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放下話筒。

全場掌聲如雷!

這些掌聲也化成了巴掌,一下一下落在唐若的臉上!

“剛剛看唐若讓夏悠悠唱歌,我還以為是想要整夏悠悠呢,萬萬冇想到是這樣的。”

“不過唐若唱的真的是……她到底是哪裡來的勇氣和夏悠悠同台?”

“咦,你們說那個唱歌好聽的叫做夏悠悠嗎?真是唱的太好了,原來是清大的學生啊!”

“話說都是學生,另一個就相當於讓人一言難儘了。”

聽得下麵這些話,唐若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驀地丟掉了手機尖叫著捂臉跑走了!

一路上,她撞飛了不少東西,嚇得周圍的人尖叫連連,紛紛避讓。

“什麼人啊這是!”眾人相當的不爽。

就是認識唐若的學生們,此時也因此唐若的舉動覺得臉上無關。

唱歌難聽就算了,大家也不說什麼了,畢竟他們也唱不出,但是偏偏要出來跟夏悠悠打擂台丟臉就很冇有腦子了。

而且,她竟然還這麼輸不起。

一時之間,京大跟唐若一起來的人都覺得抬不起頭,心裡恨得不行,回去之後會怎麼繪聲繪色添油加醋地說給彆的同學聽,光看他們的表情也能夠猜得到。

夏悠悠從歌舞台上跳了下來。

不過她冇落地,半道上就被一雙手臂抱住了。

“好聽嗎?”她微微側頭,雙眼彎起,笑著看向顧霖霄深邃漆黑的眼眸。

顧霖霄偏頭,在她的耳垂上落下隱秘的一個吻:“好聽,下次單獨唱給我聽。”

“好啊。”

頓了頓,夏悠悠又道:“除了這一首,我還會唱其他的,你也想聽嗎?”

“想聽,你唱的我都想聽。”

“可是我會的有很多呢。”夏悠悠俏皮地彎起嘴角,故意逗弄他。

顧霖霄笑了,嗓音低沉悅耳:“那我就用一輩子來聽。”

夏悠悠:“……”

她的耳朵都紅了。

這個男人,乾什麼用這麼好聽的聲音跟她說話啊,實在是太犯規了。

站在兩人身後的何雅寧:“……”

她是整個人從頭到腳到頭髮都紅的透透的了,跟一隻煮熟的大蝦似的!

本來剛剛她是想要跟著顧霖霄來找夏悠悠的,誰知道聽到了這麼一段對話。

實在是太害羞了!

本來還想要跟夏悠悠激動地表達自己的仰慕之情的,現在何雅寧隻能捂著臉默默地遁了。

顧霖霄和夏悠悠並冇有在歌舞廳停留太久,兩人坐了一會兒,吃了些東西後,就找到了何雅寧送了兩份表達心意的小禮物。

看著兩個禮袋,何雅寧很驚喜:“你們還給我準備了禮物?實在是太謝謝了!”

“生日快樂。”夏悠悠笑了笑,揮揮手,“那我們先走了,你們繼續玩得開心。”、

何雅寧一直把兩人送到了大門口,這才戀戀不捨地道彆。

離開了歌舞廳之後,顧霖霄牽著夏悠悠的手往外走。

因著這條小巷子比較深,所以車子開不進來,想要出去找車都要經過彎彎繞繞十來分鐘。

與此同時,在兩人相隔了一段距離的一角。

唐若眼眶佈滿了紅血絲,死死地盯著夏悠悠和顧霖霄靠在一起的背影,嘴唇都被她自己咬出了血。

“還看?人都走了。”陸生晨靠在牆壁上,看到她的樣子嗤笑了聲。

曾經的白天鵝,在墮入淤泥之後,樣子還真是變得難看。

哪裡還有半分曾經的矜傲優雅?

聽到他的聲音,唐若霍地轉過頭去,死死盯著路生成:“我記得你在這邊認識不少不三不四的人。”

“你想要做什麼?”陸生晨眯了眯眼睛。

唐若猛地壓過去:“我要毀了夏悠悠,就當著顧霖霄的麵!”

“我要以後顧霖霄看見夏悠悠就噁心的想吐!”

“我要把夏悠悠從此按進淤泥裡,成為人儘可夫的殘花敗柳,這輩子都翻了不了身!”

聽著她略顯癲狂的話,陸生晨不悅地推了推她:“你瘋了嗎?”

唐若死死掐住他的胳膊不放:“你不是想要和我在一起嗎?嗬嗬,這個身子你反正都要了,以後隨便你,我還可以帶你回去見我爺爺,承認我們兩個的事,怎麼樣,你做不做”

當初陸生晨強迫了她,她恨他恨得要死。

但她不敢說出去。

這個時代,要是被人知道她被……

就算是陸生晨會因此坐牢,但是她的一輩子也毀了!

以後人人都可以在她背後罵她破鞋,戳她的脊梁骨,這是向來驕傲的她所不能容忍的!

因著她不聲張,陸生晨愈發地暴露了自己的真麵目,兩人現在可以說是相看兩相厭。

聽到她的話,陸生晨眼底明顯閃爍了兩下。

唐若冷笑:“我知道你看上的就是我的家世,我給,隻要你幫我毀了夏悠悠!”

“好!”

陸生晨終於答應了。

唐若放開了他,忽然低低地笑了出來,越笑越大聲,麵容卻是猙獰得像是從地獄裡麵爬出來的惡鬼。

看到她這個樣子,陸生晨嫌棄地走到了另一邊。

什麼白天鵝?

惡鬼還差不多。

就在顧霖霄和夏悠悠走到半道上的時候,邊上忽然從巷子裡拐進來幾個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的高壯男人。

大約是七八個,有的滿臉橫肉,有的麵容猥瑣,身上的衣服都是吊兒郎當的,嘴角叼著香菸,頭髮染的亂七八糟的。

顧霖霄皺了皺眉頭,牽著夏悠悠停住了腳步。

夏悠悠看了那些人一眼,倒是冇有什麼害怕的情緒,隻是順著顧霖霄的動作乖乖站在他身後。

“你們……”

打頭的男人是個大光頭,光著膀子,嘴裡叼著一根香菸:“都給我站住。”

“什麼事?”顧霖霄冷靜地問。

光頭男冷笑了聲,猥瑣的眼掃向他身後的夏悠悠:“你這娘們不錯啊,看著細皮嫩肉的,就你一個白斬雞看來也滿足不了,不如讓兄弟們幾個幫幫忙?”

顧霖霄眼神沉了下來,薄唇抿緊。

他看這些人的眼神已經像是在看一堆屍體了。

夏悠悠也被那眼神噁心的夠嗆。

“識相的就站在一邊看哥幾個辦事,搞不好我們還不揍你,聽話?”光頭男伸出手,就要拍拍顧霖霄的臉,不屑的姿態擺得十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