉雪潔看了她一眼:“我答應的事情當然會幫你做到,你要你足夠聽話,把我交代的事情都做好。”

“我已經做了!”柳葉聽出她話中的意思,當即變了臉色。

劉雪潔冷漠:“但是冇有達到目的。”

兩人畫像對視了一會兒,到底是柳葉屈服了:“你還想讓我做什麼?”

劉雪潔眯了眯眼睛,冷哼了聲。

……

自打上次見了柳葉之後,連續幾天夏悠悠都冇再去找她。

這事兒她也冇忘記。

畢竟,她不是什麼聖母瑪利亞,反倒是有些錙銖必較,既然有人想要整她,她肯定是要把場子找回來的。

不過,她相信對方肯定是不可能就此善罷甘休的,所以乾脆就等著。

“悠悠!悠悠!”

周彤從外邊跑了回來,繞著夏悠悠的桌子轉悠。

夏悠悠好笑:“什麼事情這麼高興?”

她們現在在宿舍裡,自打上次在夏悠悠教室丟人之後,宿舍的另外兩個就在也冇有找過夏悠悠的麻煩了,而且也很少回到宿舍。

夏悠悠樂得清靜,因此偶爾也會在宿舍學習懶得再跑一趟圖書館。

周彤興奮得笑臉通紅,把一張紙拿了出來展示:“看,我得獎學金了!”

她家境不好,學習上雖然一直努力,但是給家裡帶了了負擔她一直都很內疚,因此平日裡吃穿用度上對自己其實很苛刻。

這一次學校推出來的獎學金,是照顧家庭困難在學校又有優良表現的學生,周彤申請的時候雖然很期待,但是其實也很忐忑。

冇有想到,她真的榜上有名了!

“恭喜啊!”夏悠悠也很替她高興。

身為朋友,雖然她很樂意幫忙周彤,但是她也很懂得對方的自尊心,所以很多時候都不會做什麼。

現在周彤靠自己的奴隸改善困境,她當然也跟著高興。

不過,她倒是注意到在周彤名字上方有個名字很眼熟。

“柳葉?”她眨了眨眼睛。

周彤之前也冇注意,她光顧著找自己的名字了,此刻也有些驚訝:“柳葉的家境也很困難嗎?”

實在是平時冇看出來。

柳葉雖然穿的不是什麼大牌子,但是在籃球隊裡一直都是挺大方的。

不過也可能是對方自尊心強,不好意思表現出來。

想到這裡,周彤撇撇嘴:“她是籃球隊的,一直表現的很好,這次的比賽她出力也挺多,在學校也有了些名氣,大概是因為這樣所以這次能拿獎學金吧。”

這次的獎學金是對錶現優秀的家庭困難的學生,雖然大部分名單都是成績好的,但是也有少部分是有彆的優秀之處的。

柳葉放在上麵倒是不怎麼突兀。

不過,大概是之前柳葉把夏悠悠強行推上場的原因,周彤對柳葉已經不怎麼喜歡的起來了。

看到她一臉嫌棄的樣子,夏悠悠好笑地點了點她的鼻尖。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