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

一個隨意紮起丸子頭的小姑娘在搬著磚頭,一個少年在旁邊乾著急。

正是夏悠悠和顧霖霄。

“你放著讓我來就行了。”

顧霖霄盼著能見到夏悠悠,卻冇想讓她來乾這些粗活啊。

夏悠悠十分輕鬆地把上次修整牛棚的磚頭給搬到起火炕那邊,完事後拍拍手上的灰塵。

剛纔他們上來的時候,顧霖霄不在牛棚裡。

四哥給顧爺爺治病,夏悠悠擼起袖子就開始搬磚整個新的火坑。

前世她也不是那種嬌滴滴的千金大小姐,對各種東西充滿好奇心,這學學,那學學就練就了一身技能。

顧霖霄回來看見身形嬌小的人兒在搬磚頭的時候,急的連忙放下手中的擔子,向前幫忙。

不過夏悠悠已經都搬好了。

夏悠悠笑著安撫他,“正好你回來了,那就給我搭下手吧。”

顧霖霄更想自己做完這個事情,但他看著夏悠悠不打算收手的樣子,隻好聽她的話幫忙。

有了幫手,搭建新火炕的速度大大加快。

正午,豔陽高照的時候就完工了。

夏悠悠頗為滿意地看著新火炕,又抬頭看一眼蔚藍的天空,陷入沉思。

“怎麼了?”

顧霖霄忙完趕緊來到她身邊,生怕她自己乾起粗活來。

夏悠悠摸著下巴,“火炕是在室外的,現在冇有遮擋的,不管是出太陽還是下雨都很麻煩。”

下一秒,她就轉身看向身旁的人,眼中充滿躍躍欲試,“我們順便搭個遮擋棚吧。”

上次還剩下一些材料,利用起來是應該足夠的,不過難度會比火炕大很多。

顧霖霄微怔,大概想了一下她說的是什麼遮擋鵬。

他目光又落在牛棚和火炕的距離上,像是在構思什麼。

隨後就聽到顧霖霄說,“我來吧,你歇會兒。”

夏悠悠剛纔捕捉到他的神情變化,秀眉輕微上挑。

他似乎,信心滿滿。

“好。”

夏悠悠抱著一種印證心中想法的態度,找了塊乾淨的石頭坐下來。

顧霖霄蹲在那堆剩下的材料下麵,從中拿過幾根比較結實的竹子開始拚接起來,把麻繩打了一個雙套結。

夏悠悠看到這裡有些坐不住了,她想向前問一下他怎麼會打這種結,平時也不下山,跟村民肯定也冇什麼溝通。

但顧霖霄已經全身心投入到遮擋鵬的製作中,十分認真細緻。

讓人不好打擾啊。

夏悠悠按下內心的好奇,靜靜等待著完工,同時忍不住把目光看向屋內。

她坐的位置正好是正對門口的,四哥跟顧爺爺似乎交流的很不錯。

兩人年紀上差了幾十歲,交流上卻完全冇有阻礙,她仔細一聽,好像是在交流醫術上的事情?

顧爺爺懂醫?!

夏悠悠有這個猜測,又覺得不對,如果顧博生懂醫怎麼會把自己折騰成這樣。

一堆疑惑導致夏悠悠腦袋十分混亂,理不清思緒,原著關於顧家的資訊給的很少。

唉,這就是配角的待遇嗎?!

夏悠悠出神了一會兒,再回過神看顧霖霄那邊的情況,身軀一震。

遮擋鵬已經建好了!

顧霖霄察覺到她的目光,卻讀不懂她的意思,隻能試探性地問,“是這樣嗎?”

夏悠悠錯愕地點頭,“搭的很好。”

一看就非常牢固,能抵抗大風大雨,隻要不出現極端天氣能用個一兩年。

令夏悠悠震驚的是顧霖霄的能力,之前她一直覺得他是從小與世隔絕的少年,性格上有些自卑木納……

完全冇想到領悟能力這麼強,一次就把她形容的東西做出來,還那麼完美。

這,難道是天才?

顧霖霄注意到夏悠悠奇怪的眼神,“是不是有需要改進的地方?”

“不用,這已經很好了。”

在有限的材料了,已經發揮到極致了。

四哥在這個時候從屋裡走出來,把手中的藥材遞給顧霖霄,“顧爺爺的身體已經逐漸恢複了,不過藥還是要繼續服用,一週一次。”

顧霖霄拿過藥材,“謝謝。”

四哥又跟顧霖霄交代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這才轉身對夏悠悠說,“小妹,已經不早了,下山回家吧。”

夏悠悠正好一肚子疑問要問四哥,“好。”

“悠悠……”

忽然,顧霖霄喊住了夏悠悠。

夏悠悠身形一頓,有些意外顧霖霄居然喊了她名字,好像是第一次。

她嘴角揚起,露出一個輕鬆的笑顏,“怎麼了?”

顧霖霄跑回屋子裡,再出來的時候捧著一些野草莓,用一塊還算乾淨的布給包著。

“上次看你喜歡吃這個,我就順便摘了一些。”

又順便?

夏悠悠要真是一個村姑,可能就相信了他這個蹩腳的謊話。

夏悠悠接過來的時候覺得這幾個野草莓十分沉重,附近的山四哥都去過,半個草莓影子都冇看見。

在她怔愣的時候,目光不知不覺落在他的小腿上,難道……

四哥見她久久不說話,輕輕喊一聲,“小妹?”

夏悠悠理智回籠,抬頭就對上顧霖霄那雙小心翼翼的眼睛,好像怕她不喜歡這些野草莓一樣。

夏悠悠繃緊小臉盯著顧霖霄,質問,“你就是在摘這個的時候受的傷?”

少年臉色一僵,慌張爬上雙眸。

這倒讓夏悠悠心頭一軟,不好再譴責他半句。

最後,她緩和了麵色才繼續道,“下次不準再摘這種東西了,你要是因為這幾個破果子劃那麼大的傷口,我得多內疚啊。”

顧霖霄冇說話,臉上的慌張是半點冇減。

她又故作生氣地問,“聽到冇有?”

顧霖霄點點頭,“聽到了。”

夏悠悠抱著野草莓和四哥下山,走之前忍不住再扔下一句,“不準騙我。”

身後的人一臉認真地點頭。

四哥視線在小妹和顧霖霄身上來迴遊走,此時此刻他竟覺得顧霖霄冇有之前順眼了。

等他們走到半山,夏悠悠再三確認顧霖霄冇有跟上來才放緩腳步。

夏悠悠拉了一下四哥的衣袖,湊過去問,“四哥,我剛聽到你跟顧爺爺在聊醫術上的事情,他懂醫術?”

四哥眼神微變,給了她一個肯定的答案,“對。”

兄妹倆非常默契地冇再說話,從對方眼中看出彼此的內心所想。

,content_num-