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婭的臉色可以說是姹紫嫣紅了。

這一瞬間,她甚至於後悔自己乾什麼要來找夏悠悠,簡直是自取其辱!

可是她人已經來了,這時候要是轉身就走豈不是落荒而逃?看著夏悠悠平靜的臉色,孟婭心底積壓的負麵情緒在這一刻叫囂咆哮著,讓她像是雙腳紮根一樣死死地站定在原地。

“你……搞不好你就是心理變態呢!”嘴唇動了半天,孟婭嘶吼出這麼一句。

夏悠悠樂了,點點頭:“確實是這樣子,能夠往人的店麵投放那麼多老鼠的人,搞不好真的是個心理變態。”

不等孟婭說什麼,她繼續道:“既然你認定了這些老鼠不是你們店麵本來就有的,那就去查一查它們是怎麼來的不就行了?”

“你什麼意思?”雖然夏悠悠一下子變得這麼的和氣,孟婭卻是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直覺前麵似乎是挖了一個大坑在等著她。

夏悠悠微微一笑,看起來可親切了:“就是查一下,到底是誰賣了這麼多老鼠給了誰啊!這個應該很好查的,這麼多老鼠,想要抓到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情,還能拿來賣,做這個的不多。”

說著,她聳了聳肩膀:“正好我四哥認識很多相關方麵的偵查人員,我可以讓他幫忙找人來調查,一定很快就會出結果的。”

“到時候,找到了人我們就張貼在店麵門口,我還可以幫著拿去學校宣傳,讓老師同學們都知道,這個世界上竟然還存在這麼心理變態的人!”

“到時候,那個人自己也就變成了過街老鼠了,比老鼠還不如呢,走到哪裡都是人人喊打。”

看著孟婭越來越白的臉色,夏悠悠笑著問:“你覺得這個主意怎麼樣?”

這模樣看起來真是親切又樂於助人,就差腦袋上冇有多個天使的光環了。

但是孟婭卻像是看到了一個惡魔,這個惡魔的手裡還拿著一把死亡鐮刀,現在那死亡鐮刀鋒利的刀刃就放在她的頸動脈上!

冇有人比她心裡很清楚,這些老鼠是誰從誰的手裡買來的了。而且夏悠悠口口聲聲說要幫她調查,但是隻是說了要查誰買了這些老鼠,可冇有說要幫著繼續調查是誰把老鼠放到了齊芬的店麵裡。

到時候,調查結果出來到這裡,可不就是她們自己賣老鼠投放到自己的店麵。

夏悠悠的話更讓她害怕的,還是後麵的威脅。

在商業街裡麵宣傳,齊芬就算是毀了!在學校裡麵宣傳,她孟婭就是毀了!

夏悠悠這是要一石二鳥,直接毀了她們兩個人。

“咦,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夏悠悠奇怪地歪了歪腦袋,雙眼微微眯起,“怎麼,難道你知道老鼠是怎麼來的嗎?”

孟婭張了張嘴巴,卻覺得喉嚨乾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夏悠悠一臉瞭然嗎:“還是說,你不敢調查,因為你知道那些老鼠怎麼來的?”

“我,我不知道!”

被這麼步步緊逼,邊上還有那麼多不友好的目光全都落在身上,對於孟婭這樣子從小品學兼優被人捧著的天之驕女來說,無異於是被綁在了火堆之上炙烤。

終於,她的精神徹底地崩潰了,尖叫了一身轉身就跑!

她冇有回去找齊芬,而是逃一般離開了這片商業圈。

齊芬的臉色也是慘白一片,再不敢看夏悠悠那邊一眼,沉默著回了店麵裡。

這下子,他們店麵衛生條件差老鼠成堆這個鍋,他們就算是不認也得認了!

“這不就是心虛嗎?”

“對啊,聽到可以找人調查就跑了,看來她們自己也知道老鼠是自己店裡的。”

“幸好我從來冇有在那家店買過衣服。”

“我買過,現在好想吐,回去我就丟了,把整個家都要消毒一遍纔可以!”

summer裡麵的顧客和外邊的行人們湊在一起嘀咕,對著齊芬的店麵指指點點,一個個繞道走,好像是生怕碰到了什麼臟東西似的。

夏悠悠轉身回了店麵,店麵再次恢複往日裡的熱鬨。

翌日。

夏悠悠回到了學校,和周彤一起去食堂。在校園小道上,她們遇到了對麵走過來的孟婭。

但是孟婭在看到夏悠悠之後,腳步明顯頓了下,然後咬緊了下唇,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轉身就走。

“她又怎麼了?”周彤是知道孟婭和夏悠悠不對付的,往日裡孟婭見到了夏悠悠少不得要冷嘲熱諷一頓,現在竟然轉身就走?

不過那個眼神很讓人討厭就是了。

夏悠悠並不想要多說,隻是道:“誰知道呢,對於心理變態我們這些場=正常人是無法理解的。”

“噗嗤!”

因為她的話,周彤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

至於另一邊,孟婭剛剛離開就見到了自己班裡的幾個同學。由於是一個班裡的又都在一個宿舍樓層,所以她們都還能湊在一起說上幾句話。

“孟婭!”看到她,那幾個女生忽然跑了過來。

孟婭的臉色不好看,虎著臉:“什麼事?”

對於她這個態度,周邊的同學都已經是習慣了。要是往日裡,她們是懶得熱臉貼冷屁股的,但是今天有事兒要問,也就捏著鼻子留了下來。

“我們回家聽說你小姨的店麵有很多老鼠?”

“這不是真的啊?之前我們在那裡買過衣服呢,我聽說好多人都把衣服丟了還要消毒家裡,可是我那衣服還挺好啊,丟了有點可惜,你說老鼠那事兒是真的嗎?”

幾個學生都挺憂心匆匆的。

她們隻是學生,口袋可冇有那些貴婦們那麼鼓囊囊的,平日裡要買一件衣服那也是要咬咬牙多吃大半個月的饅頭的。現在要把好好地衣服就這麼丟掉,她們自然是心疼的。

可要是那些人說的是真的……

她們還真就不敢穿那些衣服了!

也因此,她們現在見到了當事兒,自然是第一時間上來好好問清楚的。

聽到她們的問話,孟婭的臉色卻是變成了鍋底黑!

“你們煩不煩人啊,一個個的一天到晚的窮酸樣,我看著都噁心!”她丟下這句話,轉身就走。

幾個女生你看我看你,臉色難看至極。

“什麼東西!”

她們冷哼了聲,也走了。事後,她們少不得對著外邊宣揚一二,齊芬的店麵徹底臭了,孟婭在學校那更是聲名狼藉,冇多少人再願意靠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