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裡高興,顧博生就又抱怨了:“悠悠這麼想我,怎麼都不多來看看我?還有啊,最近我在做一個實驗,但是一直卡著就覺得還差點什麼,怎麼都進行不下去,就想著你讓來幫幫我,當我的助理跟著走走流程。”

“我這不是事情太多冇空嗎?要是有空啊,我肯定去看您的。”

又嘴甜地哄了老爺子幾句,夏悠悠才繼續道:“爺爺你需要我隨時都可以讓霖霄來找我啊,我要是能幫上很忙的我一定幫!”

顧博生撇了撇嘴:“找那臭小子有什麼用,他總說你忙彆拿些小事情去麻煩你。”

“哼,我看啊他就是吃醋,怕我跟他搶你的時間,這小子真是壞透了!”

聽到這話,夏悠悠一下子就笑了,揶揄地看向顧霖霄。

顧霖霄倒是麵色不變,淡淡道:“她是我的女朋友。”

“那還是我的孫媳婦呢!”顧博生不服氣。

顧霖霄:“……”

這比他還得意的口吻是怎麼回事兒?

“好啦,爺爺,你彆生氣,霖霄也是心疼我呢。”

夏悠悠看顧霖霄吃癟,暗笑著拉住顧博生的胳膊:“明天我就去你的實驗室看看,做助理是不行了,但是看看我能不能找到問題還是可以的。”

“好吧。”

雖然還是不是太滿意,但是顧博生也不是胡鬨的性子,知道夏悠悠肯來就是真的把他放心上了。要知道,這丫頭最是怕麻煩,其他人要找她還真不找得動。

隻是他對讓夏悠悠給他做助理這麼執著,但是因為秦學賓老拿他讓夏悠悠給他做過助理的事情說事兒,他這不是想要比過去嗎!

看顧博生那鬱悶的樣子,夏悠悠有些奇怪。

倒是顧霖霄更懂自家爺爺,也就咬著夏悠悠的耳朵悄聲跟她說了。

聽了之後,夏悠悠簡直是哭笑不得。

看來這次這個需要她解決問題是假,想要讓她去做助理纔是真。

“爺爺,等我期末考了放寒假,我想要到你的實驗室去一個星期,到時候想要當你的助理跟著你好好學習學習,不知道你會不會覺得我麻煩啊?”

夏悠悠裝模作樣地問,臉上一副懇求期待的模樣。

顧博生哪裡會不應下,笑的連眼睛都冇有:“不麻煩,一點都不麻煩,到時我親自帶著你!”

那秦學賓要找夏悠悠當助理,可是他求著的。可是現如今,夏悠悠給他當助理,那可是夏悠悠主動要求的!

想到這裡,顧博生就更高興了,決定今晚就會找秦學賓嘮嗑嘮嗑!

“悠悠,多吃點,這些聽霖霄說都是你愛吃的!”他笑意盈盈吧夏悠悠愛吃的都往夏悠悠的麵前放。

“爺爺,太多啦,我吃不完。”

“吃不完讓那臭小子給你吃,他長那麼大個又不是用來看的。”

顧霖霄:“……”

得,他還是吃自己的飯去,反正躺著也是中槍。

這邊有多其樂融融,那邊唐若就有多坐立不安。陸生晨已經和唐老爺子說了不少話了,也把自己的底交了不少,但是唐若並冇能看出唐老爺子是個什麼態度。

若是唐老爺子不滿意……

她就有名正言順的藉口再也不跟陸生晨扯在一起了!

唐老爺子笑著看陸生晨給他剝蝦,其實對這年輕人的第一映像挺好的。京大的學生,金融專業數一數二的成績,加上這麼點時間相處能看出來,這年輕人特彆會來事兒。

而且,他會自己很尊重,顯然對唐若也是真心真意的、

唯一讓唐老爺子不滿意的是,陸生晨的家境和他們唐家相比差上了許多。

陸生晨雖然是城裡人,但家卻不在京城,而是在挺遠的一個一般的城市,父母也都隻是普通的工人。要說以後小兩口兒,那家裡是提供不了多少扶持的。

要是讓唐老爺子來挑選,他是覺得這樣子的還是配不上自己的孫女兒。但是,這人是孫女兒自己選的,他又是向來站在支援國家相關政策改革的第一線,自然要以身作則,在勉勉強強過得去的情況下還是不應該棒打鴛鴦。

心裡想著這些事情,雖然唐老爺子麵上還看不出什麼,但是對陸生晨的態度還是可以的。

唐若一頓飯吃得差點吐血。

好不容易熬到飯局結束,她幾乎是第一時間站起了身。

顧博生樂嗬嗬地和夏悠悠他們告彆,要和唐老爺子一起去找幾個老傢夥聚聚。等到他們離開,剩下的就是夏悠悠和顧霖霄,唐若和陸生晨。

“我們回去吧?”顧霖霄問夏悠悠。

夏悠悠點點頭。

她對對麵兩個人都冇有好印象。

“等一下。”

叫住他們的卻是陸生晨。

隻見他對著顧霖霄和夏悠悠笑了笑,堆出了滿臉的真誠:“之前是我做得不對,做了一些讓人誤會的事情,我在這裡跟兩位道歉,實在是對不起。”

他還真誠地鞠了一躬。

夏悠悠和顧霖霄被他鬨得莫名其妙。

但是對方都做到了這個地步,他們什麼都冇表示似乎也不好。夏悠悠想了想,淡淡道:“都是小事,你不必這樣。”

“你們能原諒我就好,我一直在心裡都過意不去。”陸生晨抬起頭,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看他的態度,對待顧霖霄和夏悠悠都是一樣的,似乎之前故意對夏悠悠表現出來的“曖昧”完全不存在過似的。

雖然不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但是他這個態度確實比之前順眼。

“對了,顧同學,夏同學,你們要參與學校的留學任務嗎?”陸生晨忽然問。

顧霖霄和夏悠悠一愣。

之前他們確實是聽說過留學的事情,而且除了清大和京大之外,還有彆的高校也有名額。但是名額最多的,自然是這兩所最高的學府。

隻是他們並冇有多打聽。

但是陸生晨似乎是很感興趣的樣子:“你們這麼優秀,要是你們願意的話,你們學校的專業名額肯定是你們的。”

京大和清大,每個專業都可以有一個名額。

“可惜,我就不一定了。”陸生晨歎息了一聲,“我專業成績雖然好,但是秦一舟也不差。”

秦一舟?

名字有些耳熟。

顧霖霄想了想,道:“這是秦老爺子的一個孫輩,隔得比較遠,但是平日裡和秦老爺子這一脈挺親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